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2011/05/26

凝住那回眸的往昔

相遇紅塵聲漸遠,誰解靈犀負前緣。

與你相識,緣於一條林蔭的小路,那日午後的斜陽,暖暖的映照了你我的心房,擦肩時我將手中的書滑落,當你輕聲的呼喚驚醒我的目光,只一瞬間我便感覺你就是我夢裡的影子,看見你手里和我同樣的雜誌,我驚喜但不詫異,你說你也特喜歡看這樣的文章,你說文字裡的靈犀總能觸動心靈一隅的共鳴,你居然和我一樣常常躲進文字裡竊喜哭泣。聽著你柔情的心音侃侃流瀉,看你俊秀的睫毛下善良的眼眸,彷彿你我是久違的知音,共同的話語讓我們生疏漸遠靈犀近,締結紅塵裡難覓的緣,擁守前世的魂牽,從此,我開始相信命運,相信緣份,相信冥冥中上天的安排。

與你相犀,只需眼眸對視的怦動,無語便觸動了心的感知,無言也能慰撫思念的孤影,從此深切的體會歌聲裡真實的《傳奇》,感受平凡生活中百味的情思湧動,當思念開啟眼中甜甜澀澀的淚滴,心便隨著鼻翼律動的喘息,尋著感覺遠去。

當夏的情絲旋開了玫瑰,花香里起伏著如海的波瀾,思念漫漲如夏的火焰,心離你近如鼻息之間,人卻相隔千里雲天,我是個生長在大山里的女孩,清水碧天徹無塵軒、茵草花紅純無雜苒、晨伴裊裊炊煙,暮賞錦瑟霞燦,從不曾有過雜亂的念。可你在喧囂都市的言行讓我疑惑,話語也是真假參半,我漸漸難以看穿你的心,漸漸讀不懂你的眼眸,我徘徊紅塵巷口迷失了方向……

彎月柔眉殤含煙,清階孤影淚潸然。

纏綿盡,腳步遠,誰用背影畫下永恆的句點,只一轉身,便滑落那肆意的紛繁。今生,與你訣別在紅塵的巷口,從此,獨自守候淒美刻成的殤。月光灑落鋪滿波光的心湖,蓮的心事被夜色隱藏,誰用詩章點亂這蓮池的月光,只輕輕一語,便擊碎一泓湖水的清寂。從此,夢繞那梅蓮的碎影,獨守月色裡的春夏秋冬。

當溫暖的夏風吹涼了心,那濛濛細雨便潮濕了碧綠的倩影,愛隨風片片凋落,像遊蕩的孤魂。曾經的甜蜜和纏綿,不經意間,流淌成心間的淚痕,結痂成回憶時的疼痛。

再次獨自走過你我一起漫步的街角,擁賞的霓虹,那浸透你我歡笑的沙灘長堤,還有你我常去的港灣小吃攤……一切一切還清晰在眼前,只是景依然人不同。而今獨賞月色映照的花海樓閣,花旋開了往昔的浪漫卻觸碰了傷感,閣院隱下了熟悉的身影卻裸露了冷冷的眼眸。含淚剪斷心頭牽絆的長線,打一個心結,繞緊滿腹的嗟嘆,再也無心賞花影搖曳,這月下的清幽覆蓋傾城的憂傷,心痛要如何隨時間消散。

如今模糊的背影仍能觸痛依然清晰的情愫,誰使快樂停步傷痛延續,強抿的笑怎能歡甜依然。記憶如能像流星般滑落無痕,不留任何傷感的片段,一聲嘆息的瞬間,讓淚流乾痛走遠,這樣的夜獨自戀上屏前的鍵盤,指尖撫觸的傷感耀然屏端,單調而安靜的孤單,敲擊聲中只聽得見思念的蔓延,思緒如浪湧中的小船,在激浪中翻轉,當四周寂寂無聲的時候​​,才發現不知從何時​​起對這靜夜的孤單竟是如此的依戀……

疏影落花怎堪憶,馨香幾瓣賦屏談。

靜靜地月夜映照著孤影,靜靜的長街擴大喧囂後的寂寥,耳邊飄過清冷的風,眼前明滅著七彩的霓虹,這樣的夜,這樣的景,突然有種傷感從心間悄悄湧動。街燈拉長了孤影,清風吟誦著心間的嘆息,曾經滄海難為水,品過百味的流年,情思斑駁的心訣別姚燁的華年,人生過半心卻越來越孤單,是自己太過固執,還是看透了紅塵把心封閉,身邊穿梭匆匆的人群,卻再也不能敞開傷痕累累的心扉。遠處遙遙飄來馨馨的花香,微微熏醉了心緒,我多想自己也是一枝清雅的花,嬌豔的開瀟灑的落,就算是一株妖媚的曼陀羅,也甘願苦守千年的寂寞,然後讓含情的花瓣落入千年輪迴的痴盼,輾作塵泥無怨無悔,可惜這只是美好的念。遠處憂傷的歌聲緩緩而起,伴著暗淡的思緒飄浮在寂寂的夜空,聲聲嘆息抹去落在心尖的淚痕,句句嗟嘆揉碎飄在眼前的笑顏。不知不覺已近子夜,原來憂傷還可以抗拒恐懼,以前的我絕不敢深夜獨自外出,那時你常常捏著我的鼻子說我是膽小鬼,可你知道嗎?現在哪個膽小鬼變成了暗夜的遊魂,不再懼怕黑暗夜色下的孤單,反而痴痴相戀這寂靜的無遮無攔。

