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3-27

寶島情(一) -2

寶島情() -2

明州之子(20140625)

許成之教授專欄 

<<接續前文 寶島情() -1 >>
深坑石碇好去處

    深坑比鄰木柵的東邊,是景美溪兩岸和兩邊山谷組成的一個面積不大的小地方,從深坑沿景美溪再往上游走,過了一個山洞口不遠,就到了石碇的小小市中心區。石碇面積很大,但都是山區,所謂的平地不過是山谷河流兩邊的一些河床地,從市中心再往東、北、或南走還有很大一片都是石碇的,包含了一段北宜公路和幾乎全部翡翠水庫在內。

    深坑老街的豆腐一向聞名寶島,但從前的深坑很偏僻也沒那麼熱鬧,從臺北去,要穿過木柵或新店的一段崎嶇山坡縣道才能到。從東部來更不簡單,要先通過九彎十八拐,再翻山越嶺才能到。

1993年,北二高(北部福爾摩沙高速公路、又稱北部三號高速公路)通車後,從深坑開車往西,十分鐘就到台北市辛亥路基隆路口;往北二十五分鐘就到基隆市鬧區;往南十分鐘到新店市中心,再下去就可以一路往南到高雄,真方便。自此,深坑老街周末年假一定是人潮擁擠、車水馬龍,成為北部一個新興熱門的休閑好去處。

2005年,信義快速道路通車,深坑到臺北市信義區的101大樓只要十分鐘。2006年北宜高(蔣渭水高速公路五號高速公路)通車後,石碇交流道就在深坑東邊不到一公里的地方,寶島東北部的人,開車再也不必走驚險的九彎十八拐和漫長的山路了。從以前二、三個小時的行程,縮短到從寶島東北岸的頭城到深坑只要二十五分鐘;宜蘭來四十分鐘就到。深坑自此成了北部東來西往、南來北往的中心點,深坑老街人客從此大為興旺。

附註蔣渭水,日據時代出生於寶島的宜蘭,是一位反對日本的領袖人物,曾被譽為當年臺灣的孫中山,除了蔣渭水高速公路外,臺北市大同區錦西街的錦西公園於2006年也更名為蔣渭水紀念公園。

這兒說了兩次九彎十八拐,當然就先解釋解釋九彎十八拐,再說深坑老街吧。
 

北宜公路的九彎十八拐、北宜高和工程艱巨世界第一的雪山隧道

寶島的九彎十八拐主要指的是北宜公路在宜蘭山上的那一段,而且過了九彎十八拐以後要到新店以前,還有一大段彎來彎去的山路,單線道,加上山路崎嶇視線不良,早年車禍多的時候,就有人戲稱北宜公路為靈異公路,谷歌上還熱傳過一個送女友回宜蘭的男生,半夜開車回臺北時從腳涼到頭的故事。

這個故事就放在後面和其他的故事一起說,讓大家脊椎一陣寒氣、從頭涼到腳再從腳涼到頭,熱絡一下。

北宜公路是下面這張圖中標示為9的道路,宜蘭縣內靠近頭城鎮的那一小段就是九彎十八拐。

上圖中,標示3的是北二高,標示5的是北宜高,九彎十八拐放大後的長像如下圖所示。

      九彎十八拐通常指的都是彎曲很多的公路,彎曲很多的公路並不稀奇,不僅寶島還很多,世界上其他地方也很多,譬如:滇緬公路的更壯觀,秘魯古蹟馬丘比丘上山公路的彎彎更多。不過,九彎十八拐不在乎壯觀,也不在乎彎多,而是上面的車多不多,車多容易發生事故,走的慢,時間就拖的久。

從前宜蘭人開車去臺北,只有三個選擇,不是走繞了一個半圓圈的北海岸,來到臺北的北邊,就是走北宜公路到臺北的東邊,再就是走那些崎嶇難行的山路,通常至少都要二個小時以上。這對宜蘭人來說,當然受不了。

