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2010/12/25

戴勝益演講,王品企業-戴勝益,戴勝益 ppt,戴勝益領導風格

王品餐飲集團董事長戴勝益:尊重員工
王品餐飲集團最近進行一項“董事長支持度”調查,300多名高階主管每人發一張調查表、一支筆,打完分數後投進票箱,董事長戴勝益當場說:“如果等一下開出來不滿70分,我馬上辭職走路!”

結果,戴勝益平均獲得85.11分,董事長的位子並沒有換人坐坐看。戴勝益說:“如果同仁感覺有比我好的人,或者我做不好,這時候正是給董事長一個糾正的機會。”

至於為何進行這項調查?是因為戴勝益發覺,在公司經營事業的大部分都是董事長,因為他有足夠的權力與決策權,但往往做了二、三個決策就倒了。 “董事長通常不知道自己的缺點在那裡,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受到同仁歡迎”。

新增品牌 滿足消費者需求

王品餐飲集團今年邁入成立第17年,目前旗下有十個品牌,在兩岸設有120家分店,員工多達5,900餘人,是台灣最大的本土餐飲連鎖品牌。

常有人說,王品擅於營銷,但戴勝益不以為然。他提到,孔子有一句話:“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因此不管任何營銷或企劃活動,都要有一個很好的基礎。務本就是所有的本質一定要做到非常好,然後讓客人感動,讓他會想再來,這就是最好的營銷。

王品每增加一個新品牌,都是因為客人的需求。客人覺得為什麼沒有鐵板燒時,王品就開了“夏慕妮”;怎麼沒有燒肉? “原燒”馬上出現;最近王品新推出“石二鍋”,小火鍋才198元,也是因應市場需求。

戴勝益強調,如果脫離了客人跟市場的需求,不管做什麼事都免不了失敗。

企業文化的建立有一個重要的關鍵:“教育無他,榜樣而已”。戴勝益說,你要要求別人做的,自己要先做到。

譬如說,王品講求開誠佈公,戴勝益就把公司所有財務公開在計算機上,每一名同仁都可上網查看公司究竟賺多少、有多少錢放在那裡?

對一般企業主來,財務一旦公開,可能會較沒有操作的空間,會沒有安全感,但是王品願意公開,包括採買、薪水及考績等,如此員工會認為公司很誠實,進一步達到利潤中心的要求。

另外,王品每一個月都有分紅,財務公開後,員工也會認同分紅是玩真的。

對於外界可能質疑,財務公開後會衍生許多困擾,戴勝益卻認為,財務公開所可能產生的困擾,遠遠比相互猜忌要好得多。

“公司是屬於大家的,而不是個人的”,無論如何,這是大家一起賺的錢,老闆不能隱藏,或是有個人的隱私,這是不對的事。

尊重員工 管理制度人性化

另外,管理體制度或是領導也要人性化,如果不人性化,寸步難行。王品有一個孕婦特別條款,只要是懷孕的女性同仁,有特權可隨時去看醫生、休息或回家,不需要事先請假安排。

詩人洛夫有一句話:“如果你迷戀厚實的屋頂,你就會失去浩瀚的繁星”。戴勝益說,社會上一般人都是講講而已,真正討諸實行的很少。企業將財務公開,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氣。

17年前開始做王品時,戴勝益就在想,如何讓一個不受人尊重的行業,變得讓人尊重。

因為在當時多是找不到工作的人,才會做餐飲業。大學畢業做餐飲,會被人家笑,很多人認為餐飲業很卑微,因為幾乎沒有門坎,不用多少錢,每一個人都可以做。

王品把每月的財務公開、又很尊重同仁,員工就會覺得自己所做的成果都看得到,還可以決定這家店能分多少錢。戴勝益認為,這些都是帶領王品建立企業文化,以及穩定成長的動力。

“成功不是第一個出發的,而是最後一個倒下的。”面對未來市場競爭,戴勝益說,不必緊張,現在慢人家幾步,重要的是把自己修練好、準備好,你隨時出去就會不得了,這是人生的“積極學”,對未來要積極、熱愛生命。
繼續閱讀
2010/12/25

