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2010/05/26

學會等待

懂得了等待
  
從來沒有人告訴我等待是什麼?因為它太普通。可是,自從有了那場雪,我開始懂得了等待……

兒時,每天都等待著媽媽的身影出現在門口,伸出雙臂來抱我,那時候等待就是對母親的依戀。上學時,又在盼望著寒暑假,可以擺脫書本,背起行囊走向大自然,這時候等待就是對無拘無束、對天空、對綠樹、對一切沒有束縛事物的嚮往。長大後,還是在等待,等待著有一個機會,考上一個理想的大學,抓住一個舒心的工作,開始屬於自己的生活。等待著擁有一個家,等待一個在等待著我的人。

也許是經歷了太多的等待,漸漸地我有點喜歡等待的感覺了。它不偉大,但它真實,它充滿了希望,它讓你相信你要的也許馬上就會來臨,所以一個在等待的人是可以容忍寂寞的,只要那個人懂得等待的意義。

等待就是嬰兒呱呱墜地時的第一聲啼哭;等待就是在輕輕吟唱的搖籃曲和輕拍嬰兒的那一雙柔軟的手;等待就是兒子遠歸時母親唇邊幸福的微笑和眼角的淚花;等待就是在飄著紛紛細雨的天氣裡,情人手中的那一把雨傘;等待就是每天更換的一朵又一朵的玫瑰,以及送花人希望聽到的卻始終沒有聽到的來自她的那一句“Iloveyou!”;等待就是雖然已至深夜,卻依然不願睡去,而在盼望電話鈴響起時的那一聲輕輕的嘆息,等待,就是我的手機短信發出後的回音,等待,就是接到短信後,顯示的卻不是來自你的回復和問候而帶來的失望和焦慮,等待就如同今天這樣一個寂寞的夜晚。

  有人說過嗎?情至深處,等待也是美麗的,等待是一種平凡但卻深厚的情感。有時候它是對未來的希望;有時候它是對歲月的無奈;有時候它是對幻想的眷戀;有時候它是對昨天的嘆息;更多的時候,無論在親人、朋友、還是在情侶之間,等待就是愛,就像那首英文老歌裡唱的:“whereveryougo,whereveryoudo,Iwillberightherewaitingforyou,Itookforgrantedallthetime,thatIthoughtwouldIadtsomehow,Hearthelaughter,Itastethetears,ButIcannotgotnearyounow。whateverittakes,orhowmyheartbreaks,Iwillberightherewaitingforyou。。”------也就是:無論你去哪裡,無論你在做什麼,我會在這裡等你……無論發生什麼,無論我的心有多麼破碎,我會在這裡等你。

不說我在等待中錯過我想要的,因為錯過的就不是我該去等待的。生活中不存在錯過,只是有些人,有些事,有些機會與我沒有緣分。相信這一點:是我的一定會在你身邊駐足;不是我的,我也無法用等待來把它得到。生活不會是完美的,但也惟有它存在著缺憾,我得到的一切才會倍感珍貴。

也不說最終我沒有等到我想要的,生活不就是一個等待的過程嗎?我在等待中不是已經快樂過,憂傷過,希望過了嗎?就像我們去看那一片湖水,所有值得紀念的和回憶的故事都是在不經意中發生的,我們的心早已經盛滿那一片湖水,我們的情早已經遙寄兩葉輕舟,我們的風景,早已經飄落在紅酒映紅的臉頰上,凝視的清眸裡。還記得第一次相遇對酒時的坦誠和信任嗎?還記得你娓娓訴說自己故事時臉上的淚珠嗎?還記得那部電影嗎?還記得那雨中的你我嗎?還記得那一場飛雪嗎?看得見風景的房間,並不是因為看得見房間裡的風景才可愛,才值得記憶,而是房間裡發生過一個可愛的故事。

等待就是人生,我不敢盼望著自己的人生總是充滿激情和浪花,火爆地容不下一點點寂寞與平靜,那樣將一定會很累。

人生也許該像初春的太陽,溫暖但不過分,激情只有在平和的等待中出現才會顯出它的價值與力量。

別說等待有多麼偉大,它僅僅在編織著我的生命,只是我愛的人會因為我的等待而感到寧靜和安詳,我所愛的人會因為我的等待而倍加珍惜我的存在。她會說:“有你真好。”

在這樣一個夜晚,我依舊在默默地等待,不得不等待,因為有夢。

在這樣一個夜晚,我依舊在痴痴地等待,不能不等待,因為有情。

中港租車 清拆 兒童畫班
繼續閱讀
2010/05/07

我是一只螞蟻

我是一隻螞蟻,是的,小小的,黑黑的,瘦瘦的螞蟻,我的一生彷彿都在地上來來去去,往往還還,你們肯定沒有註意過我,因為我是那麼的不引人注目,為什麼要你們注目呢,我只是一隻螞蟻而已。

