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3-27

保羅的好朋友們

保羅的好朋友們

許成之教授專欄                       

宇宙之子20140715

保羅是個道地的科學教育家,專業在電子資訊通訊和知識管理方面,但在工作之外,他是一個業餘無線電玩家高手,而且喜歡到世界各地自助旅行,每年總會找時間去,順便也安排機會去拜訪一些談得投機的玩家高手,多年下來,因此認識了許多世界各地不同民族的玩家朋友,其中一些和保羅有相同理想、愛好的玩家同好,就成了保羅的好朋友,大家經常透過無線電或電腦會議分享個人新的發現和新的想法。

當然,對於一些傳出去會讓世界人類吵翻天的秘密,他們就不會在通訊和電腦會議中談論,以免被他人接收到或竊聽,而是大家約好到某人家中見面談。

保羅的好朋友是南非東倫敦的瑪格麗特、智利聖狄亞哥的海恩兹、冰島亞庫來利的湯瑪士、和紐西蘭皇后鎮的咪葛。

保羅起初並不知道,後來熟悉起來才知道,原來他們的父母都是二戰前的皇親國戚,因為反對軍國獨裁者的對外侵略,當年就千里迢迢的舉家搬遷到那時可還是天涯海角的偏遠地方。因此他們和保羅一樣,非常厭惡暴力、動亂和戰爭,倡導世界裁軍和平,在人類心智文明的開發與探討方面有極大的興趣,對於人類的未來也有別具一格的特殊見解。

雖然五個人的專業不盡相同,但都和保羅一樣,熱衷於物理、天文、宇宙、和通訊資訊方面的科學研究,愛好科學幻想,喜歡看哈利波特、打擊魔鬼、偵探推理、諜對諜和外星探險之類的小說和電影。就這樣,他們成了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鄰的好夥伴。

直到在澳洲的首次聚會,保羅才對這四位好友的背景有了更進一步的瞭解。

咪葛是大洋洲名校雪梨大學工程及資訊科技學系的高材生,她曾說過:「雪大六年,母校的校訓繁星縱變,智慧永恆以及典雅設計的校園建築對我有潛移默化的極大影響,所以進修碩士的時侯,我選擇莫倫谷無線電望遠鏡站當研究助理,從那時侯開始,我就迷上了天文物理和宇宙科學。

在大學的時候,正值越戰時期,因為澳大利亞陸軍有個雪梨大學團設在校區,襲父母反軍國侵略思想的她,成為當年反戰示威遊行的學生領袖。目前在紐西蘭,她是亞裔公民社團的榮譽會長,經常在紐澳各地發表演講,倡導裁軍和平及發展移民外星技術,促進人類心智文明的進步與發展。

大夥曾經調侃她說:「妳可是一個幸運兒!世界上惟一的兩次原子彈轟炸就發生在妳父母的家鄉,後來還發生過地震引發核電廠危機事件,最近又弄出一連串的衝突糾紛,把全世界都攪和的緊張兮兮,更可怕的是現在已儲存了上萬公斤的武噐級核原料,妳要是住在那兒,可真令人不敢想像!真佩服你父母親他們的眼光和勇氣!否則的話,我們可就不會跟妳在這兒見面囉!」


咪葛說:「好人就是有好報,當年就只有我父親最有正義感,他的曾祖父是一百多年前大家最崇拜的武士道精神領袖,因此有很多貴人會暗中相助,幫助我父母離開。你們一定想不到,那次我父母親是帶了一筆值錢的珠寶搭乘貴人的潛艇和軍艦到這兒來的,否則,來紐西蘭那有這麼順利,即便到了這兒,生活也會成問題。我父親說,他曾祖父告誡過他,武士道要求武士具有勇猛堅毅、視死如歸、忠誠仁愛的精神,要養成重視禮儀的修養和勤儉寡慾的習氣。政客和野心家們利用武士道去發展軍國主義,根本就是違背武士道精神的行為。」

她又說:「這一切都要感謝我的父母,真就像你們說的,要不是當年他們有眼光有氣,我那能有今天這樣的成就。還有,我要告訴你們,我是非常以他們為傲的,我父母親在這兒跟亞裔移民的感情非常好,以前可是這兒比我更要活躍的社會領袖。」