戴勝益的書,王品集團董事長 戴勝益 我為何斷絕孩子的退路,王品牛排-戴勝益

台餐飲大王王品董事長戴勝益捐80%財產做公益



華夏經緯網2月4日訊:據台灣媒體報導,台灣餐飲大王王品集團董事長戴勝益將捐出80%資產,子女僅各分5%,這個決定已獲太太及子女同意。

據報導,戴勝益說,王品股票上市在即,自己能分萬餘張股票,他內心浮現:“我何德何能擁有這些財富?這是同仁打拼與客人肯定換來的。”去年11月,他花了七天登奇萊山,“前四天我都不說話,第五天想通了。”他決定捐出80%股票,10%(市值近1億)留給自己,兩子女各5 %。

下決定後,他向太太報告,“她一分鐘內就同意。”對留美的兩子女也說明他的決定,“並設有但書:35歲後才能動用。我留給你們各幾千萬元,雖然不多,但你們已比其他人幸運多了,35歲前希望你們靠自己打拼。”

捐出的股票中,50%的股息每年約3000萬元,成立“戴水(戴勝益父親戴芳與母親黃水剩)清寒獎助學金”,這筆錢能提供5000至6000位貧童,每人每年5000元,“差不多是小學學童上下學期的學雜費。”另外30%,股息每年將近1500萬到2000多萬元,成立“戴勝益同仁安心基金會”,如有罹患重症、意外而傷殘的員工,“王品照顧他們一輩子。”
繼續閱讀
2010/12/25

戴勝益 我為何斷絕孩子的退路,戴勝益簡介,戴勝益基本資料

王品董事長戴勝益:捐80%財產做公益
據台灣媒體報導,台灣餐飲大王王品集團董事長戴勝益將捐出80%資產,子女僅各分5%,這個決定已獲太太及子女同意

戴勝益說,王品股票上市在即,自己能分萬餘張股票,他內心浮現:“我何德何能擁有這些財富?這是同仁打拼與客人肯定換來的。”去年11月,他花了七天登奇萊山,“前四天我都不說話,第五天想通了。”他決定捐出80%股票,10%(市值近1億)留給自己,兩子女各5%。

下決定後,他向太太報告,“她一分鐘內就同意。”對留美的兩子女也說明他的決定,“並設有但書:35歲後才能動用。我留給你們各幾千萬元,雖然不多,但你們已比其他人幸運多了,35歲前希望你們靠自己打拼。”

捐出的股票中,50%的股息每年約3000萬元,成立“戴水(戴勝益父親戴芳與母親黃水剩)清寒獎助學金”,這筆錢能提供5000至6000位貧童,每人每年5000元,“差不多是小學學童上下學期的學雜費。”另外30%,股息每年將近1500萬到2000多萬元,成立“戴勝益同仁安心基金會”,如有罹患重症、意外而傷殘的員工,“王品照顧他們一輩子。”
繼續閱讀
2010/12/07

"綁架冰激凌"太黃太暴力揭秘娛樂圈"髒亂差"

"綁架冰激凌"太黃太暴力揭秘娛樂圈"髒亂差"



談起“娛樂圈”,我想大家無外乎持兩種態度:一是認為娛樂圈好似江湖,徜徉其中樂趣無窮,是飯後談資的必備,每天不說幾個八卦新聞解悶消遣,生活便了無生趣,一日不見兮,思之如狂。另者認為,娛樂圈是個虛假繁榮的荒唐圈套,自認為一眼便能看穿光鮮背後的假象,談及貴圈便是滿臉的不屑與鄙視。當艷照席捲網絡,“娛樂圈”披著“髒亂差”的外衣華麗踏入新的層次,一時紅翻天,不知不覺中侵入各位大腦的預留“娛樂空間”內,再看看那些“高姿態” 的圈外聖人們,硬盤內也為之騰出幾個G,不太情願地加入了“全民娛樂”的隊伍中來。