可是,在你們看不到的地方,我也有自己難以忍受的重任,也有不可言說的傷痛,也有不可排解的憂傷,是的憂傷,他們說我是一隻憂傷的螞蟻。
  
因為,我也有自己的家。

有家,有愛,有後代,就會有憂傷。

我的孩子們,小小的,白白的,胖胖的,當然,他們也是螞蟻,但是請不要這樣叫他們,因為我通常都是叫他們寶寶的。

我的寶寶們,現在正躺在那間小小的房間裡,在那個屬於他們自己的空間裡,他們無憂無慮,他們呼呼大睡,有時,他們會舒服的伸一個大大的懶腰,只有我能看見的他們的歡笑,在那些沒有知覺,沒有記憶的歲月裡,我也曾經這樣度過,舒服的忘乎所以,舒服的難以自禁,舒服的一切都不存在了,只有香香的夢,每當我站在門口,注視著他們,我的心,就像悄然綻開的睡蓮一樣,在我黑黑的臉上,會有一絲微笑劃過,一閃而過,就像輕風吹過湖面,顯現出輕輕的微微的波紋一樣,我的歡樂,一閃而過,只在這個時候,他們說我不是憂傷的,他們說我是愉悅的,是的,想起那些美好的時光,誰不愉悅呢?只有這時,我是一隻愉悅的,螞蟻。

我的寶寶們在睡眠中,身上會漸漸變色,他們會變的通體透出一種黃閃閃的色彩,有一點點透明,可是那黃色,卻像與生俱來一樣,於是,我的寶寶們,就像成熟的穀粒一樣,躺在我的家裡,從他們身上發出的奶香,跟穀粒的香味一樣,不,比最香的穀粒還要香,我忍不住想去親吻他們,去撫愛他們,於是,我的家就變成了一個大大的穀倉了,那些金黃的小穀粒們,正躺在我的家裡。不要笑我,我最大的夢想,不過是有一個裝滿了穀粒的倉庫,我和我的孩子們可以躺在上面呼呼大睡,醒了就吃,吃累了再睡,這是我小小的夢想,真的,前兩天,我還過一個這樣的夢,夢裡的那些穀粒啊,真香,真香啊。

待到我的寶寶們再長大一點點,他們就會變成黑色的,像他們的爺爺,像他們的父親,像他們的兒子一樣,黑色的,小小的,瘦瘦的,這個時候,我們全家人會聚會在一起,為他們準備一片新鮮的,帶著露珠的,百合花的花蕊,讓他們慢慢的,細細的品嚐,看著他們的貪婪的樣子,我忍不住會落淚,因為在他們的一生中,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嚐到這種叫甜的味道了。

然後,我會一本正經鄭重其事的告訴他們,剛剛嚐過的那種味道叫甜,從今天開始,我們就永遠不會再嘗這種味道了,甜,不過如此,甜,僅此而已,甜,沒有意思,我們是螞蟻,生下來,我們就不屬於這種味道,或者說,這種味道不屬於我們,我們是螞蟻啊,苦,才是我們的,我們的人生,我們的標籤,就是苦,人世間,最有意思,最有意義的就是吃苦,成功的螞蟻都是能吃苦的螞蟻,不吃苦中苦,難成蟻上蟻嗎。說完以後,我的孩子們,我的寶寶們,不,現在是螞蟻了,有的會充滿期待,有的則會惶惑不安,有的甚至會哭出聲響,那些哭出聲響的,以後都會成為憂傷的螞蟻,像我一樣憂傷的螞蟻,而另外的,則會成為堅強的螞蟻。

最後,我的手指向門外,那裡,廣闊的天地,等著我們螞蟻去開拓,去研究,去發現,我的孩子們,噢,讓我最後一次這樣叫他們吧,他們會浩浩蕩盪洶湧澎湃的沖向外面的世界,我站在門口看著他們,感動,悄悄佔據我的心扉,像有一隻蜻蜓用他的尾巴點過我的心海一樣,我被感動的無以復加,是的,這就是我的孩子們,這就是我們螞蟻們,我的爺爺,父親,我,我的兒子,孫子,都會這樣走向外面的世界,頭也不回的開始我們忙忙碌碌普普通通平平凡凡實實在在的螞蟻的人生。
  
為什麼不呢?他們說世界是圓的,他們說世界是一個環,沒有絲豪的縫隙,我們就沿著這個環走過,從這頭走到那頭,從那頭走向這頭,從白天走到黑夜,從黑夜走向白天,從活著走到死亡,從死亡走向活著。

是的,我是一隻螞蟻,一隻自豪的螞蟻,我也是一隻憂傷的螞蟻。

如果,你在蟻群中,發現一隻流著淚的,忙的不可開交的螞蟻,那一定就是我。

我的一生就是那樣,憂傷的忙碌著,忙碌的憂傷著。

收集美文: 想家的熱帶魚. 這個世界的好人. 窗外,紫羅蘭花開. 美妙的世界. 為有理想的人喝彩.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