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年5月1日

2011菊島我獨行...之六

西嶼東台

和西台古堡都被列為一級古蹟,
直到2004年仍為軍事管制區,
2007年才做了整修,開放供民眾自行參觀,
一般旅行團都是安排到西台古堡,很少到這裡來.
我是在離開了西台之後,才踏著夕陽,按著路標彎進小路,找到了東台.


路上沒半個人,來到入口的步道前機車只能停在這裡.
也沒有標示告訴我,距離古堡還要走多遠,
天色漸漸昏暗,



靠海的一側山下是牛心山,
斜陽下晚風吹彿著雜草,
發出了莎莎的聲音,
獨自走在石板路上,有著些許的淒涼.



走了莫約3或5分鐘,路邊出現一個廢棄的軍營大門.
往前走了幾步,
東台古堡出現在右手邊.




古堡的入口有個蠻怪異的"木門框",
或許這裡曾經有門,但門板掉了吧?
不像是個門,也沒有門的作用,它就是把入口"框"了起來.
框的下方像是門檻,
四下無人,一個突兀的框,
好像跨過這一步就會通往另一個世界.
有點猶豫,但還是不自覺的跨了進去.
(後來在其他網友較早拍攝的相片看到,是曾經做了門)


景象沒變,光線沒變,環境仍舊和剛才望進來的一樣,
時空沒轉換,
前方有個不銹鋼的梯子通向古堡側面的房頂.
順著房頂走,營區內的砲台遺跡、營房一覽無遺,


中間營舍的屋頂呈波浪狀,
馬公市區隱約出現在海面的地平線上.
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
這時整個古堡歸我一人所有,
我是城主,
我是堡主,
我是指揮官,
我自由的四處巡視.
沒有人阻攔我,
但卻也沒有人讓我巡視.


夕陽把白色的營舍染的有點微紅,
日照的位置閃爍著些許的反光
屋舍的轉角整修的圓圓潤潤,
我想起攝影大師柯錫杰一張名為"曲牆"的作品,
頓時發覺這個城堡是由無數的曲牆所構成.
"曲牆"是柯大師攝於美國新墨西哥州,
新墨西哥州景象和墨西哥是否相似不得而知,
除了在西台看到的龍舌蘭和澎湖四處可見的仙人掌之外,
是否還有來自這張相片的記憶,
讓我把這邊的古堡和墨西哥聯想在一起.




順著階梯走到營舍的中庭,
草皮修剪的很平整,
可能是為了迎接觀光旺季的到來所做的準備.


砲座四周擺放砲彈的孔位像衛兵一樣的站立著,
圓椎型的孔位,顯示著當時砲彈的外型已經是和現代的砲彈相似,
並非只利用火藥丟很遠來砸人的大鐵球而已.



走入營舍內,拱狀的屋頂是磚造的,
粉刷過的牆壁,仍扺抵不過青苔的漫延,
看得出裡面的濕氣頗高,
任何細微的動作都會引起回音,
每走一步,隨即又跟著出現一個腳步聲,
好像背後有人跟隨著,
就這樣一個人,日暮黃昏,走在曾經是古戰場的古堡裡,
陪伴我的除了自己的腳步聲,
似乎還有好幾雙隱藏在另一個深處的眼睛.


陽光從門口照射進來,
太陽離地平線越來越近,
荒城之夜即將降臨,
該走的,就該走,
該來的,就該來,
接著是誰該來,或是根本不會有誰來,
都不重要,
我都不想面對面做交接.



我只知道,
我該走了,
這裡的黑夜不屬於我,
我也不打算獨享這個古堡的黑夜,
趁著還能分辨四周環境和小路,
循著出口走到機車停放處,
試試看能否在天色完全昏暗前趕到澎湖保存最完整的二崁聚落.

柯錫杰作品:"曲牆"
http://www.club.com.tw/dc/new_page_10-4.htm



2011菊島我獨行...之五←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2011菊島我獨行...之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