幾十年的呼喚,終於促成了北二高的興建,但由於雪山山脈內部岩石巨大堅硬、土質鬆軟、地下水多的特殊地質,造成施工上的極大困難,雪山隧道的工程艱巨,堪稱世界第一,花了十五年才完工,讓北二高整整等了十五年才全線通車,也真讓宜蘭人等久了。雪山隧道目前在亞洲是長度僅次於秦嶺終南山隧道的雙洞公路隧道,也是世界第五長的公路隧道。

上圖是北宜高雪山隧道宜蘭端的行車盛況。

山區故事多

之一

有一次晚上,他開車載女友回宜蘭,從新店走北宜公路進入山區後,隨著海拔慢慢加高,住宅也越來越少,四周都是叢山峻嶺,陰森森的,他專心開車,她靜靜聽著音樂,都沒說話。就在轉過一個彎後,他突然間看到一位中年男子面對山璧站在路旁,心想,這附近前不著村後不著店,怎會有人晚上站在這裡?真是神經病一個!所以就不以為然的搖搖頭,看著女友笑一下,女友似乎也心有靈犀般跟著笑一下,就這樣他們繼續開往宜蘭。

到了宜蘭,他們又去夜市吃東西,然後送女友回家,甜蜜拜拜之後,他即刻轉頭開回台北,這趟往返已經三個多小時,過了九彎十八拐已經是半夜一點多了,就在他又開到那個彎時,特別瞄了一下,咦!那個中年男子竟然還站在那裡,一樣面對著山璧,此時,他不由自主的脊背生出一股寒氣冷遍全身,從腳涼到頭,心中暗駡一聲:真是見到鬼了,趕緊加快車速離開。一路上想,從頭涼到腳的驚嚇還沒什麼大礙,從腳涼到頭,那可要好好找人去收驚囉!
    隔天一早,他打電話告訴女友說:昨晚回程時那個人竟然還站在那,女友回答說:你在說誰啊?他激動得比手劃腳說:就那個OOXXOOXX!女友說:我沒看到啊!那時候他急著想確認,就說:那妳幹嘛對我笑啊?女友說:那時你對我笑,我當然就對你笑啊!

他想,唉!真是衰。當然,她沒看到才好,否則他早就聽到驚聲尖叫囉!


之二

那年他住在石碇海拔500公尺山上的一棟二樓住宅,是當地的一家人蓋的,但因為家人不想搬去住,就出租給他。住處右邊緊接着一條通往後面人家的小路,小路旁有一間破舊的小房子,後面人家的男主人經常會整理這條小路,但這間小房子就一直破舊在那裡,他也不處理,看起來很不搭配。住處後面有一塊平地,一位中年人常在那兒種菜。

夏秋之際,在這樣高的山上,入夜之後,常常霧氣迷漫,其實就是山上的雲霧,那時從山下看上去,山上是籠罩在雲裡。像臺北市的101,陰天雲多,也常常看不見上面的一截。他住處二樓最靠外的一間是廁所,窗子經常是開着的,一有雲霧,霧氣就常常會飄進來。

有一晚,一對年青朋友,從南部到臺北玩,半夜才摸黑開車上山來到他家,一路雲霧濃濃的,山色看來魅影重重,心中已經有點涼涼的,沒想到女的到二樓去上廁所時,還沒進門就大叫着跑了下來,"快!馬桶上有一個矮老頭,你們快去看看!」二個男人衝上去,只見裡面濃霧濛濛,啥也沒有。女的却信誓旦旦的說,她看到一個鴕背的矮老頭。

後來有一天,他忍不住就跟種菜的中年人談起這件事,真沒想到,中年人說:我也見過,他以前就住在你們旁邊的那間小房子。

呵!這真是邪門!

