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7/06

細碎的時光

細碎的時光,雕刻指尖磨平的歲月,站在海角之外,屬於我們相愛的見證悄然在流年裡散去,天涯之後,漠然相望。

緊鎖的額梢浮去遮住眼簾的漫雲,也許什麼話都不說,什麼理由都不需要,只要你想,我都會滿足你所想要的結果,所以通淋巴作用,當你絕然說畫上句號時,我真的接受,唯願你幸福。

海的彼岸,洶湧的波濤漸漸平靜下來,當蝴蝶知道,斷翼的自己永遠飛不過滄海時,心也徹底荒涼,不是等待就可以換來一切,不是真心就可以擁有一切,不是放棄一切就可以信守愛的地久天長,真的不是。

拖著疲憊不堪的身子,倚窗而立,不敢睜開雙眼面對一望無際的黑暗,頷首聆聽被風吹過的聲音,眼淚滑落的剎那,親手葬送往事。淒涼的夜景,擾亂零度血液,本是沒有溫度的指尖,觸及不懂疼痛的鐵欄,只聞得一陣血腥,瀰漫在毫無生機的夜幕中。

七月,如期而至,仲夏之季的凌晨,耳邊再也聽不到關於你的一點一滴,也許是封鎖,也許是隔絕抑鬱症,也許是逃避。不見的時候,不會心痛,不聽的時候,不會心寒,於是,我便習慣穿梭在黑夜中,尋找一個與你無關,與我無關,與情無關的空間,輕輕擱淺屬於我們的童話。那些所謂的浮華,所謂的真實,所謂的幸福與快樂,所謂的平淡與安然,都在時光逆轉的瞬間,蕩然無存。

相愛於海角,相望於天涯,之所以是相望,只是想靜靜的眺望,默默的祝福,保留心中唯一一份專屬你的念想貨倉架。請原諒,我做不到相忘江湖,只因故事太過銘心,相忘說得太過輕巧,而記憶不允許我塗抹,如此,望即是忘,而忘非望。

漫步在黃昏下的城景,被夕日餘輝灑滿金黃色,藉著一縷清風,拭去昨日的憂傷,相望念安,不聞不見,天涯與海角,有緣自會相逢。


來不及遺忘的悲傷←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不要讓我在痛苦裡等你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