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4-17

教育與職訓的相輔相成

教育與職訓的相輔相成

許成之教授專欄

刊載於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2009年第1期就業安全半年刊

壹、前言

20世紀末,電腦與半導體創造了世界經濟的全面起飛,然而榮景不再,剛邁入21世紀尚未結束第一個10年之際,人們正沉醉在這一片榮景的醱酵擴散之際,全球卻陷入了金融海嘯的噩夢之中,令人錯愕而且措手不及。

詹火生與林昭禎在財團法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國政分析November17,2008社會(析)097-007號文獻〈面對金融風暴失業潮之建議對策〉中即指出:「當年第4季人力需求調查顯示,高達82%的企業表示沒有增加人力的打算,比去年同期需求減少3.8倍,是近兩年統計最低的數字。當年9月出口值首度負成長,4.27%的失業率創近3年新高,不僅實質薪資連續衰退,名目薪資也減少,7千多家公司關門歇業,股市市值蒸發近10兆臺幣,景氣燈號分數創7年新低,比SARS期間還低。IMF下修全球經濟成長預測,包括臺灣在內的亞洲新興經濟體,明年經濟成長率預測下修至2.1%,國際信評機構惠譽對臺灣的預測則下達-1.7%。我國中央銀行在45天內連續4次調降貼放利率,每次降息的幅度從過去的半碼(0.125%)擴大至1碼(0.25%),一再顯示內需不振、外銷失調,已使臺灣經濟成長面臨考驗,從『趨緩』轉變為『衰退』」。」

臺灣經濟成長從「趨緩」轉變為「衰退」不是突然的,是我們沒有及早警覺到全球金融海嘯發生的前兆,而未能預先進行必要的措施,以降低其衝擊與傷害。雖然「居安思危」是老生常談、「創新求變」也已在企管界提出了2年有餘,臺灣還是遭遇了股市市值蒸發近10兆臺幣的重創。

「亡羊補牢」永不嫌晚,持續的「創新求變」永遠是企業致勝的法寶,不僅能夠為企業創造價值,也有預先警覺減少企業損失的效果。因應全球金融海嘯,有關就業服務及職業訓練的探討相當廣泛,前述詹火生與林昭禎的文章提醒我們,仍須認清金融風暴所造成的經濟衰退不是短期景氣循環,必須有中長期的因應措施,而且此波的不景氣,非產業結構調整所造成,失業者除了中高齡低技術者外,亦有金融、高科技產業員工。


該篇文章提出的「降低失業率對策」建議共有5個,其中2個即為「教育關懷」與「發展職業訓練產業」,可見教育與職訓的重要性。本文認為,在教育與職訓的相互關係中,「教育與職訓的相輔相成」這個環節是相當重要的,以往在教育與職訓的相輔相成實務面上,職訓局推出的「臺德菁英計畫」、「補助大專校院辦理就業學程計畫」以及「共通核心職能課程」計畫,都具有非常重大的意義與效能,特別是目前已將「共通核心職能課程」納入了「補助大專校院辦理就業學程計畫」中,讓尚未畢業的學生可以提早在就業前具備企業界所需要的共通核心職能,對我國未來產業人力素質的強化以及工作效能的提升,都有潛在不可磨滅的貢獻。

本文謹就教育與職訓的相輔相成理論與發展,提出一些需要持續「創新求變」的論點,作為面對當前全球金融海嘯的中長期因應措施。在以下各章中,將以教育與職訓的本質、教育與職訓的內涵、以及教育與職訓相輔相成的前景等3部分為主軸,分別逐一進行剖析與探討。

貳、教育與職訓的本質

不論教育或職訓,本質上都是針對個人,透過一段學習的歷程,來達成教育或職訓的目標或目的。理論上,教育與職訓兩者的目標(目的)是有所不同的;在一般社會的認知上,通常,教育指的是未就業之前的一段學習歷程,職訓則是為了就業或職業需要而進行的一段學習歷程,而且在這段學習的歷程中,學習的內容應該是針對教育或職訓的目標(目的)而決定。