瑪格麗特的父母親是當年帶著那時才剛滿兩歲的哥哥,搭乘一艘貨輪,從中歐蒂蒂湖畔的老家來到南半球非洲的最南端,投靠住在東倫敦的親戚,後來就一直在這兒定居下來。

當年六親不認的獨裁者,受不了他父親的忠言逆耳,一直想要找機會把他父親關進集中營,若不是因為他父親警覺性高,及早帶領全家離開,後果就不堪想像了。

瑪格麗特從開普敦大學醫學院畢業後,在非洲研究中心從事腦神經與智能開發的研究工作。因為大學期間迷上了天文社,對宇宙太空有數不盡的幻想,後來也常常發表一些以地球人類和外星人類腦神經與認知智能演化為主題的研究專文。人類的第一例成功的心臟移植手術,正是開普敦大學醫學院附屬醫院完成的。

但一有人提到學醫救人,瑪格麗特就會非常感傷於現代人類文明發展的迷失,她常常就會說:「人類現在花在醫學救人性命方面的經費,不過是軍備發展的一個小小零頭而已,就連經常發生的校園槍殺案,往往也是一把槍就奪去了很多人的性命,地區性的衝突和世界大戰更別談了,對我們這些從事醫學救人性命的人來說,簡直就是莫大的諷刺!」

海恩兹的故鄉是在南歐黑海邊的多瑙河三角州,當年他父親是駐南美洲國家的大使,由於反對參加侵略,道不同不相為謀,趕快請辭後也不回國,就帶着全家到智利去定居。海恩兹就近唸了智利天主教大學,是建築、設計和規劃學院的畢業生。

有一次,瑪格麗特對海恩玆說:「我最羨慕你們學建築的,可以建造出那麼多偉大的建築,簡直就是頂級的藝術創作,像咪葛的雪梨大學,校園建築可就比我進的開普敦大學要美多了。」

這句話讓海恩玆有點近乎是發牢騷的說:「現在的建築那能跟從前比,那麼多建築系的畢業生,能够真正發揮所長貢獻到藝術創作的建築上簡直是鳳毛麟角,古代的世界奇蹟就別說了,現代有名的建築就是比不上從前,雖然外表看起來漂亮、耀眼、創新,有它獨特的美,就是不若古代建築的細膩、優雅、有深度、耐人尋味,引人遐思,具有心性陶冶的功能。」

湯瑪士聽了有感而發的說:「對,就像音樂也是一種藝術,但近代的音樂就像現代的建築一樣,只注重官能上的強烈感受,而讓人百聽不厭的交響樂、大合唱、和歌劇却幾乎都是古人的作品,這豈不是代表現代人類藝術或心智文明的衰退!」

湯瑪士的父親從小在西西里島維納斯城堡附近長大,當年帶全家搭乘一條遠洋漁船,繞道北大西洋才平安到達冰島的。雖然在冰島出生長大,但從小到大,湯瑪士的父親就告訴過他很多有關故鄉的特色和當年的從政經歷,所以湯瑪士從小就博學多聞,印象很深,現在每當有人談起米開朗基羅、達文西、黑手黨、火山、世界文化遺產、最美麗的古城和人造城市,甚至梵帝岡,他都能數如家珍、侃侃而談。

但是,湯瑪士其實是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物理系的畢業生,後來因為喜歡冰島的自然環境和愛好這兒恬靜的家居生活,不願意離開,也就沒有從事他本科的專業工作,反而靠他跨領域的豐富知識和創意思考的敏銳能力,成為世界頂尖雜誌傳媒的出名專欄主筆和作家,是一個家中有全套先進設備的蘇豪族。他已經習慣這兒的氣侯,由於熱衷於户外運動,欣賞冰晶世界特有的自然景觀,反而更能帶給他靈感和想像力。

湯瑪士最不以為然的,就是當前世界所謂的經濟發展,曾經這樣對我們說過:「真是太跨張了,養那麼多軍備,一年的軍費就是所有未開發國家一年的開支;首富一年的收入可以讓多少人免於饑寒交迫。人類的心智文明沒有進步,還談什麼經濟發展!」

大夥的第一次聚會

保羅這一夥終於在紐西蘭皇后鎮咪葛的家會面了,全員到齊,預備在這幾乎是地球最南端人類居住的紐澳地區住一個月原先由於大家假期時間不同,各人也都有自己預訂的行程,因此,雖然是第一次的聚會,却已是在大夥認識後的第二年才終於實現,而且冰島的湯瑪士是特別調整了重要工作的時間才得以成行。

