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月亮心事
2006/09/08

之19/結昏還是結婚?

親愛的Can:

這一兩年身邊朋友結婚的特別多,常常接到電話我就有預感對方要問我家地址,愛情長跑有之,熱戀半年的也不少,除了深深祝福她們,心裡多少也帶點佩服的心情:「怎麼你們有勇氣結婚?」


繼續閱讀
2006/05/28

之17/尷尬的三十歲

Dear Can:

還在學校唸書時,總希望趕快長大,可以隨心所欲的做很多事情,不受學生這個身份的限制。是太天真吧,不懂得年紀與包袱是比例成長,年輕時只看到表象,真的進入社會打轉,知道現實殘酷,與生活裡有很多的不得不,開始懷念起學生時代的點點滴滴,沒有多麼特殊精采,但就是懷念那單純青澀的美好。


繼續閱讀
2006/01/09

之15/相知相惜

Dear Can: 睽違了半年多,很高興我們又開始寫作,並且互相加油打氣。寫作這條路其實很孤獨,不勤快些,荒廢也是遲早的事。性情中人很難勉強,想寫是一回事,寫出來的東西能不能過自己這關又是另一回事了。


繼續閱讀
2005/02/28

之13/於是

親愛的Can: 的確,當我們經歷過越多愛情裡的風風雨雨,自然會越清楚自己要與不要的。但也因為太知道自己不能讓步、不願接受的,我是,對方亦是,男女之間能夠妥協的空間就變得越來越狹隘了。
繼續閱讀
2004/10/30

之11/柏拉圖與亞當的掙扎

親愛的Can: 青春消逝飛快,已經無暇懷舊傷感,有的,也只是偶然瞥見和舊情人相關,那些零碎的片段,再興不起任何波瀾。 開始另一段感情,歷經一次又一次的考驗,不斷詰問自己的是:「我是怎樣一個人?我要什麼?」
繼續閱讀
2004/10/14

之9/此岸彼岸

Dear Can: 最近書市有一本很熱的書籍-《蘇西的世界》,故事由一個十四歲遇害逝世的小女孩蘇西,訴說她在自己的天堂裡,觀察那些曾經圍繞在她身邊的家人、同學。
繼續閱讀
2004/10/14

之7/到此為止

Dear Can: 他沒有再捎來任何信息,消失在空氣裡,我嗅不出味道,從此分別。 小燕姐在節目專訪和來賓聊到:「女人,總希望男人可以好好說再見,但當男人好好說再見,女人又會矛盾的以為對方是還喜歡著的,所以男人到底該如何呢?」
繼續閱讀
2004/10/13

之5/舊事已成新事遂

Dear Can: 沉默了好久好久,思緒卻從未真正歇息過,每天都有不同的聲音與我對話,沉睡是唯一不需思考以逃避世俗眼光最簡單的一條路了,但我卻沒有因此而安歇,所有我希望看到聽到的畫面信息,都一股腦兒在夢境裡排隊上映,我再不理智,還是能分辨真實與虛幻的差別。窗外的天空依舊很藍,我困在迷宮裡,沒有判斷方向的智慧,時間就這樣慢慢慢慢消逝,直至我不再抗拒與堅持。
繼續閱讀
2004/10/08

之3/灰色的逃脫

Dear Can: 我現在,說好,也不好,說不好,其實也還好。 站在感情的灰色地帶,該努力挽回或是頹然放手,我掙扎也矛盾,再怎麼用盡心力,仍無法說服自己給一個相信愛情的答案。
繼續閱讀
2004/10/05

之1/要命的堅持

Dear Can: 究竟「愛」該以何種形式存在? 我以為自己總是被傷害的一方,其實,我也正以另一種形式在傷害對方,只是自己純然無所知,一逕的以為、假設、歸納,不過都是自圓其說,但我真的因此而信服了嗎?答案往往超乎預料。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