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2011/07/06

不要讓我在痛苦裡等你

時間裡,每分每秒都是煎熬,可是拿自己又著實沒有辦法。想他了,想念疼痛在心裡,不能告訴他,也不能向其他人訴說,想他了,有一萬個理由想要和他聯繫,但是,理智終究會勝過感性,告訴自己不能那樣的任性。

白日相思可奈何肌肉紓緩,嚴城清夜斷經過。只知解道春來瘦,不道春來獨自多。曾經他給我講李商隱的十四首無題詩,現在倒是我變得像詩裡的人物,開始承受這相思的痛苦。 “親愛的,你在哪裡”,我曾經在夢裡無數次的呼喚他,縱然是從夢中哭醒,還是找不到他。

他不在我身邊,似乎自始至終都不在。

我想他了,這些日子用盡了方法來抵消那些念想,可還是無法從離別的傷楚中走出來。某一天晚上,夜已經很深了,輾轉難眠的我從床上又爬起來,洗衣服。一件一件的,讓冰涼的水侵入肌膚,讓那絲絲的冷入駐腦髓。想要麻痺自己,停止去想念,所以,喃喃的對自己說,不要去想,不能去想。衣服洗完了心理醫生,又拿起筆開始寫字,厚厚的張紙,寫得手指開始疼痛。

寫字,寫出對他的想念,寫出對他的愛戀。每當想他的時候,自己都會一筆一畫的開始給他寫信。只是,這些信,什麼時候他能夠看到,是否他又能讀懂裡面全部的想念,卻又是一個大大的未知數。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曾經在想,如果沒有這段相遇,沒有和他邂逅,是不是就不會有這麼多的瑣碎和麻煩,就不會有這麼的想念和疼痛。

沒有他的日子,每一天都恍如世界末日。希冀,絕望,在矛盾中掙扎和思考。不知道自己該怎樣停止想念,不知道該如何去度過生命裡的每一天。翻看著以往他留下的痕跡,短信,信息等等,讓自己沉在回憶裡,嗅聞他的呼吸,他曾經存在的味道。如此,每天只能與寂寞為伍,在空虛和無聊中虛擲光陰。

沒有他的日子,每分每秒都被自己數的清晰陳列貨架,也就是在這每分每秒之中開始等待,等待與他的重逢再聚,等待他拿溫柔來撫慰這份等待的疼痛之心。 “親愛的,你在哪裡,是否曾想起我,是否在想著我”,有時候這樣的想念,更是給自己帶來太多的懷疑,又是不是自己的自作多情,可明明是他曾告訴自己要自信,要相信自己,要相信他的。

被等待是一種幸福,等待也是一​​種幸福。曾經說過的話,現在是否又真的如此,等待是一種幸福嗎?為什麼覺得自己等待的好辛苦。親愛的,你在哪裡,能不能提前一分鐘和我聯繫,不要讓我在痛苦裡等你。
繼續閱讀
2011/07/06

細碎的時光

細碎的時光,雕刻指尖磨平的歲月,站在海角之外,屬於我們相愛的見證悄然在流年裡散去,天涯之後,漠然相望。

緊鎖的額梢浮去遮住眼簾的漫雲,也許什麼話都不說,什麼理由都不需要,只要你想,我都會滿足你所想要的結果,所以通淋巴作用,當你絕然說畫上句號時,我真的接受,唯願你幸福。

海的彼岸,洶湧的波濤漸漸平靜下來,當蝴蝶知道,斷翼的自己永遠飛不過滄海時,心也徹底荒涼,不是等待就可以換來一切,不是真心就可以擁有一切,不是放棄一切就可以信守愛的地久天長,真的不是。

拖著疲憊不堪的身子,倚窗而立,不敢睜開雙眼面對一望無際的黑暗,頷首聆聽被風吹過的聲音,眼淚滑落的剎那,親手葬送往事。淒涼的夜景,擾亂零度血液,本是沒有溫度的指尖,觸及不懂疼痛的鐵欄,只聞得一陣血腥,瀰漫在毫無生機的夜幕中。

七月,如期而至,仲夏之季的凌晨,耳邊再也聽不到關於你的一點一滴,也許是封鎖,也許是隔絕抑鬱症,也許是逃避。不見的時候,不會心痛,不聽的時候,不會心寒,於是,我便習慣穿梭在黑夜中,尋找一個與你無關,與我無關,與情無關的空間,輕輕擱淺屬於我們的童話。那些所謂的浮華,所謂的真實,所謂的幸福與快樂,所謂的平淡與安然,都在時光逆轉的瞬間,蕩然無存。

相愛於海角,相望於天涯,之所以是相望,只是想靜靜的眺望,默默的祝福,保留心中唯一一份專屬你的念想貨倉架。請原諒,我做不到相忘江湖,只因故事太過銘心,相忘說得太過輕巧,而記憶不允許我塗抹,如此,望即是忘,而忘非望。

漫步在黃昏下的城景,被夕日餘輝灑滿金黃色,藉著一縷清風,拭去昨日的憂傷,相望念安,不聞不見,天涯與海角,有緣自會相逢。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