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11-08

你若懂我 該有多好

莫言新作

第一篇:你若懂我 該有多好

 

每個人都有一個死角,

自己走不出來,

別人也闖不進去。

我把最深沉的秘密放在那裡。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每個人都有一道傷口,

或深或淺,蓋上布,以為不存在。

我把最殷紅的鮮血塗在那裡。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每個人都有一場愛戀,

用心、用情、用力,感動也感傷。

我把最炙熱的心情 藏在那裡。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每個人都有 一行眼淚,

喝下的冰冷的水,醞釀成的熱淚。

我把最心酸的委屈匯在那裡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每個人都有一段告白,

忐忑、不安,卻飽含真心和勇氣。

我把最抒情的語言用在那裡。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你永遠 也看不見我 最愛你的時候,

因為我只有在看不見你的時候,才最愛你。

同樣,你永遠也看不見我最寂寞的時候,

因為我只有在你看不見我的時候,我才最寂寞。

也許,我太會隱藏自己的悲傷。

也許,我太會安慰自己的傷痕。

從陰雨走到豔陽,我路過泥濘、路過風。

一路走來,你若懂我,該有多好。

 第二篇:把不喜歡的人忘掉

這個世界,總有你不喜歡的人,也總有人不喜歡你。這都很正常。而且,無論你有多好,也無論對方有多好,都苛求彼此不得。因為,好不好是一回事,喜歡不喜歡是另一回事。

刻意去討人喜歡,折損的,只能是自我的尊嚴。不要用無數次的折腰,去換得一個漠然的低眉。紆尊降貴換來的,只會是對方愈發地居高臨下和頤指氣使。沒有平視,就永無對等。

也不要在喜歡不喜歡上,分出好人和壞人來。帶著情緒傾向的眼光,難免會陷入褊狹。咬人的,你不能說它是壞狗。狗總是要咬人的,這是狗的天性和使命。也就是說,在盯著別人的同時,還要看到自我的缺陷和不足。

當然了,極致的喜歡,更像是一個自己與另一個自己在光陰裡的隔世重逢。願為對方毫無道理地盛開,會為對方無可救藥地投入,這都是極致的喜歡。這時候,若只說是脾氣、情趣和品性相投或相通,那不過是淺喜;最深的喜歡,就是愛,就是生命內裡的粘附和吸引,就是靈魂深處的執著相守與深情對望。

這是一場詭秘而又盛大的私人化進程。私人化的意思就是,即使無比錯誤,也無限正確。有時候,你的無數個回眸,未必能看到一個擦肩而過。有時候,你拿出天使的心,並不一定換來天使的禮遇。如果對方不喜歡,都懶得為你裝一次天使。誰也不需要逢場作戲。儘管,一時的虛情假意,也能撫慰人陶醉人,但終會留下搪塞的痛,敷衍的傷。

所以,這個世界最冒傻氣的事,就是跑到不喜歡的人那裡去問為什麼。不喜歡就是不喜歡了,沒有為什麼。就像一陣風刮過,你要做的是,拍拍身上的灰塵,一轉身沉靜走開。然後,把這個不喜歡自己的人寂然忘掉。

一個人,風塵僕僕地活在這個世界上,要為喜歡自己的人而活著。這才是最好的態度。不要在不喜歡你的人那裡丟掉了快樂,然後又在喜歡自己的人這裡忘記了快樂。

勉強不來的事情,不去追逐。你為此而累的時候,或許對方也最累。你停下來了,你放下了,終會發現,天不會塌,世界始終為所有人祥雲繚繞。

誰都在世俗的泥淖裡撲騰著。有的人天生是來愛你的,有的人註定要來給你上課的。你苦心經營的,是對方不以為意的;你刻骨憎恨的,卻是對方習以為常的。喜歡與不喜歡之間,不是死磕,便是死擰。然而,這就是生活,有貼心的溫暖,也有刺骨的寒冷,不過是想讓你的人生,變得更加豐富,更加完整。

在遼闊的生命裡,總會有一朵或幾朵祥雲為你繚繞。與其在你不喜歡或不喜歡你的人那裡苦苦掙扎,不如在這幾朵祥雲下麵快樂散步。天底下賞心快事不要那麼多,只一朵,就足夠足夠。

 



魏想致歉 阿基師嚇得要死←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斷、捨、離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