關於貴圈之“髒亂差”,我想每個人的心中總有那麼幾個例子可以提供給大家調侃把玩。桃色新聞,藝人間的明爭,媒體間的暗鬥,每每聽到誰誰誰被雪藏了,誰誰誰陷入解約風波已是稀疏平常之事。在吳彥祖導演的《四大天王》中,他“身體力行”大力諷刺了香港樂壇,在《手機》一片中,馮小剛以馮氏幽默嘲諷選秀機制,郭德綱的《我要上春晚》則深度透視名利場,諷刺“圈內潛規則”。娛樂圈的黑幕被頻頻曝光之餘,卻更為光怪陸離,吸引了更多人的獵奇之心。

然而,面對娛樂心切的人們,我想他們並不需要對圈內的真相做一系列的學術探討,他們需要的僅僅是娛樂罷了。當然,最好是以曝光圈內“髒亂差”為核心內容,因為那依舊是大家的興趣至高點。偶然間,看到了新銳導演古宇的《綁架冰激凌》的預告片,他以黑幫的色彩為透析娛樂圈“髒亂差”平添更多看點,讓我立刻有了興趣。最重要的是,在調侃“貴圈”的同時,它確是一部致敬娛樂圈的新穎作品。以“娛樂”的心來解讀“娛樂圈”,真實而單純。既然要娛樂,我們就娛樂到底。以娛樂作為利器來談笑風生是大家的需求所在。希望此片可以不負眾望,讓我心甘情願隨之跳入這個“又髒又亂”的圈。
繼續閱讀
2010/12/07

《綁架冰激凌》揭密娛樂圈內幕黑手鬥法警示新人

《綁架冰激凌》揭密娛樂圈內幕黑手鬥法警示新人


如果你說娛樂圈是一個大染缸,一般不會有多少人反駁你;但如果你說娛樂圈很純潔,一定會被人嗤之以鼻。這個看上去很美、光鮮亮麗的行業,背後是否又真如傳聞般藏污納垢?遍布陷阱? 12月31日,由北京橙天嘉禾影視製作有限公司上海錦黃投資有限公司北京傳熙時代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星匯天姬(北京)電影投資有限公司共同出品,杜汶澤、孫興、巫剛、趙美彤、瞿穎、葉一茜、李菲兒聯袂主演的電影《綁架冰激凌》將在內地影院全線上映,正是試圖向更多觀眾揭開娛樂圈那些鮮為人知的黑幕和潛規則。

真正幕後:黑手鬥法不擇手段

媒體每天都會講述各種各樣的娛樂圈故事:息影、復出、藏毒、婚變、緋聞……幾乎每一宗娛樂事件的背後,都隱藏著不為人知的利益和權勢之爭,正如《綁架冰激凌》新款海報用隱晦手法傳達的信息,一雙穿著高跟鞋的玉腿看起來珠光寶氣,卻被牢牢的挾持在多位神秘人物之間,海報上的宣傳語“所有人都是為你而來”更是一語道破明星被玩弄、被捕獵的命運。

其實,娛樂圈中的幕後黑手不僅操縱著明星的前途和生死,還控制著整個行業的發展走向,“潛規則”和權色交易只是娛樂圈內幕中的冰山一角,多隻黑手之間的明爭暗鬥更加的腥風血雨,兇機四伏。影片演繹了一連串觸目驚心的黑手鬥法。把歌壇新人馴化成玩偶;讓一個已病危的植物人“站在”舞台前表演;幕後經紀人拆散新人姐妹,翻雲覆雨地指鹿為馬;娛樂公司的對賭協議最終所指是企業廠房;為奪取利益動用黑幫武力火併……大量可信度極強的鬥法手段,相信會讓很多觀眾在看完影片後不由自主的去對號入座。