除了人類發展指數曾經排名第三,環境清新、風景優美、氣候宜人,以及火山、溫泉、冰河等多變化的地理景觀之外,瑪格麗特、海恩兹和保羅最感興趣的其實是湯瑪士和咪葛不斷慫恿的極光"。

他們兩人說:「半夜在家裡特別設計的觀景樓看極光"時,那如夢似幻的光彩變化,好像是仙女在表演,也像是宙宇在向人類的一種呼喚,會引發出許多的靈感,希望你們來體驗一下,也分享我們的心得。」湯瑪士還加了一句:「亞庫來利比皇后鎮更接近極地,咪葛那兒離南極比較遠,我看的比較多,而且由於時差的關係,我們還沒有辦法同時看到相同的極光,我會帶精彩的照片和錄影來秀給大家看。」

其實,要不是湯瑪士那兒太冰"了,大家第一次的聚會就會在亞庫來利。此外,因為湯瑪士住在靠近北極的地區,他也很想來體驗一下靠近南極的生活型態,所以他才慫恿大家來咪葛的家。

免不了要在紐西蘭旅遊一番,大夥最感興趣的是火山、熱泉和冰河,晚上就輪班守夜體驗極光。之後,因為大夥都想去看艾雅斯岩,探索一下它原始、神秘的人文自然風味,就决定住到澳洲的尤拉拉渡假村去,順便就腦力激盪,暢談一番。

是不是因為艾雅斯岩所在紅色中心"的神秘帶來了大家豐沛的想像力,那就不知道了。不過,這五天的五人盛會,在玩够、聽够了以後,大家把他們常久埋藏在心中的理念和想法都淋漓盡致、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提出來討論,作了一番構思後,保羅把它整理了出來,為了紀念這一趟的收獲,大夥就給它命名為紅色中心的呼喚"。

大夥的第二次聚會

紅色中心的呼喚雖然到此結束,故事顯然還沒有講完,紅色中心的呼喚為甚麽變成一個沒有講完的故事?因為:

在大夥的上次聚會時,湯瑪士把他多年觀察極光的心得,作了一次精彩的專題分享,太引人入勝了,影片、照片、錄音以及用無線電收到的極光聲音,還有他個人一連串的疑問和想法,讓大夥興致勃勃,盡情發抒各人的回應和想法,花了很多時間,大夥還是覺得意猶未盡,無法找到一個大家都滿意的發揮方向。特別是湯瑪士,他非常高興大家熱烈而且豐富的回應,真是一場"冲激大腦的狂風暴雨",給他很多靈感和啟發,讓他從千絲萬縷中理出了一個頭緒,但也讓他覺得潛意識裡似乎還有一些躍躍欲出的想法,一時還沒有辦法表達出來!要回亞庫來利再多看看極光!請大家多給他一些時間。

所以紅色中心的呼喚就暫告一段落。

之後,湯瑪士說,海恩兹最近又去了一趟馬丘比丘,跟他談了很多想法,這些想法帶給他了靈感,他已經想通了,希望大夥到海恩兹家去見面,一起去馬丘比丘聚會,直覺告訴他,大夥在這個印加聖地可以得到最好的靈感和啟示。瑪格麗特、咪葛和保羅當然舉雙手贊成,上次聚會時,海恩兹就談了一些他對印加古文明的看法,大家早就心動了。這次,海恩兹提醒大家,趕快先把各人用的登山装備及護理用品都張羅齊全,而且現在開始就要勤練腳力。

在馬丘比丘,大夥是趕早上山、趕早下山,各人都是相機、錄音筆齊備,隨時記錄所見所聞以及自已的心得和看法,晚餐以後,大夥借旅舘場地開圓桌會議,討論紅色中心的呼喚的下一個故事發展,這樣,在馬丘比丘住了五天。回到海恩兹家後又再住了五天,白天遊智利,晚餐後又是開圓桌會議,十次圓桌會議之後,大夥把這次的討論結果命名為馬丘比丘的啟示

大夥的第三次聚會

大夥終於還是忍不住極光的誘惑,選擇秋冬之際天氣尚未很冰"最適合觀察極光的期間,來冰島亞庫來利湯瑪士的家聚會了。當然,也是因為大家對這個靠近北極的國度還是蠻好奇的,都想親自體驗瞭解一下這兒的人們在白畫黑夜很長的日子到底是怎樣過的?還有,其實也是因為上次湯瑪士心得分享時,順便介紹了一下他家中辦公室的名家設計,讓大家一直念念不忘,心中癢癢的想要一睹為快,像海恩玆是學建築的,就非常感興趣,他就是第一個提議來冰島的。

這次的冰島之旅當然都滿足了大家的期待,就不再贅述了。重要的是每天晚餐後的暢所欲言,再次激發了大家的靈感,大概是拜極光所賜吧,大家對人類的未來,有了更成熟的看法。就把最精彩的對話披露在這兒,作為故事的尾聲吧!不,也許又是另一串故事的引子吧!

