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3-27

保羅又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

保羅又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

許成之教授專欄
宇宙之子20140715

夢幻的人生

從小到大,除了學校的正規教育外,小說就是保羅學習的另一個主要園地,甚至在專心工作之餘,看小說也一直是他的主要嗜好。青少年那個時代,除了偶而的機會,才能難得在露天廣場坐在小椅子上看黑白電影,沒有電視、電腦,因此在課外,他經常是陶醉於東西方名著以及神話傳奇小說的幻境世界,沉迷詩歌文字音韻的優美感人和創世紀與啟示錄記叙寓意的博大精深,從此,宗教與人神的薰陶和思維就埋藏在他的腦海中,持續生根發芽、激盪迴響。其他各類的小說中,武俠、偵探、間諜和科幻也都是他的最愛,讓他對人類的生命潛能產生了極大的興趣。

那一次,托寇克斯夫婦的福,半夜坐在異鄉寶石社區他們家門外景觀大道路邊居高臨下的絕佳地形位置,觀賞了一場精彩的英仙座流星雨,讓他畢生難忘,也因此才知道,這場精彩的表演原來是宇宙中一顆彗星主導的。回到故鄉,他一度也成為追星族,却再也沒能看到像第一次那麼難以忘懷的美麗天象。

通曉電機工程領域的他,本來對海洋沒什麼概念,但在唸博士的時侯,指導教授居然要他去修海洋概論,起初心中甚不情願,但後來却因此驚嘆於海洋環境的神秘眞象,也才知道太平洋中許多一連串的島嶼,包含夏威夷群島在內,原來都是後來從海底誕生的新陸地,地球也在不斷的生長,從此他深信自己是生活在一個活的地球上,而這個活的地球才是人類的奶媽,這個奶媽也常常對一些人類的惡行惡狀,表現不滿和憤怒。


有一陣子,由於可以用來檢討過去、策劃未來、激勵自我,他曾經對風水命理產生很大的興趣,他也曾經在故鄉從北到南山明水秀的郊外,見識過許多大寺小廟、不可思議的祠堂和宗教團體,聽過許多高人的神奇故事和難以想像的閱歷,卻從沒有親眼見過神仙或鬼怪。少年時期,瓊瑤的小說曾經是他的最愛,但只有在他後來看到還珠格格的福爾康魂魄出竅時,才終於對瓊瑤創作修為的爐火純青讚佩不已。

有一年的暑假,他一口氣看完了倪匡最早出版的三十多本科幻小說和馮馮的五本神通作品,帶給他很多新的感觸和啟發。倪匡的科幻不是幻想,而是在透露出科學邏輯思考的未來訊息;馮馮的天眼通,就像某些人的特異潛能,如果從小就有適當的環境去持續開發、孕育,就有可能像奧運金牌得主一樣,得到令人驚嘆的成就!至於風水命理,東方的生辰八字、紫微斗數也好,西方的塔羅、生命靈數也好,不外乎就是在正統學術研究之外,民間非正統長久流傳累積下來機遇率很高的經驗法則。後來,只有科學思維的腦智慧潛能開發,成了他個人的業餘研究嗜好。

他練過氣功,體驗過體內氣的感應,也因此追尋過特異功能。有一次,有一段令他相當驚訝的往事,那就是:後來有很多人知道,在二十世紀八零年代,台灣官方曾有一個不公開的特異功能研究計畫,那位曾是這個計畫的重量級主持人對他說過:「我們曾經請了一位有特異功能的高人,費了一番功夫,才把霸佔在某大醫院加護病房中的一個惡靈趕走」。

雖然從那時到現在,他心中還是打著一個問號,半信半疑,他却也不能不認為,就像地球上有數不清的生物物種、宇宙中有數不清的各類星球一樣,在某個特定的時空條件下,也許只是一個偶然發生的因緣際會,就可能孕育出某種不同的族類。然而,如果一定要得到科學證明,就要再找回當時那個特定的時空條件,以當前人類的能力而言,那可就還不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因此可以說,任何一個創意、科幻、幻想、甚至夢想、奇想,都可能最後造就了一個新的科學發展,而科學發展正是人類文明進步的主要推動力量。

保羅曾經一直想提筆,可能還是因為專注在正式的工作上,直到二十一世紀初,在一個特別的因緣下,他才忙裡偷閑,開始在非學術性的報紙專刊上發表了一些專欄短文,下面科幻的思維就是一篇代表他科學思考下有關鬼月的感想。

科幻的思維

似乎每個人從小時候曉得鬼開始,就會偶而體驗到鬼的感受,甚至會在某種情況下相信某種鬼神來過,但是從來不能證明鬼神的存在。雖如此,當一個人在沒有月亮的深夜,光臨荒郊野地時一陣冷風拂掠之際,心中一涼,寒氣沁骨,還是希望不要真的有鬼才好。

相信有鬼神嗎?且看怎麼說:

世界之物都是質能並存的,不同之處在於其質與能之比例、品質、數量、形態以及所在環境不同而有差異,例如石頭似乎是一個絕對的「質」。頻率非常高的輻射線似乎是一種絕對的「能」。動物與植物都是質能並存的,但動物比植物似乎有較多的「能」或較高級的「能」。同樣是光能,但雷射光就比日光具有較大的威力。那麼是不是人死了,他的「能」會脫離身體而成為靈魂或鬼神?也因為「能」的不相同,就會有不同的鬼神,或是不同型態及不同表現程度的鬼神。

質與能是可以轉換的,原子彈經由適當的運作激發就成為很大的能量,收音機配合天線可以接收電波,而發射機配合天線可以發出電波,且天線不同時,接受或發射的電波也不同。因此,人的身體是否也能發射或接收某種電波,當兩個人的身體狀況非常相同時,是否就有可能彼此收到對方電波?就有所謂第六感的產生?或者某一種人就能接收到某一種鬼魂的能而感到鬼神的存在?

