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5/07

我是一只螞蟻

我是一隻螞蟻,是的,小小的,黑黑的,瘦瘦的螞蟻,我的一生彷彿都在地上來來去去,往往還還,你們肯定沒有註意過我,因為我是那麼的不引人注目,為什麼要你們注目呢,我只是一隻螞蟻而已。

可是,在你們看不到的地方,我也有自己難以忍受的重任,也有不可言說的傷痛,也有不可排解的憂傷,是的憂傷,他們說我是一隻憂傷的螞蟻。
  
因為,我也有自己的家。

有家,有愛,有後代,就會有憂傷。

我的孩子們,小小的,白白的,胖胖的,當然,他們也是螞蟻,但是請不要這樣叫他們,因為我通常都是叫他們寶寶的。

我的寶寶們,現在正躺在那間小小的房間裡,在那個屬於他們自己的空間裡,他們無憂無慮,他們呼呼大睡,有時,他們會舒服的伸一個大大的懶腰,只有我能看見的他們的歡笑,在那些沒有知覺,沒有記憶的歲月裡,我也曾經這樣度過,舒服的忘乎所以,舒服的難以自禁,舒服的一切都不存在了,只有香香的夢,每當我站在門口,注視著他們,我的心,就像悄然綻開的睡蓮一樣,在我黑黑的臉上,會有一絲微笑劃過,一閃而過,就像輕風吹過湖面,顯現出輕輕的微微的波紋一樣,我的歡樂,一閃而過,只在這個時候,他們說我不是憂傷的,他們說我是愉悅的,是的,想起那些美好的時光,誰不愉悅呢?只有這時,我是一隻愉悅的,螞蟻。

我的寶寶們在睡眠中,身上會漸漸變色,他們會變的通體透出一種黃閃閃的色彩,有一點點透明,可是那黃色,卻像與生俱來一樣,於是,我的寶寶們,就像成熟的穀粒一樣,躺在我的家裡,從他們身上發出的奶香,跟穀粒的香味一樣,不,比最香的穀粒還要香,我忍不住想去親吻他們,去撫愛他們,於是,我的家就變成了一個大大的穀倉了,那些金黃的小穀粒們,正躺在我的家裡。不要笑我,我最大的夢想,不過是有一個裝滿了穀粒的倉庫,我和我的孩子們可以躺在上面呼呼大睡,醒了就吃,吃累了再睡,這是我小小的夢想,真的,前兩天,我還過一個這樣的夢,夢裡的那些穀粒啊,真香,真香啊。

待到我的寶寶們再長大一點點,他們就會變成黑色的,像他們的爺爺,像他們的父親,像他們的兒子一樣,黑色的,小小的,瘦瘦的,這個時候,我們全家人會聚會在一起,為他們準備一片新鮮的,帶著露珠的,百合花的花蕊,讓他們慢慢的,細細的品嚐,看著他們的貪婪的樣子,我忍不住會落淚,因為在他們的一生中,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嚐到這種叫甜的味道了。

然後,我會一本正經鄭重其事的告訴他們,剛剛嚐過的那種味道叫甜,從今天開始,我們就永遠不會再嘗這種味道了,甜,不過如此,甜,僅此而已,甜,沒有意思,我們是螞蟻,生下來,我們就不屬於這種味道,或者說,這種味道不屬於我們,我們是螞蟻啊,苦,才是我們的,我們的人生,我們的標籤,就是苦,人世間,最有意思,最有意義的就是吃苦,成功的螞蟻都是能吃苦的螞蟻,不吃苦中苦,難成蟻上蟻嗎。說完以後,我的孩子們,我的寶寶們,不,現在是螞蟻了,有的會充滿期待,有的則會惶惑不安,有的甚至會哭出聲響,那些哭出聲響的,以後都會成為憂傷的螞蟻,像我一樣憂傷的螞蟻,而另外的,則會成為堅強的螞蟻。

最後,我的手指向門外,那裡,廣闊的天地,等著我們螞蟻去開拓,去研究,去發現,我的孩子們,噢,讓我最後一次這樣叫他們吧,他們會浩浩蕩盪洶湧澎湃的沖向外面的世界,我站在門口看著他們,感動,悄悄佔據我的心扉,像有一隻蜻蜓用他的尾巴點過我的心海一樣,我被感動的無以復加,是的,這就是我的孩子們,這就是我們螞蟻們,我的爺爺,父親,我,我的兒子,孫子,都會這樣走向外面的世界,頭也不回的開始我們忙忙碌碌普普通通平平凡凡實實在在的螞蟻的人生。
  
為什麼不呢?他們說世界是圓的,他們說世界是一個環,沒有絲豪的縫隙,我們就沿著這個環走過,從這頭走到那頭,從那頭走向這頭,從白天走到黑夜,從黑夜走向白天,從活著走到死亡,從死亡走向活著。

是的,我是一隻螞蟻,一隻自豪的螞蟻,我也是一隻憂傷的螞蟻。

如果,你在蟻群中,發現一隻流著淚的,忙的不可開交的螞蟻,那一定就是我。

我的一生就是那樣,憂傷的忙碌著,忙碌的憂傷著。

收集美文: 想家的熱帶魚. 這個世界的好人. 窗外,紫羅蘭花開. 美妙的世界. 為有理想的人喝彩.




生活兩種心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學會等待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