雖然如上所言,理論上,教育與職訓兩者的目標(目的)是有所不同的,然而事實上,由於今日學習環境、職業類別、社會結構、以及個人能力發展的多元性,教育與職訓的學習內容因此而有很大的重疊性。雖然教育與職訓兩者的出發點有所不同,但在實務發展上,許多的細節還是相當難以劃分清楚。又因為每個人的一生,都是一個與他人不盡相同的終身學習歷程,這段歷程中往往又包含了各種教育與職訓學習過程的重複循環。若能把教育與職訓切割清楚,固然理想,但實務上,卻不見得一定要畫分清楚,若能以教育與職訓的相輔相成為手段,在同中求異、異中求同的融會中,去尋求國家整體人力資源品質的迅速提升,恐不失為當前全球金融海嘯中的一個快速最佳化的因應之道。

1990年第5屆全國技術及職業教育研討會中,張天津發表的〈我國在職業教育與訓練之彈性化及效率化方面所作的努力〉一文即指出:「近40年來,我國在政府正確的領導與全國人民齊心努力下,創造出足以傲人的經濟奇蹟。經由技職教育與訓練所培育出資量並重的充沛技術人力,為推動臺灣經濟發展之主力,功不可沒。」可見教育與職訓相輔相成的重要性。又於1993625日《技職雙月刊》中,許惠東與林益昌〈攜手並進、共育英才〉一文中亦指出:「使職業教育與職業訓練相互配合,各盡所能,截長補短作最佳之分工合作,則我國未來之人力培訓制度將更臻完備、更有效率。」

另在200311月《文教新潮》林麗淑所撰的〈高等教育與產學合作及職業訓練合作體系之建構〉一文中指出:「高等教育就是精緻的職業教育。高等教育的發展應契合社會的實際需求為宗旨,著重於提高教育品質及內涵,藉由強化職業訓練與產學合作的互動關係,期使人力資源的培育與產業實際需求相吻合,結構性失業問題應有改善的可能。」

除以上學者所見足以印證教育與職訓相輔相成的論點外,本文要特別指出,若能同意這樣一個論點:就是「每個人不論年齡大小、甚至在未出生前其實都是一直在扮演一個他目前的職業角色,也就是說,每個人一生都是在就業的狀態,只是不同時期有不同的職業而巳。」則教育與職訓的目標都是為了讓一個人能具備其不同時期不同職位所需要的能力(也就是就業能力)。而不同時期不同職位所需要的能力,就是教育與職訓所應該提供的內涵。

參、教育與職訓的內涵

前臺大校長虞兆中曾針對大學通才教育說過一段話:「大學教育既是高等教育中一個基礎教育的階段,則施以通才教育,可使大學畢業生在就業和繼續深造時,都可在相當廣大,相當具有彈性的範圍內取捨、伸展。此外,儘管現在是知識爆炸的時代,但是我相信有一些基本的東西是不易變的,即使變,也變的較少,變的不快;如果一個人具有這些基本的東西,他就有高度調整自己的能力,足以適應這個變遷日亟的社會。通才教育就是要教授學生這些基本的東西。」依虞校長這段話所言,高等教育含有通才教育與專業教育兩個部分。相對之下,職訓的內涵一般僅指專業而言,但僅只專業,範圍就已經非常廣泛,在此暫不作進一步的探討。

再看虞校長所說的通才教育,它是基本的、不易變或即使變也變的較少、變的不快,而且有高度調整自己足以適應這個變遷日亟的社會的能力。那麼,既然是一個人基本又不易變的能力,則對一個人來說,這種能力當然是越早建立越好,不見得要等到進入大學才來建立,在中等或初等教育的階段就可以及早建立。甚至也可以想像,是不是這種能力在中等或初等教育的階段中,就已經有所規劃或建立,因為中小學教育還談不上有如大學的專業教育,那麼中小學教育就應該都是通才教育。

