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4/13

於是就是這樣


他說他喜歡我,用那種我很討厭的聲音,像粘了強力膠的聲音。

 他一直在咳嗽,因為抽煙的關係,也因為想要讓人意識他的存在(老實說,要是我不認識他,在人群中是看不到他的,即使他有龐大的體積)

一個像籃球一般大的肚子,是多年來喝酒的傑作。他看起來很台,跟朋友講話滿口的髒話,但是他是外省人,一點台灣國語都沒有。他的腔調真的超怪,聲音刻意的宏亮,也許是送貨的工作練就出來的吧,我不知道,也不想問。

我不知道我在幹什麼,在做實驗還是太無聊,我跟他一起抽煙、喝酒、吃大餐,我跟他講我看到的人生,他跟我打呼攏,他只想跟我上床。

不能讓他得逞,但是又要冒著危險跟他出去,因為想要他的錢和免費的大餐。

我是典型的台北空殼子,沒讀過什麼書,愛說些空泛自以為是的話,想要引人注意的唯一方式是靠化妝和名牌,自以為很屌的穿著。

我又想讓他得逞,因為那樣也許可以讓我哭出來,兩個月前發生的那件事,我到現在還沒有掉過一滴眼淚。我需要做些事來讓眼淚流出體內。

今天我在MSN上問G,有沒有跟不愛的人上過床,他說有,他說很噁心,想吐,他說是不得已的,算是被半強暴,我不知道真正的原因,但是人那麼的複雜,他告訴我的絕對不是(唯一的)原因,但是那是最合邏輯的原因,也是他想讓我相信的原因。

 我可以說出我想和他上床的所有原因,但是我不想說,因為我不想說。

 我只想告訴你,這個世界的複雜和龐大,快要吃掉了我,在我被吃掉之前,我想多賺點錢,多體驗一些生活,多了解一點「快樂」。



首頁│ 下一篇→土撥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