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11/28

世事皆空的悲哀

世事皆空的悲哀


The little vermilion Don't miss the unforgettable A belief 相逢 Then budding You and I I will be with Jun Lao food problem Do the flowers remain The fall of a busy season 蝴蝶飛不過滄海,卻有始終不曾回顧的疾馳。也許它的愛人是海,它並不是想飛過滄海,而是想死在海的心裏。想要永恆。我固執的改變著一切悲哀的心態和生活的常態。然後完成了自欺欺人的過程。

追逐那些令人安心的夢總能使人慨歎光景西馳。我在《圍城》中游蕩,看到“圍城裏的人想出來,圍城外的人想進去”時,我不禁啞然失笑。可是笑著笑著眼淚就在眼眶裏打轉了。我去過那個國破家亡,人聲杳杳,歌不盡亂世烽火的年代,遍尋古跡覓張愛玲筆下的《傾城之戀》。在聽見白流蘇說“沒有了白流蘇你依舊是範柳原,可沒有了範柳原白流蘇便不再是白流蘇”時,我莞然一笑。這,便是我所期艾的女子。可卻,那麼令人心疼。她有她的孤傲,不顧一切的孤勇讓我望塵莫及。佳人如斯,令我傾慕。我聽聞《邊城》裏的湘西女孩翠翠純潔美好,卻不忍卒讀。怕我內心的不安將她安寧的生活描繪得淩亂。於是,我遊走到了北京古城的邊緣,與《京華煙雲》中的那個木蘭女子擦肩而過。次次擦肩,次次回眸。縱使光景綿長,歲月悠長,卻仍憶,那股幽幽木蘭香。

我愛著她們。一個又一個美好的女子。

我將博客的空間改為南飛,小唯問我緣由時,我說,因為我想向北飛。而意義是,理想與現實、背道而馳。

我未曾想過,有朝一日我會用字字珠璣來形容我貽笑可堪的生活。是的,字字珠璣。那是瑣碎的片段,是生活零落的寂寥,在悵惘中浮沉,寂寞了浮生。一字一句,精心雕琢著理想與現實的差別。請原諒我難登大雅的言語,我只是苦於無人訴說,而選擇了將文字細細打磨。
 


我在未來等你←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若得相守 誰願獨負相思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