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2/22

西山村景

紅日落西山,樹影淒蒼涼,紅霞映滿天,暮晚迎春風。

 

西山屬於金寧鄉后盤村中所屬的四個自然村之一,后盤村昔作「后半山」意「盤山之後」,相對於前盤山(前半山)。
后盤村轄有后盤山、后沙、嚨口和西山四個自然村,其中以盤山是最大的村落,又有后沙之後和西山之山,就取「后盤」為村名。早期之地名多是後字,後來才改為「后」字。
後盤村位在金門全島之中間偏西位置,也是雙乳山北麓,北流的水經過盤山、西山一帶從嚨口出海,是一個旱作農業區。
在后盤山(后半山)的西側,原本有二個小村落,居東者叫「東山」(現已廢村),居西者叫「西山」,意『西側的小山丘』。
「西山」是一個規模很小的村落,目前僅有居民不到十來戶。 金門有俗諺:『無廟無宮,鄉里不興。』
西山在古寧頭大戰時候也是受害很深,村內還有幾個防空洞的存在民房一旁。
 
村內的一棵老樹上,還留下來當年被用來敲打示警的鐵軌。
受訪者:王蔡清泮夫婦
年齡:90歲
目前居住:金寧鄉西山
屍臭的夢魘

我家住西山,耕種一大片的田地,養幾個小孩生活還算是過的去,能吃的飽,還有地瓜,當農作物收成時親戚們都會互相幫忙。
  古寧頭大戰時、我們西山、嚨口安岐受害最多,大陸兵會將蚵田的石蚵拿去吃,房子、人都有毀損,後來部隊進來,將我的農作物、豬、雞、狗都偷殺拿走,生活頓時無依,吃的沒有、住的沒有;而當時的我是個狀漢,部隊捉我去抬屍,嚨口、西山沿海船隻停泊,船上死了好多兵,我們用繩子拉船,當繩子碰到兵的臉,整個皮爛屍蟲一條一條從眼窩鼻孔鑽出,每隻約有三至五公分長,慘不忍睹,我嚇的頭都昏了,沙灘遍布了屍體,惡臭陣陣,令人嘔吐,實在不敢靠近掩埋,但軍令難違還是要埋,有的埋不下還要抬走,抬到沙灘沿岸草叢下挖洞掩埋,整個嚨口、西山沙灘沒有寸地是不埋屍的,因為太多屍兵,還要將埋不完的屍體抬到盤山村裡,我利用抬屍走山路,山路彎彎曲曲趁著沒人注意趕快逃走,躲了幾天、差不多屍體掩埋完,我才偷偷回家,因為接觸屍體,有屍毒我回去後生病了,全身腫脹不能起床,太太將所有積蓄三十兩黃金拿去幫我醫病,一連四個多月不能起床不能工作。
  又有一次連長叫我運行李,因我家有養驢,從西山運到成功,以前金門沒開放,路是崎嶇山路,平時我只在鄉下種田,也沒到別處去,地方不熟,方向感也沒有,行李運好,天色已黃昏,不知往那裡走,只好有路就走,走到昔果山,遇到兵不讓我通行,叫我回原路,當時不知如何是好,腦筋一動,西山靠海,那我山路不走,只要沿著海邊走一定可以的,也不知走了多久,走到天亮了看到嚨口海邊,那時心才放下,知道路了可以回家了。
  你們問我八二三炮戰,炮戰時的歷史,我只能說慘!慘!慘!很悲慘!至今偶而那屍蟲從瞳孔爬出的情形,好像歷歷在眼前,當時苦難的日子營養不良,操勞過度所留下來的殘軀,真是受苦!
資料來源:金寧數位機會中心
紅日落西山,樹影淒蒼涼,紅霞映滿天,暮晚迎春風。

 
西山村景空拍



嚨口村景←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后沙村景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