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2/11

生與死的緊密纏繞

生與死的緊密纏繞
坐在窗下,聽著外面的雨在風的挾持下,時疾時徐地落著,嘀嘀噠噠的聲響在耳輪中格外清晰,似在提醒著她,眼前的世界已為清風冷雨所統治,那些陰冷的氣息正在不斷地將她襲擾。遠處的天晦蒙暗淡,雨水從她視力不及的地方落下,是否也帶著無能為力的宿命。她不知這樣的天氣會給她帶來怎樣的心情,僅僅是恍惚地坐在窗前,不知自己是要聽風、看雨,還是要冥想自己無法把握的心情。惘然的心,迷茫一片,說不上是悲,也說不上是喜,或是酸澀,抑或是痛楚。對於她來說,生命的表像是一種平靜安詳的狀態,心情卻仿佛窗外的風雨,一直在飄飛墜落。腦子裏,模糊了那發黃的照片,模糊了那曾經保存很久的東西,模糊了那枯萎的記憶。伸出手,抓不到任何東西。也許,總有些東西會留在生命最深處,深深淺淺的痕跡,當心輕輕拂過,已不會感到疼痛,只有一份麻木,快樂與憂傷,一切都已成為過去。屋子裏,“織女心絲”在縈繞,咖啡裏多了鹹的味道。

錯雜的心情讓她有些拿捏不定,有時想哭,有時想笑,有時卻緊張得心臟痙攣抽搐,一陣一陣的心驚心悸,讓她坐立兩難,但是,她知道一切都只能鋪陳在獨自一人的時候,這樣的滋味,她似乎一生都在品嘗,卻一生都嘗不盡。習慣了一個人對視靈魂,習慣了用文字去詮釋所有。在那些肆掠的風雨中,在時光無情的洗禮下,她強力揮舞著筆墨,用指尖輕敲著歲月留下的痕跡,蕩去那些沁涼她心境的部分,給自己獨尋一份暖,哪怕那暖來的淚水漣漣。注視著螢幕後面雪白的牆面,她似乎看到了自己精疲力盡的倦容再一次被蠟浸染,似有蒼白的哀鳴來自塵寰深處,她知道,那是為一種被嘲笑被愚弄後的刺痛。陽光的暖,月光的寒,明知自己需要什麼,卻還是無意識地把自己丟在了清輝的纏裹中,而且伴隨著淫雨霏霏。原以為,自喜深澗,了無眷念,還是在塵風中濕了眼。紅塵深處,時光如流,穿梭的幻影,各自演繹著屬於自己的精彩,只有那交縱的部分,若隱若現,強烈佔據著心田,固執地不肯離去,卻兀自墜落著。

或許,如窗外飄飛的雨,飛翔著墜落,一種輕盈逍遙的姿態,讓她想到風雨中凋零的花瓣,帶著嬌豔的色澤,飄飄蕩蕩輾輾轉轉地落下,是一種淒美,還是一種心痛,她說不出。她只是很喜歡那種空中自由飄落的感覺,如彩蝶一般絢麗地飄搖,也就懷念起了蹦極那一刻,要是沒有回歸該多好。這些想法一直這樣在她的心底彌漫,不願說出,無法逃避,難以超越,只是在審思中,她變得更堅毅,更沉穩,如霧鎖的低況,一切明瞭都罩在影綽中,讓那些繽紛的念想在懷念中縈繞,讓那些淡去的流年在記憶的風口溫存。面對文字,她似乎遇見了另一個自己,常常拽著就一瀉千里,任心情融化在無際的虛空裏,飄搖浮沉。

關於情感,她細想過:寫久了,成了一種習慣;痛久了,成了一道刻痕;念久了,成了一杯水。愛情,是一瞬間的感覺,奇遇中的愛情,註定了分離。於是,她在平淡中追尋永恆,即便不再那麼讓人心動,卻也坦然等待著,無論時間是否沖淡了一切,心,卻還在原來的位置,以固執的方式去等待,也許等待比擁有更美好!也許,她的生命就是這樣飄浮著,是天空裏一片蕩來蕩去的浮雲,一直這樣獨自飄著,除了一些意念支撐著,更多的時間,還在靜默地等候著。她非常想讓自己有一天能安靜地停下腳步,如一只小鳥在某條枝梢上棲息,平穩悠長的呼吸,哪怕吹不起一片樹葉,也任隨孤遠皎潔的明月將她深情地擁懷。那時,眼睛所及的地方,也許就是心靈棲息的地方,不再用心來掩飾眼力,葬送眼力。

雨若流絲的時節,煙霧彌漫,一個人站在記憶的路口,左顧右盼,她又一次陷入了習慣中。目光移向他的方向,恍惚中,離她那麼遠,遠的遙不可及,仿佛隔著一個世界的距離。可等她轉身想要離開的時候,他又悄無聲息的隱逸在她的身後,透過光陰的窗口,仿佛能觸及到他的呼吸,他的心跳,他的味道。那一刻,距離幻化成了零的刻度,近的似乎讓她窒息,使她想要逃離。堆積在心口的溫軟話語觸及到了她靈魂深處潛藏的脆弱與敏感,起身,輕輕的將那些美麗的過往一一攬入夢中。只是,潮起,雲湧,風落,站在陽臺上,她依然是她。關於他,她從未間斷去想。是風總有息止的時候,是雨總有落下的時候,只是她不知他為何如眼前的風雨落塵,在她的心扉裏紮了根。這些,許是靈魂深處的襲擾,是愛與恨,生與死的緊密纏繞。以後的某一天 下一站山清水秀 a few days later But one day more vicissitudes 回味千千萬 let the boy was very Now the society the boy to her home always disappointed


若得相守 誰願獨負相思累←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只是有什麼不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