之三

    有一次,一位師兄晚上一個人開車上山去聽師父講經,半路上天色變黑、濃霧密布,轉了一個彎,突然看到有三個老人家在路邊招手,他想是要搭便車的,就停下來開後車門讓他們上車,一開車門,他就背脊一股寒氣滲透全身,不斷打起寒顫,而這三個人坐在後座,也不說話,但只見滿車濃霧在車內翻騰,外面的路都快看不見了,他一想不妙,就趕緊把車速減慢,專心開車,同時心中開始默念大悲咒。就這樣,過了十多分鐘,車內濃霧終於消散,這三個人也說要下車了,他注意看了一下附近,沒見有住家,心想真怪,這三個人到底是怎麽一回事?

    見到師父,他還沒開口,師父就說:剛才我們大家都在給你唸佛號加持!恭喜你平安渡過了這個前世的業關!

    玄不玄?

補記

寶島的山區雖然地廣人稀,但山上大大小小的路還真不少,從深坑、石碇一直到東邊的坪林,只要不趕路慢慢開,小汽車可走的路多的很,開車在這一帶遊山玩水,非常愜意開心,而且不時就見到一些山產美食的山莊野店,停車入內,也絕對讓你滿腹開懷!

不過筆者要補記的是,都市人剛到山上來住的時候,人生地不熟,遇見的新鮮事可多的很。

記得有一次黄昏,天已經開始黑了,從臺北開車回石碇山上的時侯,在那一大段很陡的路上,看到一位彎腰哈背肩上扛著一個包袱個兒不高有點廋小的鄉下人在路邊往山上走,就想順道載他一程。上了車,鄉下人告訴他,每天是從家裡走路到石碇市區搭車去台北上工,家住在什麼村。他沒聽過這個村名,不知道在哪,但心想,既然用走的,那一定不會太遠了,就說,你帶路,告訴我怎麼走吧,我送你到家。

這一趟是很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的確是順路,是一直走在他上下班經常走的路上,可是現在都已經過了他家,還要往前開,天都己經全黑了,不由得令他有點納悶,心中嘀咕着,這人的家怎麼還沒到?繼續彎來彎曲再往前開,已經爬過山路最高的路段,下坡了,還是沒到!心中又再納悶嘀咕着,今天是不是有點邪門!

再往前下坡開了一段,啊!終於到了,仔細看看,都己經快到坪林了。算算總共由石碇公車站到這兒,車上的路碼錶大概走有五、六公里的路,讓他不能不佩服,這位山上鄉下人老兄的腳力可真是厲害!

後來偶然在上下山的路上,還見到那個彎腰哈背肩上扛著一個包袱個兒不高有點廋小的身影。

    又有一次,一大早開車下山去臺北辦事,也是在那一大段很陡的下坡路上,老遠看到一位年青女生在揮手,心想她大概就到石碇市區吧!當然也順便載她一程,沒想到這位女生說她是昨天上山來看朋友,今天要回臺北,結果是一路順道也把她送到臺北。

    剛住到山上不久,有一年春天的傍晚,天已黑了,回到家裡還沒開燈,就覺得怎麽廚房後窗外一片光亮,驚訝加上好奇,他就趕快衝過去把廚房邊門打開想看個究竟,這一下就身在更大的一片光芒之中,讓他更是丈二和尚弄不清怎麽回事,只好站著不動,冷靜下來仔細看清楚,才恍然大悟是好多好多的螢火蟲兒聚集在邊門外的小河溝中,飛散在附近的空中,而且就這一會兒的工夫,已經有一大群從廚房的邊門飛進屋裡去了,他也就只好讓門開着,打開燈,等了二、三個鐘頭,螢火蟲才全部離開。

    這時他才醒悟,以前在都市,總以為賞螢這回事遠在天邊、可遇而不可求,現在竟然就活現在眼前,而且就發生在自已住的地方,怎麼從來也沒注意過,原來這條小水溝非同凡響,清幽的山環境,加上清潔的山泉溪水,吸引螢火蟲到這兒來大量產卵,幼蟲一出來,就是這麽精彩。不過這倒是真的可遇而不可求,接下來幾年的這個季節,螢火蟲就沒有來這兒了。