沒有你的日子,漸漸戀上了夜的黑,喜歡黑暗掩蓋下的放縱,喜歡流動在黑媚裡的寂寥,獨自品味著蝕骨的感傷。讓那往日溫馨的港灣蛻變成今日憂傷的心巢,讓孤獨的影子映照往日相擁嬉鬧的窗櫺,而今,月色拉長屏前獨坐的影,任修長的指尖敲擊思緒縈繞的塵煙,書寫殤魂裡埋藏的詩篇。暗傷湧動,頻頻激起殤海裡的層層漣漪,慢慢綻開記憶裡的章節,回憶雖然含殤卻依舊能在嘴角揚起笑意,我知道,只有你能喚醒我心底最溫柔的那一抹心痕,任誰也無法取代你彌留在腦海裡的溫存。儘管你最終用離別斑駁了流年,愛如塵煙一樣消散,那個殘酷的轉身,絕情的畫上我心裡最難以平息的句點,從此我成為月影下潔靜的魂,正如月影中飛舞的花瓣,獨自在靜靜地夜色裡游盪,用傷痛的舞步翩飛成詩行,寫一段流年的月影幽魂,句句浸透著淚滴,刻滿傷痕。

窗外清風搖醒了花影,聲聲呢喃觸皺了心簾,旋開的玫瑰,繾落了成雙的影,打濕了夜色的眼眸,花香遮蓋了喘息著的痛,讓彌散在脈絡裡的殤流動成屏幕上的心語,讓那絲絲入扣的愁緒散落在天幕,凝結成顆顆閃耀的星,夜夜陪伴我獨單時的身影。

塵埃落定紅顏老,孤燈寒月映玉容

誰在月色朦朧中綻開思念的詩行,把散落在回憶裡的顏容臨摹成絹,讓凡塵中美好回憶載入心脈的詩篇,月下的柔情凝結在指尖,痴心摒棄雜念,讓心緒隨輕柔的歌聲靜靜地流淌,看那一縷香魂縈繞的月影伴塵埃落定,讓孤燈映照禪心的妝容。

月光的銀輝散落在窗前,思念裡的影子也被蒙上薄薄的輕紗,再憶起從前不再淚濕容妝,月影映花影,為誰傾城,心痕遮淚痕,捻碎舊痕。今夜含笑入夢,觸碰月光裡溫柔的影。

指觸琴鍵,心做弦,用柔情彈奏一曲心音。君已去,夜未央,塵埃落定,誰凝望滄海彼岸。如今把月色中那兩行滑落的淚繾飛成詩意的雨,感傷不再蔓延,一縷孤單的月影束緊夜的詩情。回望中的煙雲紅塵,也曾笑靨如花,也曾玉麵粉頰,如今容顏老去芳華逝,夜幕下依舊是那顆純思恬然的芳心,又何妨裸露顏容的衰老光陰的流逝。如今把你的微笑摒住,捻做掌心的脈絡,凝住那回眸的往昔……


繼續閱讀
2011/05/04

四十歲的女人

日正午,我一字一句地在電腦上敲著,一旁的他促狹道,已經是日偏西了。

大把的光陰流逝,渾然​​不覺已被時光無形的手推搡著走到了人生的中點。不再貪戀遠處的山頭了,攀至頂峰,或許還需要足夠的勇氣和時間。而此刻,我更願意慢下來,一路走,一路欣賞沿途的景緻。夕陽徐落,晚霞把天空織成華麗的雲錦。一莖花,一葉草,一脈潺潺的溪流間都塗抹著濃濃淡淡的溫情。青春的腳步趔趄而匆忙,總是要經過幾起浮沉,方才悟出這慢下來的人生有多美妙女傭

四十歲的年齡,應該是女人的一道檻吧。檻外,是奼紫嫣紅的歲月,一腳邁進去,始知檻內已是蒹葭露冷了。 “擬把疏狂圖一醉”,算了吧,那是年輕人才做的事情,“天子呼來不上船”也只不過是一個輕狂少年的鋒芒畢現。四十歲的女人,更像一個理智嫻熟的舵手,牢牢地掌控著那條叫做家庭的小舟,不期望暴風雨來得再猛烈些了,只希望歲月這條河能順風順水,自己駕馭的小船能平穩地駛過一個又一個渡口,抵達幸福的彼岸防蚊網

從詩一般濃烈的季節裡走了出來,四十歲的女人是一篇平實質樸的散文。華麗的詞藻,去了,虛情的矯飾,去了,字裡行間充溢著簡單的滿足與快樂。人生不是一道繁瑣的程式,絞盡腦汁的加減乘除,也許會帶來短暫的金錢與財富,卻換不來永恆的愛,換不來持久的溫暖與關懷。

四十歲的女人,眼神裡多了一種淡泊與寧靜。榮譽,寵辱,名利,那些曾經為之嚮往的東西,如今看來,也不過是一道道韁鎖,鎖住了自由的性靈。不,不是徹底的與世無爭,只不過是在一次次取捨之間懂得了,退一步海闊天空。不再保持一種昂揚的姿態了,而是更願意把自己放回到低處,在安靜中盡享人生的清涼。

四十歲的女人是一曲裊裊的清韻,舒緩地熨過心靈上的每一道皺褶;四十歲的女人是一幀徐徐展開的水墨捲軸,泛黃的頁面上疊印著歲月的年輪,眉眼裡卻依舊山清水秀。四十歲的女人用一根叫做珍重的細線穿起了一個個平常的日子,陽光下有了金屬的質感和細碎的光澤……

清晨,攬鏡自照,眼角的皺紋若隱若現。四十歲的女人,與美麗無緣了,卻憑添了幾分風韻。歲月一層層打磨,一張棱角分明的臉漸漸溫和,圓潤,浮囂散去,留下了愛,溫暖,和智慧,底色愈發生動起來食品批發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