首頁 »
2011年12月19日

平平淡淡的快乐

星期日的公司晚宴,拉到半夜12点半才宣告结束。我们在筹备的过程中,没有办法预测得到节目会过分频密。当最大分的幸运抽奖结束后,大家就鸟兽散。回家睡觉。我们还得继续在会场收拾手尾。大家在家里睡觉的时候,我一边驾着车,一边睡觉。幸亏没有因此永远长眠。

我只是睡到到隔天的11点。但我还是希望时间走慢一点,好让我继续的睡下去。

只是难得的在管理层的额外开恩之下,咱们星期一不用上班,我当然不希望这一天就只是拿来睡觉。

所以梳洗完毕,我飞车到静思书轩坐坐。没有什么工作的那两年,这里是我温书、看书、沉思的地方。当生命需要启迪的时候,我几乎都会跑到这里来,而且下午1点钟前一定要到,才赶得及证严上人的每日开示。然后一起祈祷一起听慈济歌。“我的心,在静思中感恩。。。”慈济歌一开始是这么的唱着。

的确不管几忙碌,记得让自己停下来静一静,回想一日当中,有哪几件事情是你需要感恩的。日日如是,必能让生命离开麻木不仁。

很多事情,都不是理所当然的其实。只是我们一厢情愿的这么认为它如是罢了。

过后我步行到笔友凤真姐开的咖啡馆。最后一次去找她聊天大概是两个多月以前。那时我还游走在下新山还是留在槟城的犹豫不决当中。事后老爸出事,接着我开始忙着工作,几乎都找不到时间去见见老朋友。趁着今天没事,我特地溜出来,找她聊聊去。我12岁那年,开始交了这一位笔友。那几年还有几位笔友的。但是唯独能够一直联系到今天的,也就只有凤真姐了。只是我们都已经没有靠写信联络了。网络媒体与通讯发达当道的时代,写信变得有点多余,也有点傻。所以我们都没写信了。只是我还是很向往写写信的。我想你看到写信人的字迹,跟你看到短讯,或是电脑屏幕显现出来的字体,那感觉是非常的不一样的。从信里看得出生命力,与感情的融汇在里头。这是通过网络或通讯网路传达的电子字体所没有的。

现在唯独可以让我写写信的,是那些年一起读大学的同学。只有他们不会笑我“又来写信”。不过,也好多年没写了。

那天凤真姐提起,她认识一位朋友,居然有一个来自欧美的(忘了是哪里)的笔友,写信写了至少40年!那也太厉害了。我们是望尘莫及啊!
临回家前,我去了一趟观音亭。不是真的想求神拜佛。只是想跟菩萨们道谢。感谢祂们保佑老爸一路走好到天堂。感谢祂们保佑王家大小顺顺利利、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其实,还蛮贪心的。如果你有机会遇到真的可以实现你三个梦想的阿拉丁巨人,我相信一般人会很痛苦。因为有太多的事要成真。

哦,忘了提起,我特地买了两份报纸,静静的在静思书轩啃了一会儿。转换工作后,我几乎没有了时间静静的看两份报纸。一份华文报,一份英报。可以静下心来,慢慢的啃报纸,对我来说是一件很难替代的愉悦。以前我只看一份报纸。过后渐渐的我才改了个习惯,一定要有华文及英文报。当我突然间看更多份报纸的时候,那大概说明了,我真的老了。因为我以前听过,新山郭鹤尧老先生,每一天会看8份报纸。

不过其实呢,加上我看的杂志哦,我每一天不多不少也看。。。4、5份“报”的。唉,看来,我可能真的离“老”不远矣。。。。

办完一切事情回到家后太累。昨晚的元气还没有恢复。所以我还是继续睡倒了。

醒来已是天黑。这就是我的一天。

平平淡淡的喜悦。

虽然简单。


笑迎2012←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子夜二时,你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