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5/26

學會等待

懂得了等待
  
從來沒有人告訴我等待是什麼?因為它太普通。可是,自從有了那場雪,我開始懂得了等待……

兒時,每天都等待著媽媽的身影出現在門口,伸出雙臂來抱我,那時候等待就是對母親的依戀。上學時,又在盼望著寒暑假,可以擺脫書本,背起行囊走向大自然,這時候等待就是對無拘無束、對天空、對綠樹、對一切沒有束縛事物的嚮往。長大後,還是在等待,等待著有一個機會,考上一個理想的大學,抓住一個舒心的工作,開始屬於自己的生活。等待著擁有一個家,等待一個在等待著我的人。

也許是經歷了太多的等待,漸漸地我有點喜歡等待的感覺了。它不偉大,但它真實,它充滿了希望,它讓你相信你要的也許馬上就會來臨,所以一個在等待的人是可以容忍寂寞的,只要那個人懂得等待的意義。

等待就是嬰兒呱呱墜地時的第一聲啼哭;等待就是在輕輕吟唱的搖籃曲和輕拍嬰兒的那一雙柔軟的手;等待就是兒子遠歸時母親唇邊幸福的微笑和眼角的淚花;等待就是在飄著紛紛細雨的天氣裡,情人手中的那一把雨傘;等待就是每天更換的一朵又一朵的玫瑰,以及送花人希望聽到的卻始終沒有聽到的來自她的那一句“Iloveyou!”;等待就是雖然已至深夜,卻依然不願睡去,而在盼望電話鈴響起時的那一聲輕輕的嘆息,等待,就是我的手機短信發出後的回音,等待,就是接到短信後,顯示的卻不是來自你的回復和問候而帶來的失望和焦慮,等待就如同今天這樣一個寂寞的夜晚。

  有人說過嗎?情至深處,等待也是美麗的,等待是一種平凡但卻深厚的情感。有時候它是對未來的希望;有時候它是對歲月的無奈;有時候它是對幻想的眷戀;有時候它是對昨天的嘆息;更多的時候,無論在親人、朋友、還是在情侶之間,等待就是愛,就像那首英文老歌裡唱的:“whereveryougo,whereveryoudo,Iwillberightherewaitingforyou,Itookforgrantedallthetime,thatIthoughtwouldIadtsomehow,Hearthelaughter,Itastethetears,ButIcannotgotnearyounow。whateverittakes,orhowmyheartbreaks,Iwillberightherewaitingforyou。。”------也就是:無論你去哪裡,無論你在做什麼,我會在這裡等你……無論發生什麼,無論我的心有多麼破碎,我會在這裡等你。

不說我在等待中錯過我想要的,因為錯過的就不是我該去等待的。生活中不存在錯過,只是有些人,有些事,有些機會與我沒有緣分。相信這一點:是我的一定會在你身邊駐足;不是我的,我也無法用等待來把它得到。生活不會是完美的,但也惟有它存在著缺憾,我得到的一切才會倍感珍貴。

也不說最終我沒有等到我想要的,生活不就是一個等待的過程嗎?我在等待中不是已經快樂過,憂傷過,希望過了嗎?就像我們去看那一片湖水,所有值得紀念的和回憶的故事都是在不經意中發生的,我們的心早已經盛滿那一片湖水,我們的情早已經遙寄兩葉輕舟,我們的風景,早已經飄落在紅酒映紅的臉頰上,凝視的清眸裡。還記得第一次相遇對酒時的坦誠和信任嗎?還記得你娓娓訴說自己故事時臉上的淚珠嗎?還記得那部電影嗎?還記得那雨中的你我嗎?還記得那一場飛雪嗎?看得見風景的房間,並不是因為看得見房間裡的風景才可愛,才值得記憶,而是房間裡發生過一個可愛的故事。

等待就是人生,我不敢盼望著自己的人生總是充滿激情和浪花,火爆地容不下一點點寂寞與平靜,那樣將一定會很累。

人生也許該像初春的太陽,溫暖但不過分,激情只有在平和的等待中出現才會顯出它的價值與力量。

別說等待有多麼偉大,它僅僅在編織著我的生命,只是我愛的人會因為我的等待而感到寧靜和安詳,我所愛的人會因為我的等待而倍加珍惜我的存在。她會說:“有你真好。”

在這樣一個夜晚,我依舊在默默地等待,不得不等待,因為有夢。

在這樣一個夜晚,我依舊在痴痴地等待,不能不等待,因為有情。

中港租車 清拆 兒童畫班


我是一只螞蟻←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這個秋天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