這些黑手大斗法究竟是不是在故意聳人聽聞?看看娛樂圈每天在發生什麼就不言自明了,多年前,香港某天王級影星多年來被黑幫挾持零片酬出演了多部電影;某著名女演員被綁架遭強拍裸照;某著名喜劇演員在街頭遭遇暴力襲擊,又如近些年演員、歌手陪酒“援交”事件層出不窮,還有關於娛樂公司大佬威逼旗下女歌手包房“陪客”的傳聞更是被傳到活靈活現。對照這些事例,更加讓人認定《綁架冰激凌》中的故事絕非空穴來風。

星夢淚痕:無形的刀光劍影

有人說,如果你愛一個人,就讓他去娛樂圈,因為那裡是天堂,容易功成名就;也有人說,如果你恨一個人,也要讓他去娛樂圈,因為那裡是地獄,能真正毀掉他。娛樂圈潛規則到底有多潛?即便是那些成名已久的明星,其實都難逃生物鏈中的弱勢地位,越是外表的春風得意,實際上也更容易變成利益集團的賺錢工具,一顆棋子而已。

在《綁架冰激凌》預告片中可以窺探到這條殘酷的食物鏈,如女主人公的台詞所述,“靠自己的能力,才能逃離這地獄。”但是隨即有人告訴她,“實力有什麼用,現在講的是手段!”影片中個性獨立的天才音樂少女林冰琪與好友娜娜一起進入唱片公司,娜娜因為與幕後老闆發生關係繼而搶先一步成為天后級人物。但拒絕潛規則的林冰琪卻星途堪憂,甚至遭遇黑幫綁架,看破真相的她為了理想中“一張真正的專輯”最終不惜鋌而走險……

影片正是通過兩位女歌手截然不同的成名之路,她們的妥協與抗爭,以及所經歷的欺騙、威脅、利用甚至是摧殘,體現出了每一個明星都曾經或正在面對的無形的刀光劍影。那些華燈閃耀的舞台,歌舞昇平的背後,有誰去留意到那些獨自舔傷口的人?驕傲與風光的同時,暗夜中情難自抑流出的眼淚又豈是三言兩語講清楚的! 《綁架冰激凌》可以讓你直接地去了解到這些真相。

新人必修課:被俘虜的理想

1990年代以前,任意詢問一個孩子的理想,他們多半會說長大後要做老師、醫生或科學家。而今,孩子們最為普遍的理想則是:我要成名!去年,歐洲曾經做了一項關於5至11歲孩子的職業理想調查顯示,位於前三位的分別是體育明星、歌星和演員。主流文化的洪流之下,大多數人的理想都被“明星夢”俘虜了。

我要成名!這個簡單而純粹的理想背後卻隱藏了太多的艱辛和淚水。 《綁架冰激凌》圍繞一樁歌手被綁案,層層深入的剝開一個替唱歌手在成名路途上所要承受的種種欺騙、愚弄、傷痛和屈辱,故事看似荒誕、風格看似黑色,其實每一處都細節都有真實案例可尋,涉及到的明星、老闆、經紀人、粉絲等角色也都極富真實感和現實代表性,對於當下正對未來滿懷憧憬的“超女”們來說,堪稱一堂入門必修課。當然,這堂課教給娛樂新人們的,不僅有成名之路上的殘酷代價,權色交易、潛規則和無孔不入的醜惡黑幕,也有對理想的堅持,不離不棄的音樂信念。

警醒和指引:愛之深責之切

相信每一位做著“明星夢”的新人在看過《綁架冰激凌》之後,都會對自己的人生和理想進行一次全新的評估。成名的背後有每分每秒都在發生的較量;同行之間的明爭暗鬥,夥伴之間的背信棄義,最終目的都只是利益。近年來,有不少影視作品中有一些開始影射娛樂圈的行業黑幕,但大多表達得還屬於較為含蓄。 《綁架冰激凌》可謂是大膽將視角切入自身所處的這一行業,同時也可謂是對行業內部的一次真正的自省及反思。