    還有一次,一大早出去散步,還被一隻竹鷄媽媽帶着一群小竹鷄嚇了一跳。因為竹鷄媽媽帶着一群小竹鷄從樹叢出來正要過馬路,發現他走過來,就趕緊又帶着這群小竹鷄竄回樹叢,一陣唏唏嗦嗦的聲音,把他嚇了一跳,以為是路邊樹叢有什麼怪獸跑出來。過難得一次看到一群漂亮的大小竹鷄,倒也深感大開眼界,欣喜萬分。

再說一件事就不說了,那天是星期天,他心血來潮就步行沿着家附近的山路到處逛逛,通常山區小路是難得看見人在走的,但當他過了幾個左彎右轉、上上下下的彎路後,竟然看見一位老兄背對着他走過來,看衣著不像山上熟人,就不由的引發了他的好奇,停下腳步站着看個究竟,果然,等這位老兄來到眼前,也發現了他的存在,兩人就不由得聊了起來,都想知道對方是怎麼回事,原來這位老兄是桃園一家半導體公司的總經理,聽說石碇山上環境不錯,就一個人開車上來看看,山景美麗、空氣清新,又無人打擾,心情很愉快就隨興作起運動,剛剛倒着走路就是一種健康操。

    筆者補記的目的,就是說,山上有許多平地都市人想不到的稀奇古怪、虛情幻影,這兒只是其中一些普通的經驗談,不要胡思亂想就沒事!

別有風味的深坑石碇老街和山莊

寶島的老街從南到北多的很,指的是郊外一段很能吸引人潮前往的古老街道,那兒通常是店面很多但都不大,賣吃賣喝的最多。山莊就是一間有庭院的大房子,裝修佈置的典雅怡人,可以容納很多客人吃佳餚美味的地方。

深坑老街一到假日,就是八方客人四面來,人擠人非常熱鬧,各式各樣的豆腐很爽口,其他好吃、好喝,好用、好看的也數不清,有機的、原味的、加料的任你選,每家都有它獨特的賣點。深坑的山莊也是街上山上多的很,一些大的山莊的確是經過精心設計,還有大的停車塲。由於深坑不大,開車很容易找到,一到假日,多是高朋滿座,識途老馬當然也會藉中意的山莊聚會宴客。

石碇的老街就比較小,沒深坑老街那麼熱鬧,不過僅有的一家作豆腐老店挺出名的,每天上午固定推出新鮮豆漿和豆腐,慕名專程來買的外地客很多,而且深坑老街豆腐的主要來源就是這家石碇的豆腐店。石碇的山莊也很多,當然各有各的招牌名稱,但因為散佈在各地山上,就常被簡稱為野店,石碇範圍大,山莊野店不在主要幹線旁的,要花點工夫去找。

一般人最喜歡石碇的山莊野店,你可以在這兒吃到當地人自己種的各種野菜、野花、野菇,還有山藥。新鮮就味美,即便不是有機的,也絕對不會加農藥。也有當地人自己養的、不餵飼料的放山鷄,確是入口鮮嫩味美。

花也可以吃,不稀奇,野薑花、金針花石碇就多的很,臺北的素食餐廳還有蓮花餐。宜蘭頭城有一個莊園,老闆從國外引進原始的蓮花品種,用山泉水培植,在這兒標榜的招牌菜就是用老闆自己種的蓮花做的蓮花餐。

中國最早佛教辨大學的曉雲法師

    1990年,曉雲法師創辦的華梵工學院開始招生,後來擴大為華梵大學,這是中國第一所佛教界設立的大學。當年,這一位堅持自己不設寺廟、不當住持、不濫收徒眾的比丘尼,是怎樣做到的?