馬格麗特說:「故事的結局太好了。今天,地球生物物種演進到現在的二十一世紀,人類在生物學的分類稱謂,仍然是動物界的一員,而且整體看來,即使己經是靈長目,大部分人類的行為表現卻仍然是獸性強、人性弱,靈性還太少太少。在人類免除群魔的蠱惑伐害後,心智能力豁然開朗,裁軍、廢核、開發太空得以一一實現,人類在文明演進的歷程上又跨出了一大步!」

湯瑪士有點像在自言自語道:「那麼,在人類科技快速的進展下,現代人不禁要問,現在的科幻與未來的現實究竟會相差多少?」

海恩兹說:「上帝沒有創造神仙,但古人在幾千年前,就曾經極盡心思、夢寐以求,希望修成正果,長生不老,過神仙般的生活。今天在二十一世紀的第二個十年中,人類己經有能力登上了月球,像外星人一樣的在月球上漫步勘探,人類也己經在太空站過著與地球人不同、類似外星人的生活,更發明了以光速前進的雷射炮、以十倍音速飛行的空中載具和高達二十層樓高的火星移民載運火箭,移民火星可能即將在二十一世紀中美夢成真,現代人類似乎已經為古人神仙夢的實現跨出了一大步。」

咪葛說:「未來,當張系國的科幻世界、倪匡的科學幻想、馮馮的天眼通境界能够逐一實現後,那時,人類即便仍然歸屬於生物學動物界的靈長目,但靈長目中的一些人類將是沒有獸性,只有人性,而且靈性又很強,屆時,生物學動物界的靈長目下,除了人科以外,還要增加一個仙科。仙科人類的境界恐怕與神仙也沒差多少了!」

保羅說:「二零一四年美中時間三月十八日上午八點左右,那時我正匆匆忙忙整理寫好的小說初稿及封面,以便寄給親朋好友們評論一番,沒想到,晚上八點左右,在谷歌新聞上看到標題是美國研究稱現代文明恐幾十年內面臨毀滅風險的報導,當然我就趕快看仔細。一看詳細內容,禁不住心中大感激動,我現在把它的內容投影出來給大家看。」

映幕顯示的內容是這樣的:

美國最新研究顯示,由於全球經濟不穩定和人類對資源的消耗壓力不斷增長,受到工業化推動的現代文明正在加速走向毀滅,如不採取措施,現代文明恐將在未來幾十年內面臨毀滅風險。

報告指出,“資源消耗增加”和“社會階級分化”是導致社會崩潰的主要原因。“崩潰”難以避免,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精英消費過多”,將帶來“一個不平等引起的飢荒”。

研究作者警告,技術不會拯救地球,因為這種進步只會推動越來越多的消費。

如果真實世界的“精英”能立即採取行動來恢複經濟平衡,世界上最富有者能停止如此貪婪,文明毀滅的最壞結果將可以避免。科學家說,如果資源分配方式公平合理,人均自然消耗率降低至可持續發展水平,那麼人口將可達到平衡,崩潰也可以避免。

大夥禁不住齊聲說道:「這些內容不就是本書三個主要訴求之一嗎?真想不到,竟然有數學家也在認真研究,雖然我們的故事構思在先,但一定會比這份研究報告晚出版,到時,讀者當然會認為這不是本書的原創。實在有點無奈!」

保羅又說:「巧的是三月十八日整天從早到晚都斷斷續續在降雪,雪花時大時小、有時還夾雜小冰粒和小雨滴,快三月下旬了,還在下雪。而我呢,因為有點感冒鼻塞,整晚都睡不安寧!」

大夥取笑他說:「好了,保羅!別小心眼了吧!可不要忘了,這個世界上跟我們理念相同的人還多的很哪!」

故事就在這次聚會上瑪格麗特、海恩兹、湯瑪士、咪葛和保羅的衷心祝福聲中告一尾聲。



幽默篇---一本科幻小說的推薦序←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馬丘比丘的啟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