其實,以電影的形式來警醒和指引後來者,始終是電影創作者對自身行業愛之深責之切的複雜情感,2006年,香港金像獎熱門影片《我要成名》中霍思燕扮演的清透靈動女孩,為求上位去演三級片,更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美劇《歡樂合唱團》中的蕾切爾原本是一個被嘲諷的人物,但她“如今這年頭,沒有名比沒有錢更糟糕”的信念卻在大眾中得到廣泛的認可與傳播。這些作品和《綁架冰激凌》一樣,用冷水潑醒一些不切實際的“明星夢”,同時也在用熱情指引那些真正的追夢人。
繼續閱讀
2010/12/07

金庸去世,迅速破產的“金庸去世”謠言是所有公共管理者的必讀案例

迅速破產的“金庸去世”謠言是所有公共管理者的必讀案例


昨天晚間8點,新浪突然出現一條“金庸去世”的微博。與今年6月金庸首次“被去世”的謠言相比,這一次時間精確到分,還有聽起來像模像樣的醫院,一時間這條微博被瘋狂轉發成千上萬次,有媒體甚至迅速安排了悼念專刊版面,題目都已經擬好大哭江湖。

不過這條謠言的生命只有不到一小時,就被著名記者閭丘露薇微博宣布“死刑”(本報今日A33版)。

謠言到此為止,但思考不能到此為止。撇開對造謠者品德的唾棄,這是一個非常難得的集中了應對謠言正反經驗的例子。短短的1小時不到,充分展示了一個完美的謠言形成、傳播到滅亡的模型。

兩大問題

第一個問題:為什麼“金庸去世”這樣蠱惑力很強的謠言,能在一小時不到的時間內迅速“自淨”?為什麼類似“周老虎”、“躲貓貓”、“喝水死”,包括最近幾起重大事故的傷亡數字等等,在闢謠的過程中民間和官方都付出了大量的社會資源,最終付出了慘重的代價才澄清謠言,或者至今都無法把所謂的“謠言”滌蕩乾淨?

第二個問題:為什麼網絡、微博一直就有人稱之為“謠言的溫床”,但這起謠言中,微博給我們留下的卻是“闢謠先鋒”的美好印象?

第一個問題的答案

任何謠言,都有產生傳播破滅三個階段。在更多的公共事件中,我們看到的是,謠言始終在第一階段和第二階段之間循環。

“權威失聲”似乎是最容易提出的理由,但情況也最複雜。我們看到,在很多時間中,公權力並非沒有站出來闢謠,如果他們的闢謠具有確鑿的事實根據,那麼謠言會直接破滅。而我們看到的闢謠卻往往是簡單的幾個字:“傳言不實”。為什麼不實?哪裡不實?語焉不詳。這種“發聲”,其實根本就是另一種意義上的、更高層次的“失聲”。一邊是“有鼻子有眼”的傳言,另一邊卻是無骨頭無肉的“傳言不實”。在不需要別人指導我們思考的年代,你選擇相信誰? “金庸去世”的謠言中,閭丘露薇的闢謠拿出了事實:一,金庸3天前還在公眾場合出現;二,所謂“瑪利亞醫院”不存在。這才是基於事實的闢謠,令人信服。隨即,博友們的闢謠也紛紛跟上,香港媒體人士說接通了金庸的電話,謠言中把金庸生日弄錯,“瑪利亞醫院”還有傳出過“陳冠希被黑道追殺、關之琳下體取乒乓球”謠言的“前科”……無一不是具體的“事實闢謠”。

另一個問題其實應該先講,就是公權力是否有公信力?也就是你到底是不是真正的“權威”?

