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1/04/15

中順大夫林可棟匾

金門一塊匾一個故事

橫長型木匾,有框有飾雕捲草花紋飾,底上紅漆;捲草紋上金漆,框四邊拼接,匾面藍漆、字皆上金漆,中行從右而左書「府尹」,上款「福建巡撨張為」,下款「明嘉靖甲子科舉人金波曆沔陽牧晉封忠順大夫」。
在《滄海紀遺》裡並沒有記載到林金波,道光版《金門志》記載:「嘉靖十三年甲子科。林可棟:烈嶼東林人,歷沔陽牧、太平知府、伊府左長史。餘俸置田,遂以惠族,晚年應賓筵。」民國十年《金門縣志》載:「林可棟嘉靖十三年甲子科。」匾及這二本志書皆寫嘉靖十三年為甲子科,但實為嘉靖十三年(1534)年是甲午年才對。民國六十八年版《金門縣志》就寫對了,記載:「林可棟:烈嶼東林人甲午科。」又在「宦績表」嘉靖朝下記載為四品正從:「林可棟東林人,歷沔陽牧太平知府伊府左長史餘俸置田遂以惠族晚年府賓筵。」另從陳文燭書寫的《河南伊府左長史林先生墓誌銘》記載可知林可棟於嘉靖十三年中舉,參與三次會試不第、至吏部參與「謁選」以舉人乞恩選於嘉靖二十九年(1550)出仕沔陽知州,知州為從五品。之後任太平府同知,《重修太平府志》卷三記載是從嘉靖三十四年(1555)至三十六年(1557)。同知為知府的副職為正五品,最後任職「王府長史司左長史」為「正五品」,而縣志及載四品正從而匾上說的晉封忠順大夫,實為中順大夫,為文散職階,明代散官分九等十八階,有初授、陞授、加授、以歷考為差。正四品初授階是中順大夫、升授階為中憲大夫、加授階為中議大夫。正四品文勛階則是贊治尹,官名。明置,為文勛官,以授正四品文官再考稱職者。最後任的是伊府左長史,據「明史.列傳第六.諸王三」所載,河南伊王府位於洛陽,初代的伊王係明太祖朱元璋的第二十五個兒子朱木彝。另據「明史」卷七十五「職官四」所載,「長史」之職,「掌王府之政令,輔相規諷以匡王失,率府僚各供乃事,而總其庶務焉。」也就是類似大總官。在其墓志上載「伊王悍虐,有異狀」,「明史」也載這位伊王「貪而愎,多持官吏短長,不如指,必搆之去,既去復折辱之。」雖沒明確記載林可棟任職年代,但從資料推測任職不會太長,在嘉靖四十二年正月,世宗便革去伊王府三分之二歲祿時,將伊王府之「長史」等官逮送巡按御史處審問,隔年嘉靖四十三年二月伊王就被「禁錮高牆,削除世封」之處分,伊王府從此沒了,伊王朱典楧成了庶人。因此林可棟一定在伊王出事之前就離職了。在墓志中載:「先生在 穆皇帝朝,進朝列大夫;今皇帝朝,進中順大夫,故稱先生「中順」云。銘曰:中順之風,翔而遠。中順之後,興而長!何以卜之?以生以藏。」林可棟於嘉靖朝辭官後,於晚年時遇上兩次皇帝登基,因此才得以「散階」晉陞至中順大夫,也不是匾上所寫的晉封之意,晉封指的是因子孫或丈夫受封做官而獲得的第二次封典。而匾上中行書寫的「府尹」,從資料上,林可棟沒當過府尹,或許當製匾當時的人們誤把「伊府」當「府尹」,府尹可是正三品的官,為一府之主官,總管府事,通常為京城或陪都所設,轄下有分掌教令的府丞、治中、通判等等。匾上款寫福建巡撫張為,只有姓張而無名,查明代福建姓張的巡撫有張汝濟萬曆十八年至萬曆二十年任(1590-1592),張肯堂崇禎十五年至崇禎十七年任(1642-1644),如果是晉陞至中順大夫時才進匾,那就必須是萬曆年,但應也不是張汝濟任職年代,雖墓志寫「生以某年月日,卒以某年月日,春秋八十一。葬於長興里之原」沒確切寫明卒年,但據陳文燭所寫的「祭林金坡先生文」內容「而不肖官于閩也,何意先生之墓木拱耶?」陳文燭任福建按察使是在萬曆十一年二月,十二年九月陞任福建右布政使,十四年九月又轉任江西左布政使。文中指陳文燭到閩才得知林可棟死訊,稱其「墓木拱」,指的是墓地上所種植的樹木已有一抱粗大。意指人已死去多時。所以應該是在萬曆十一年之前就逝世很久了,晉匾也或許是後代的作為。
 


蔡大壯副魁匾←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許獬光祿大夫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