電波就是一種能,通常以頻率、強度與波形來表示,有三個現象提出來說一說:

首先,俗稱的電波就是電磁波。電磁波中,頻率低的部份通常稱為無線電波,至頻率高到微波為止。頻率再高,就進入了紅外線、可見光、紫外線的光波範圍,由此;頻率更高,則進入艾克斯射線、伽瑪射線、宇宙線等射線的範圍,再上去,頻率之高是無限制的。因此,無論是無線電波、可見的或不可見的光波以及射線等都是同一型態的電磁波能。靈魂與鬼神的能或許也屬於這種電磁波的能。

其次,電波需要天線來發送與接收,但是頻率愈高,需要的天線就愈小,到了射線頻率或更高時,幾乎天線就小到微不足道或者無所謂有沒有天線都可以接收或發射。因此,人的身體可能發出某種頻率很高的電波或接收到電波,也是不足為奇的。

再者,頻率低的電波,如一般無線電波,通常對人體不會造成感覺或傷害,但自微波開始,頻率愈高就愈容易為人感知或造成傷害,例如微波爐、日光、艾克斯光等。還有紅外線,頻率僅高於微波,卻很容易察知它的熱能。因此,如果某人發出的能,其頻率恰是紅外線的,則極少的能量傳達,也能迅速感知到熱的反應,特異功能是否就是如此?

人的感覺一言蔽之,就是對於能的偵檢與察知,例如眼看到的是光、耳聽到的是聲、皮膚感覺到的是熱、硬等,再就是對於高頻率電磁波的感知了,然而,僅靠這些是不足以對靈魂鬼神作出判斷的,就是今日的科技也是不足以偵測察知極高頻率電磁波能的機能。更何況,人的身體機能不正常時,察知到的可能不是真正看到、聽到或感覺到的。也可能看到、聽到、感受到的並不是真實的或是混合後成了另一個型態。那麼,你相信別人說看到鬼嗎?

大家都聽說,人在生命危急之際能發揮他的潛能;佛也說修練,最後可以成仙。似乎人身體中的「能」是可以運作修練的。就像普通的鐵,礦石熔化即得,但精鋼則是千錘百煉出來的;普通的光,點一支火柴即可得到,雷射光卻是經過精密科技環境培養下才能產生。因此,潛能的發出似乎代表一種較低品質能的發揮,修練成仙則代表非常高品質能的成就,高品質能可能非常精純,具有無遠弗屆、無所不在、無堅不摧、無所不能的大法力,也就是神仙的境界。非常低品質的能,本身混濁不清、運作能力有限,大概就淪為鬼或鬼以下的境界了,您認為呢?

總而言之,俗說:「心中有鬼」,佛曰:「心即是佛」。最重要的恐怕還是要自我保有一顆精純的心。

時空座標的生命履歷

保羅最早從學校學到的三度空間、四度空間、甚至多維度空間,都是靜態的,畫不出來的只有靠想像。在學校做物理學實驗和電子學實驗時,一個學期也都是只能做十幾個而己。但是,二十世紀三零年代興起的電子計算機科技,在一甲子的快速進步下,終於讓空間座標能够動態的顯示在我們的眼前,印象深刻,讓他終生難忘。

一九九五年,太陽微系統公司開發了爪哇程式語言,三年後,令保羅大為驚嘆的,就是他發現天才的科學家們己經更進一步利用爪哇程式語言創造了歷史的新頁:惠普公司的教育家園地推出了一系列動態顯示的虛擬電子實驗,戴維生學院推出了全套的動態顯示虛擬物理學實驗。它們不僅製作的精確、生動、好用,而且都公開放在網站上,免費提供使用。因此緊接着,它們也帶動教育界興起了一片動態虛擬創造風潮,從此,學習可以不再受到教室、實驗室的時空限制。當然,二十世紀初谷歌推出的「谷歌地球」,能够將地球上的地形地物多維動態的展現出來,豈不也是潛能創新人類文明的再一次驗證。

在生命潛能的課堂上,保羅因此提出「生命空間座標履歷」的概念。那時,電子書包、電子病歷和數位典藏的開發,曾經是官方推動的熱門研究專題,但他想到的是利用爪哇程式語言開發一個方便的個人「時空座標生命履歷」,果如此,不論男女老少,隨時隨地都可以把自己一生的重要事跡以多維的時空座標在電腦映幕上顯示出來,一則檢討自己以往的缺失,二則據以策劃自己的未來人生,激發人類自反自覺的腦潛能創新開發能力,豈不是促進人類心智文明發展的重要工具。



紅色中心的呼喚←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寶島情(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