這本來不該是一個問題。但在“周老虎”、“躲貓貓”等事件後,卻發酵成了大問題。我們在類似公共“真相”事件的糾纏中付出的巨大成本,其實都花在了一件事情上:修復公信力。既然是“修”,就要問是如何“壞掉”的。答案已經被“狼來了”的故事詮釋入骨。在此需要特別提出的是,公權力倒也未必是本身“壞掉”了,而是行使它的“人”壞掉了。公權力的公信力喪失,歸根到底是公權力中摻入了“私利”,這個東西可能是具體的“政績”利益,也可能是“遮羞”的需要,更可能是責任者掩蓋真相的罪惡需求。 “私利”猶如一個負乘數,把公信力迅速扯向帶負號的深淵。而在“金庸去世”事件中,由於微博這個話語空間裡不存在上述私利,所以天然地避免了這一陷阱。

“拒絕求證”是另一個可怕的失誤。出於天然“遮羞”傾向,部分公權人士是拒絕讓公眾一起參與“求證”的。在他們看來,民智未開:我告訴你是假的就行了,假在哪裡我都懶得說!這是一個非常危險且荒謬的做法。說荒謬,是因為你把大家都當傻瓜,說危險,是因為這一點本來也只是“智商優越感”而已,卻經常被某些人惡意應用來保護自己的私利,代價就是公信力進一步喪失。如是的惡性死循環。

“拒絕求證”更是失去了“釘死”謠言的機會。我們知道,謠言只能用謠言去證明。 “上海大火”中有個經典的案例:據稱出事公司老總和區領導有“夫妻關係”。由於某一階段官方拒絕讓人求證,結果此說傳播甚廣,直到現在還零星存在。而民間其實早已求證出此為謠言,方法很簡單:老總和領導,都是男的。這麼簡單卻遲遲不見官方採用,實在難以理解。

第二個問題的答案

第二個問題的答案遠比上一個問題簡單,卻也比上一個問題更有示範意義:在一個開放的參與空間裡,謠言沒有生存土壤。

微博形成了一個容量巨大甚至無上限的公共話語空間。在這個空間裡,所有人都可以平等地、以共同的地位和身份發布言論。在這個空間裡,不可否認的是首先產生的會是大量的謠言。影響力小的謠言或許無人證偽,但也因為傳播力太差而形不成危害。類似“金庸去世”這等重量級的謠言,在一個公共話語空間裡,傳播力是不可能差的。這也就在某些人心目中形成了“網絡是謠言溫床”的看法。

這個看法,並不能說是完全錯的。但是,“金庸去世”的謠言從傳播到破滅還不足一小時,也充分證明了網絡具有無比強大的“自淨”功能。 “自淨”的前提,就是盡可能多的參與,平等的參與。當話語空間中的所有人都有平等的擺事實講道理的地位的時候,真相不出來都不行。所謂“真理越辯越明”,就是這個道理。在“金庸去世”的事件中,甚至造謠源頭直接的當事人都無處可遁。

我們要相信,大多數人是理性的,追求真相的。在公共話語空間中,造謠者是被唾棄的。只要大部分人都能參與,邪是壓不過正的。事實也是如此。已經有人在微博上提出,所有造謠、傳播謠言的人,都應該被取消認證身份,或者加上一個額外的“曾參與造謠”的標記。這已經是一種自覺的“自治”,在這樣的壓力下,造謠者在謠言傳出後會如芒刺在背般惶惶不可終日。

有人在總結這起謠言事件時說,懷疑謠言製造者是故意做一場“微博闢謠實驗”,所以才在原始謠言中留下了破綻。如果這是真的話,這個實驗的動機我們表示反對,但實驗的結果卻是讓人鼓舞的:原來擊碎謠言,消除誤解,根本不需要過大的成本,根本不需要曠日持久的對峙,只需要放開空間,讓大家公開地去說!

微博在我們這裡,還只有一年的歷史,但就這短短的一年,它已經自我完成了巨大的理性發展,完整地具備了“自淨+自治”的功能。而“自淨+自治”,最終的結果是邪不勝正,是提高了謠言辨別的水平,是提高了網民的公民素質,是減少了公共管理的成本。我們孜孜以求的公民社會,不就是這樣的模型嗎?網絡上的這一次試點,對現實社會,不也是一種巨大的啟示嗎?

陽光語言權下,不到一小時就破產的“金庸去世”謠言,是現實公共管理者的一個可遇不可求的管理樣本,值得放在案頭好好研究,值得在今後發生的每一起“真相”事件中,作為處理範例。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