請看這個傳奇人物的感人故事。

游韻珊姑娘,1912年出生於廣州市,幼年時期即常隨祖母念經禮佛,並且在私塾學習傳統儒學教育,在古典詩詞方面奠定了良好的基礎。香港麗精美術學院及南中美術研究所畢業後,在香港教書,拜名師深造畫藝,並以雲山筆名於香港舉辦個人畫展,成為當年中國有名的「嶺南女畫傑」,這時期,開始到佛教菩提場聽經。抗日期間皈依佛教,在中國大後方名山大川旅行描繪風景山水畫作,義賣作為旅費,餘款悉數捐出濟貧興學。

36歲前往東南亞旅行,瞻仰佛教聖跡,由越南至高棉吳哥窟,經新加坡抵印度,任教於印度泰戈爾大學美術院約四年,講授中國繪晝藝術。期間得以接近印度藝術大師阿邦寧及其大弟子難陀婆藪院長,參訪佛陀行蹟聖地,並曾攀登喜馬拉雅山作畫,這幅畫是畫在布上的,和照出來的一樣傳神。39歲回到香港,創辦了香港雲門學園以及原泉出版社,並與席聽聞倓虛法師講《法華經》,修習天台教觀與止觀法要。

44歲出國考察世界著名文化教育機構,三年間遊歷了32國。返港前夕,先在印度削髮易服,抵港次日即依止倓虛大師出家,時年47歲,法號能淨、念淨,字得超,別號曉雲、默玄,成為中國佛教天台宗第45代傳人。

48歲於香港創辦慧仁、慧泉小學,收容大陸來港難民的子女,創辦香港佛教文化藝術協會,並首次在政府電台講授佛教文化藝術。49歲又先後創辦蓮華夜校、慧海英文高中,為農民文盲子女輔施教育及推廣社會教育。

55歲從香港來台灣,在中國文化大學任永久教授,也在陽明山的永明寺和大湖法雲寺講經,後擔任中國文化大學佛教文化研究所所長,並創辦了蓮華學佛園和華梵佛學研究所。這段期間,除了致力於尼僧教育、研究教學之外,也積極促進國際交流。66歲到76歲間,她再次到20多個國家參加了23次國際會議,並且都發表論文,在當年佛教界,是一位與國際佛學社群往來最頻繁的代表人物。

理事圓融的個人修為、充滿教育熱忱的奉獻精神、豐富的傳奇閱歷、堅毅篤實的禪師風範、以及感人的佛學藝術修養,讓她在寶島廣結善緣,得到社會大衆的讚譽和支持,因此在她提出要繼續辦大學的時侯,很多人都願意慷慨解囊、共襄盛舉。

一向作風平淡的她,直到71歲成立大學購地小組後,才開始向外募款。曾展出佛教文物特展、曉雲山人五九畫齡回顧展、以及每年一次的清涼藝展,以籌措建校經費,還遠到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舉行盛大的書畫藝展來籌款。奮鬥多年,中國歷史上第一座佛教創辦的大學,在她75歲時獲得核准籌建,76歲時破土開工,78歲時開始招生。

巾幗造時勢,時勢造英雄,寶島的好山、好水、好人情,成就了好人物,創造了這個好故事。放眼天下,就用"千古一曉雲"來懷念這樣一位偉大人物,恐怕也不為過!

這兒有一個小故事,與讀者分享。

那年曉雲法師90歲壽辰前,八月初大崙山上辦法會的第一天,一大早就是個東山飄雨西山晴、西山飄雨東山晴的天氣,在炎暑中帶來了清涼。雨滴細小時有時無,如水簾般隨風飄移,美不勝收,上午你能不時瞧見西方虹霓乍現,下午却又不時見到東方霓虹高掛,就像是大自然刻意在開濶秀麗的大崑山上演出的一場山水畫連續劇,這種令人難忘的景象就像看精彩的流星雨一樣,一生中遇到一次,就要心滿意足、感念不已了。

