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12/07

金庸去世,迅速破產的“金庸去世”謠言是所有公共管理者的必讀案例

迅速破產的“金庸去世”謠言是所有公共管理者的必讀案例


昨天晚間8點,新浪突然出現一條“金庸去世”的微博。與今年6月金庸首次“被去世”的謠言相比,這一次時間精確到分,還有聽起來像模像樣的醫院,一時間這條微博被瘋狂轉發成千上萬次,有媒體甚至迅速安排了悼念專刊版面,題目都已經擬好大哭江湖。

不過這條謠言的生命只有不到一小時,就被著名記者閭丘露薇微博宣布“死刑”(本報今日A33版)。

謠言到此為止,但思考不能到此為止。撇開對造謠者品德的唾棄,這是一個非常難得的集中了應對謠言正反經驗的例子。短短的1小時不到,充分展示了一個完美的謠言形成、傳播到滅亡的模型。

兩大問題

第一個問題:為什麼“金庸去世”這樣蠱惑力很強的謠言,能在一小時不到的時間內迅速“自淨”?為什麼類似“周老虎”、“躲貓貓”、“喝水死”,包括最近幾起重大事故的傷亡數字等等,在闢謠的過程中民間和官方都付出了大量的社會資源,最終付出了慘重的代價才澄清謠言,或者至今都無法把所謂的“謠言”滌蕩乾淨?

第二個問題:為什麼網絡、微博一直就有人稱之為“謠言的溫床”,但這起謠言中,微博給我們留下的卻是“闢謠先鋒”的美好印象?

第一個問題的答案

任何謠言,都有產生傳播破滅三個階段。在更多的公共事件中,我們看到的是,謠言始終在第一階段和第二階段之間循環。

“權威失聲”似乎是最容易提出的理由,但情況也最複雜。我們看到,在很多時間中,公權力並非沒有站出來闢謠,如果他們的闢謠具有確鑿的事實根據,那麼謠言會直接破滅。而我們看到的闢謠卻往往是簡單的幾個字:“傳言不實”。為什麼不實?哪裡不實?語焉不詳。這種“發聲”,其實根本就是另一種意義上的、更高層次的“失聲”。一邊是“有鼻子有眼”的傳言,另一邊卻是無骨頭無肉的“傳言不實”。在不需要別人指導我們思考的年代,你選擇相信誰? “金庸去世”的謠言中,閭丘露薇的闢謠拿出了事實:一,金庸3天前還在公眾場合出現;二,所謂“瑪利亞醫院”不存在。這才是基於事實的闢謠,令人信服。隨即,博友們的闢謠也紛紛跟上,香港媒體人士說接通了金庸的電話,謠言中把金庸生日弄錯,“瑪利亞醫院”還有傳出過“陳冠希被黑道追殺、關之琳下體取乒乓球”謠言的“前科”……無一不是具體的“事實闢謠”。

另一個問題其實應該先講,就是公權力是否有公信力?也就是你到底是不是真正的“權威”?

這本來不該是一個問題。但在“周老虎”、“躲貓貓”等事件後,卻發酵成了大問題。我們在類似公共“真相”事件的糾纏中付出的巨大成本,其實都花在了一件事情上:修復公信力。既然是“修”,就要問是如何“壞掉”的。答案已經被“狼來了”的故事詮釋入骨。在此需要特別提出的是,公權力倒也未必是本身“壞掉”了,而是行使它的“人”壞掉了。公權力的公信力喪失,歸根到底是公權力中摻入了“私利”,這個東西可能是具體的“政績”利益,也可能是“遮羞”的需要,更可能是責任者掩蓋真相的罪惡需求。 “私利”猶如一個負乘數,把公信力迅速扯向帶負號的深淵。而在“金庸去世”事件中,由於微博這個話語空間裡不存在上述私利,所以天然地避免了這一陷阱。

“拒絕求證”是另一個可怕的失誤。出於天然“遮羞”傾向,部分公權人士是拒絕讓公眾一起參與“求證”的。在他們看來,民智未開:我告訴你是假的就行了,假在哪裡我都懶得說!這是一個非常危險且荒謬的做法。說荒謬,是因為你把大家都當傻瓜,說危險,是因為這一點本來也只是“智商優越感”而已,卻經常被某些人惡意應用來保護自己的私利,代價就是公信力進一步喪失。如是的惡性死循環。

“拒絕求證”更是失去了“釘死”謠言的機會。我們知道,謠言只能用謠言去證明。 “上海大火”中有個經典的案例:據稱出事公司老總和區領導有“夫妻關係”。由於某一階段官方拒絕讓人求證,結果此說傳播甚廣,直到現在還零星存在。而民間其實早已求證出此為謠言,方法很簡單:老總和領導,都是男的。這麼簡單卻遲遲不見官方採用,實在難以理解。

第二個問題的答案

第二個問題的答案遠比上一個問題簡單,卻也比上一個問題更有示範意義:在一個開放的參與空間裡,謠言沒有生存土壤。

微博形成了一個容量巨大甚至無上限的公共話語空間。在這個空間裡,所有人都可以平等地、以共同的地位和身份發布言論。在這個空間裡,不可否認的是首先產生的會是大量的謠言。影響力小的謠言或許無人證偽,但也因為傳播力太差而形不成危害。類似“金庸去世”這等重量級的謠言,在一個公共話語空間裡,傳播力是不可能差的。這也就在某些人心目中形成了“網絡是謠言溫床”的看法。

這個看法,並不能說是完全錯的。但是,“金庸去世”的謠言從傳播到破滅還不足一小時,也充分證明了網絡具有無比強大的“自淨”功能。 “自淨”的前提,就是盡可能多的參與,平等的參與。當話語空間中的所有人都有平等的擺事實講道理的地位的時候,真相不出來都不行。所謂“真理越辯越明”,就是這個道理。在“金庸去世”的事件中,甚至造謠源頭直接的當事人都無處可遁。

我們要相信,大多數人是理性的,追求真相的。在公共話語空間中,造謠者是被唾棄的。只要大部分人都能參與,邪是壓不過正的。事實也是如此。已經有人在微博上提出,所有造謠、傳播謠言的人,都應該被取消認證身份,或者加上一個額外的“曾參與造謠”的標記。這已經是一種自覺的“自治”,在這樣的壓力下,造謠者在謠言傳出後會如芒刺在背般惶惶不可終日。

有人在總結這起謠言事件時說,懷疑謠言製造者是故意做一場“微博闢謠實驗”,所以才在原始謠言中留下了破綻。如果這是真的話,這個實驗的動機我們表示反對,但實驗的結果卻是讓人鼓舞的:原來擊碎謠言,消除誤解,根本不需要過大的成本,根本不需要曠日持久的對峙,只需要放開空間,讓大家公開地去說!

微博在我們這裡,還只有一年的歷史,但就這短短的一年,它已經自我完成了巨大的理性發展,完整地具備了“自淨+自治”的功能。而“自淨+自治”,最終的結果是邪不勝正,是提高了謠言辨別的水平,是提高了網民的公民素質,是減少了公共管理的成本。我們孜孜以求的公民社會,不就是這樣的模型嗎?網絡上的這一次試點,對現實社會,不也是一種巨大的啟示嗎?

陽光語言權下,不到一小時就破產的“金庸去世”謠言,是現實公共管理者的一個可遇不可求的管理樣本,值得放在案頭好好研究,值得在今後發生的每一起“真相”事件中,作為處理範例。


《愛上你》片尾曲曝光快男李煒深情獻唱←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綁架冰激凌》揭密娛樂圈內幕黑手鬥法警示新人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