虞校長所謂的這種基本能力究竟指的是什麼,雖未見公開的文獻報導,但是我們在很多的知識領域,都會看到一些虞校長所謂的基本能力,例如在一般所謂的做人做事或為人處事、在中小學的健康教育、生活教育、公民教育、道德教育、倫理教育、生涯教育以及高等教育的通識教育中,都能找出這種基本能力。此外,在1千大企業評選大學生的7大指標(2006/04/20東森新聞)、學校沒有教的6大行為(《商業周刊》1028期)、以及職訓局的共通核心職能課程內容中,也見到對這些基本能力的訴求。本文認為,這些或許就是虞校長當年所說的通才教育基本能力,也是在教育與職訓的相輔相成上可以再進一步因應當前需要、可以再思考解決問題的一個重要而且基本的策略項目。

楊惠貞在〈學習,走穩生涯教育路—臺灣急需推行生涯教育之我見〉一文中指出:「1971年,美國生涯教育之父Marland首次提出生涯教育CareerEducation的理念,強調生涯教育同時具備學識與職業,升學與就業準備的功能,審慎考慮人的全部生活。Marland又指出,生涯教育說明工作與教育之不可分,工作不再是一項手段或是令人厭煩的事;對工作來說,教育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教育是幫助任何年齡、任何年級的學生在智能、社交、經濟、情緒以及精神上,為自已未來的工作做適當的準備。」

陳明堂在〈員工生涯5部曲—工、土、王、主、玉,員工職業生涯的5種歷程〉一文指出:「工係指新進員工,土指基層幹部、王指中層幹部、主指高層幹部、玉指企業領導者。現今國內大企業家,皆是歷經艱苦奮鬥、刻苦耐勞、循序漸進,才有今日的成果。由於企業領導者的傑出成就,使我們的經濟蓬勃發展,『民富則國強』;更因政府睿智決策,國基鞏固,『國泰則民安』。上述因果相輔相成,國家統一強盛可期……筆者認為沒有所謂的天才,一個人想要成就大事業,必須按部就班,循序漸進而非一蹴即成。」

朱子君在東吳大學虛擬學院刊載之〈高等教育功能與就業市場〉一文中指出:「雖然我們不希望看到大學教育『淪落』到職業訓練所或職前先修班,但不可諱言,學校學生畢業後的表現、受企業界歡迎的程度,已經被視為學校辦學績效的一個重要指標。因此,高等教育的改進,在世界潮流上,漸漸地趨於『顧客至上』的方向。因此學校行政與教學設計亦轉向以『學生』及『企業界』(職場)的需求為主體,取代以行政人員及教師的主觀意見。在本文中著重高等教育的『技術面』,針對企業界主管調查,瞭解業界需要,以及學校辦學的優缺點與改進策略,以做為高等教育的重要指標。」這段話如果與本文之前提出的「每個人不論年齡大小、甚至在未出生前其實都是一直在扮演一個他目前的職業角色,人一生都是在就業的狀態,只是不同時期有不同的職業而已」的論點彼此對照,可知若能接受這個論點,也就不必說「雖然我們不希望看到大學教育『淪落』到職業訓練所或職前先修班」這句話,甚至不必說高等教育是為了高深的教育目的而不是為了就業,因為高等教育畢業後即使成為教授或研究員,也無法否認不是就業;反過來看,博士不去社會工作,在家中擔任家庭主男∕婦,也不能說就不是一種職業。

朱子君又指出,「經由調查,業界主管著重員工具有專業知識、工作效率、人際關係、應變能力以及外語能力5方面能力。升遷問題則顯示業者之需求不再局限專業能力,其他有關人際統合與情緒穩定的要求,亦是業界著重之處。…根據《遠見雜誌》對於企業所做之調查,企業用人最重視的9大因素顯示,人員是否具備專業能力與是否擁有高EQ同樣重要。而這些EQ的養成,有賴學校在通識課程及人文素養方面的加強。」