人文與科技融、慈悲與智慧相生的華梵大學

華梵大學在台北縣石碇鄉景色美麗引人入勝的大崙山上,這個校址是當年曉雲法師看了二十七處土地之後决定的,她情境教育和覺之教育的理念終於在這兒實現,人文與科技融、慈悲與智慧相生就是她的辦學宗旨

當暨南國際大學尚未招生以前,這兒是寶島海拔最高的大學,從校園海拔550公尺的最高點向西眺望,可以看到淡水河口的觀音山,在校門外附近的高點也可以看到臺北的101大樓。景色美麗引人入勝之外,校園建設也是當年曉雲法師精心著墨完成的一幅藝術創作。

獨特的阿育王柱,直徑一公尺半、高二十七公尺,柱頭為六公尺,上有四面獅像,獅座處下接四面法輪,上有獅、馬、象、牛,是華梵大學的精神指標,也是寶島唯一僅有的佛教原始圖騰。阿育王柱所在的廣場曾經舉辦過許多精彩感人的盛會。

文物館、覺照樓、圖書館和校門外的法華塔,都是古色古香的現代建築藝術。其他校景如三朶金蓮花、大學之道、菩提大道、三友路、百丈寮、讀書亭、自然教室、鐘亭、藏六池、牧牛地、飲水思源、心鏡湖、藏六池等等,也都是耐人尋味、徘徊流連的好地方。就在一進校門的菩提大道邊,每年四、五月間,是觀賞螢火蟲的好塲所,後山則是遊山賞景的好去處。2004年,有一位老兄還在後山山谷人家的水塘邊,看見一隻孔雀在那兒閑逛。

校地總面積不小,但由於山上可利用的土地有限,所以一直是一所小而精緻的綜合大學,有四個學院、十三個學系,學生人數只有三千多人。但是它的研究所有二個博士班、十二個碩士班和七個碩專班。特別是2008年設立的佛教學院和佛教學系,不僅實現了創辦人曉雲法師推廣尼僧教育的夙願,華梵大學也成為寶島第二所設有佛教學院的綜合大學。

當年創校期間,由於山下水廠供水困難,學校在後山山谷自闢水源地,建蓄水池、水處處理設備以及加壓站,供應校區用水,因此一直到現在,這所學校的總務處比寶島所有大學的總務處都多了一件特別的專業職責,就是要維護好這個自給自足的小水廠,可見這所學校與衆不同之處。

山上人家

    在深坑、石碇的山上,你會見到老式的一般住家、百年以上歷史的官府宅邸或士豪土紳的三合院,也會見到新式的別墅庭院。老式的住家通常是世居在這兒很久的人家,新式的別墅庭院就大多是都市人在這兒建的。老宅邸或三合院有的改成野店、展覽館或休閑民宿。

山上人家喝的、用的水多是山泉水,因為這兒冬季多雨,四百公尺以上的山頭都是大大小小溪水的發源地,像景美溪的源頭就在石碇山區,景美溪經過深坑、景美流入新店溪,新店溪再流入淡水河,最後從淡水入海。

一些山泉水滙流的山腰經年有自然過濾的甘泉水,為甚麼叫甘泉水?因為這種山泉水的品質比水廠供應的自來水還要好而且味甘可口,山上人家在旁邊作上蓄水池,用竹子結成水管,水往低處流,就進了用户人家的蓄水池。

在寶島,電可說是無所不在,即使最高的玉山上,也有電線接上去,所以山上人家是不愁電的。

山上人家附近多是茶園、菜園、花園或果園,一些茶園已經不再採收,只是留在那兒自已長著,沒人管,還在經營的就看起來整整齊齊、一片翠綠。山上的菜好像隨便種種都長的很好,不用農藥,也不用施肥,自己吃不完,也不在意別人來要。城市人的識途老馬上山玩,就會順便帶一些新鮮的山菜、山花、甚至山果回家享受一番。

誌謝:附圖原版均取自谷歌圖片、地圖和谷歌地球,筆者謹特別致謝。



寶島情(一) -1←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幽默篇---一本科幻小說的推薦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