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7/03

無過失離婚 讓一切平靜結束

紐約是全美唯一不實行無過失離婚(no-fault divorce)的州,幾十年來,無休止的訴訟和監護紛爭,令不少離婚夫妻備受困擾。上週二(6月15日),州參議院以32對27票通過一項立法,允許夫妻雙方只要彼此同意便可離婚,使紐約州向無過失離婚邁出一大步。在參院獲得通過後,該法案還需要得到州眾院批準。
  讓一切平靜結束
——紐約州無過失離婚改革現曙光

“無過失” 利與弊

  一直以來,離婚法的製定都需要平衡兩種不同的考量:一是減輕婚姻失敗造成的痛苦和混亂,使離婚變得容易;二是促進婚姻穩定,防止其瓦解。無過失離婚的出現也表明瞭人們的這種努力。支援者說,無過失離婚可以減少訴訟案件和離婚夫婦之間的衝突。而反對者則說,這必將增加紐約州的離婚率,也必將在經濟上使婦女遭受損失。


  支援過失離婚者,假定女性比男性更難以承受離婚帶來的痛苦,因此認為,過失離婚的法律規定可以幫助婦女。但事實恰恰相反,經濟學家瑪格麗特·勃朗寧(Margaret Brinig) 和道格拉斯·艾倫(Douglas Allen)2000年的一項著名研究表明,三分之二的離婚是由女方提出的。另外,某項對首先提出離婚的妻子和丈夫的調查也表明,更多情況下是妻子想擺脫婚姻。這些正與另一項研究結果吻合,該研究認為,女人在生理和情感上都對不令人滿意的關係更為敏感。


  實行無過失離婚之前,大部分州都要求離婚的一方提供對方的過失行為證據(例如通姦或暴力),即使雙方都同意離婚,也需要提供這樣的證據。據統計,多半訴請離婚的都是年收入在6萬美元以下的家庭,這些夫妻根本請不起離婚律師,法庭上常見當事人自己辯護。而且,離婚案久拖不決,本已破裂的婚姻還要繼續延續。這使得雙方傾力為離婚羅織一些理由,舉證對方的過錯,甚至在法庭上作偽證,這些都給爭議雙方及其子女帶來更大的精神傷害。

  這種情況在上世紀50年代是很普遍的。這些離婚案件似乎違背了托爾斯泰著名的論斷:每一個不幸的家庭都有自己的不幸。一樁又一樁“犯罪”證明,被告方的配偶總是用極為相似的暴力和在極為相似的地點,打了對方的耳光,而這一情況正好是法律文本所要求的證據。提出無過失離婚法案的初衷,實際上也就是為了減少法律體係中的偽證。


全美改革進程

  1970年,加利福尼亞成為美國(以及西方世界)第一個實行無過失離婚的州。《家庭法案》在前一年由時任州長的裏根(後來的美國總統)簽署通過,並於1970年1月1日生效。該法案廢除了以過失為理由的法律,用“婚姻解體”的訴訟代替了離婚訴訟,並把婚姻過失的證據宣佈為“不恰當的”和“不能接受的”。


  其實,加州的離婚法改革得益於紐約州1966年和1968年的兩次改革。之前,紐約州大體還停留在1787年亞歷山大·漢密爾頓(Alexander Hamilton)起草的離婚法上。該法規定,只有提出離婚的一方掌握對方通姦的證據才可以離婚。在1966年通過的離婚法改革法案中,紐約州採納了一些新的離婚理由。到了,1968年“較易離婚”被採納。1970年,紐約州把分居的時間由兩年縮短為一年。


  第一個無過失離婚法在加州實施之後,美國其他的州也陸續開始了離婚法的改革。從1971年到1977年,共有8個州採納了這個法案(有的是部分採納),有24個州採納了無過失離婚的某些形式。到1989年,有49個州和哥倫比亞特區都明確採納了一些無過失離婚的理由。


  在實施無過失離婚的州,最初的5年,離婚率(包括單方或者雙方都同意離婚的)確有上升。然而一旦被抑制的需求期過後,離婚率就趨於穩定了。在無過失離婚幾乎普遍實施之後的那些年中,全國的離婚率出現了下降,從開始每千對夫婦有23對離婚,到2005年的17對。就是在最初離婚率上昇的那些年當中,也有明顯的積極傾向。賓夕法尼亞大學當年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實施無過失離婚的那些州,妻子的自殺率下降了8%到16%,家庭暴力下降了30%。

紐約尚需時日

  20多年前,全美其他州都已實行了無過失離婚,允許夫婦在沒有過錯的情況下結束他們的婚姻,但紐約卻一直堅持過失離婚的制度。有人認為,過失離婚在紐約長期存在,是受到天主教的影響。


         在過去的13年,宗教保守勢力捲土重來,陸續恢復了在阿肯色州、亞利桑那州以及路易斯安那州實施過失離婚,除非他們可以舉證存在欺騙、家庭暴力等嚴重罪行,夫妻基本上不可以離婚。不過,橫亙在紐約離婚法改革進程中的,不僅僅是宗教因素,還有紐約的自由團體和社會政策的歷史因素等。


  全美婦女組織(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Women,簡稱NOW)紐約分部是反對無過失離婚的最主要的非宗教組織。紐約一名精通有關婚姻法律的法官說,“立法者在涉及婦女議題時,必須小心翼翼,沒有人願意被看作是反女性的。”布魯克林法學院教授瑪莎·蓋瑞森(Marsha Garrison)說,“反對聲主要來自婦女,對於無過失離婚改革最後的推動力來自共和黨,而不是民主黨。”
        

1989年,一位來自長島名為邁克爾·塔利(Michael Tully)的州參議員也曾經試圖推動無過失離婚的立法,但沒有成功。當時,塔利的妻子拒絕與其離婚,而他自己又很難採取分居的辦法,這樣拖了好幾年。蓋瑞森說,“是一些婦女團體扼殺了這項法案”。


  近些年,一些婦女團體開始慢慢轉變態度。2004年,紐約州婦女律師協會(Women's Bar Association)表示支援無過失離婚,上週參院通過該法案後,該協會和大部分婦女團體表示歡迎,稱這將有助於避免因一方拒絕離婚而造成的家庭經濟以及情感的損失。


  如果全美婦女組織紐約分部可以加入支援者的行列,該法案在眾院獲得通過的可能性必將大增。不過,最後結果如何,我們也只能拭目以待。

作者:王燕編譯 來源: 僑報週刊  

公益 樂活 旅行 心靈 親子 愛心服務 志工 心理

 



企業管理/駕馭顧客的潛意識←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病、鬱、苦、夭...生氣代價高 心寬福壽來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