楊君琦在〈學生核心行為檢測系統建構之經驗分享〉中指出,「調查1千大企業評選大學生的7大指標(東森新聞2006/04/20)為:專業知識與技術、具有國際觀與外語行為、團隊合作、穩定性與抗壓性、具有創新行為、學習意願強與可塑性高、以及具有解決問題行為。學校沒有教的6大行為(《商業周刊》1028期)為:創造力、問題解決行為、團隊合作行為、判斷資訊行為、運用科技行為、以及國際觀。」

楊君琦指出:「大學生的核心行為能力應是學生生涯、職業需求和系所知識3者的交集。職能(Competency)的內涵是1知識:特定專業知識內涵(DomainKnowledge),2技術:熟悉得到期待結果的一套作業程序,3態度:面對專業知識與技術時的基本心態與價值判斷。2005年調查企業主管、大學教授、在校大學生認為大學生所應具備態度或行為(輔仁大學使命室2005/9)為1企業主管認為是:團隊運作行為、國際觀、解決問題行為、學習行為、品行道德、合作精神、溝通與表達行為、行動力。2大學教授認為是:解決問題行為、溝通與表達行為、品行道德、敬業精神、學習行為、自我管理行為、情緒管理行為、團隊運作行為。3在校大學生認為是:溝通與表達行為、應變行為、團隊運作行為、解決問題行為、情緒管理行為、國際觀、合作精神、行動力。」

「共通核心職能課程」是一個完整發展出來的知識體系,觀其內容,涵蓋了1動機職能(DrivingCompetencies,DC)「有我的認知訓練」、2行為職能(BehavioralCompetencies,BC)「有他的認同訓練」、以及3知識職能(KnowledgeCompetencies,KC)「客觀的認識訓練」,共構形成一個適合當一般大專院校一學期3學分之獨立學程。動機職能(DC)群組的3個基本課目分別為:工作願景與工作倫理、群我倫理與績效表現方法、以及專業精神與自我管理。行為職能(BC)群組的3個基本課目分別為:職場與職務之認知與溝通協調技能,工作團隊與團隊協作方法、以及工作夥伴關係與衝突化解能力。知識職能(KC)群組的3個基本課目分別為:環境知識的學習與創新(環境知識之開發)、價值概念與成本意識(客觀知識之開發)、以及問題反映與分析解決(解題知識之開發)。

本文相當認同以上各位先進學者專家睿智高見,也體認在「共通核心職能課程」這個知識體系下,實際上可以將各位先進學者專家的睿智高見納入,果能如此,教育與職訓的相輔相成,將不僅是一個可行的理念而已,其實踐將能持續加值,發揮更大的成效。

 

肆、教育與職訓相輔相成的前景及結論

以上提出的,主要是一個關鍵性的理念,在這個理念架構下,還有許多可以再深入探討之處,譬如個人的體能、健康保健、以及性向的自我瞭解,似乎都應該是一個人最基本的能力,是否也不該忽視呢?另外,從自我性向能力的剖析瞭解、環境的剖析瞭解,到SWOT的策略分析、建立自已的能力地圖、策略地圖等,都是可以發揮的重要項目。

本文也介紹了詹火生與林昭禎的「教育關懷」與「發展職業訓練產業」兩個因應之道,在「教育關懷」方面,需要多在實務面上把握正確的策略。而在「發展職業訓練產業」上,職訓局推出的「訓練品質規範評核與服務工作實施計畫」已經踏出了正確的第一步,繼續深化將有更大的成效產生。這些都是教育與職業的相輔相成上值得努力的方向。

知識經濟時代帶來的知識管理理論及實務應用,已經在個人與組織兩個面向上有了相當的發展,應用面也已經由企業擴大到一般組織與機構,其在教育與職訓的相輔相成方面,亦有可能提供相當的助益。

 



鬼月說鬼談科技←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