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1/06

短篇書評—自民党:政権党の38年

20099月,日本自民黨一黨獨大的體制正式畫下句點,迎來的是充滿不確定性的政黨政治變遷。但不論如何,自民黨毫無疑問仍是分析、理解日本政治變遷的重要研究主題。畢竟過去曾經是「研究自民黨就意味著研究日本政治」的時代,而自民黨之於日本,也從來不只是一個單純的政黨,在如此長期穩定的執政下,早已成為日本政治的基幹構造,而黨內權力結構與政策的轉換也直接連結到日本政治的變化。


本書第一版於1995年付梓,馬上成為討論自民黨之經典;此次書評版本為2008年出版的文庫本版。全書分成6章,附錄為作者對於日本政局現況的分析。從1955年五五體制開始到1993年眾議院敗選為止,作者按照歷史順序將這段超穩定單獨統治期分成幾個階段,分別是50年代的建立期(第一章) 60年代到70年代中的黃金時期(第二章);歷經高峰期後,自民黨因為內部嚴重對立而進入70年代後半的動搖期(第三章);在「和的政治」(降低黨內派閥對立程度)的氛圍下,自民黨進入80年代的再生期(第四章);但隨著派閥對立被刻意壓抑同時,自民黨也逐漸失去活力與彈性,最後走向90年代的崩壞期(第五章)。有別從1955年開始論述自民黨的書籍,作者認為自民黨是戰前日本民主政治的遺產,所以特地將日本政黨政治的起源作為序章,並且再評價岸信介首相的功過。事實上,作者認為並非吉田茂,而是岸奠定了往後數十年黨內運作機制及日本內政及外交路線。

如前所述,作者刻意整理了戰前政黨政治的起源以及戰後自民黨成立前10年間(1945-1955)政黨政治的變化。最初是原型政黨,[1]但隨著普選制度逐漸落實,政黨形態也開始產生變化,議員數量的增加以及開始以政黨為民主政治的中心是兩大特徵。戰後,由於「公職追放」政策,許多政壇重要人士遭到逮捕,政治場域的空洞化使政黨進入群雄並起的戰國時代,不過很快的就朝左右兩翼進行政黨整合。到了1950年,一方面社會黨席次穩定增加,另一方面保守三黨[2]也整併成自由黨以及國民民主黨。1951年開始,受到公職追放處分的菁英們例如岸信介、鳩山一郎重回政壇,對吉田內閣造成巨大的挑戰。鳩山等人反對吉田茂路線,也希望早日恢復日本獨立,因此這些舊自由黨幹部們聯合起來形成反吉田勢力,後來更脫離自由黨另組鳩山自由黨。時值少數政府的吉田內閣,雪上加霜遇到造船業對於政府高官的行賄事件,[3]鳩山等非自由黨的保守政黨進一步整合成為民主黨,聯合社會黨通過內閣不信任案讓吉田茂下台。接著面臨社會主義陣營的整合成功,自由黨及民主黨決定在19551115日合併成立自民黨,五五體制正式形成。

進入60年代,不僅黨內權力的分布,在外交與內政路線上,自民黨也逐漸產生變化。50年代後半的權力鬥爭焦點,在於獨立自主後的日本該採取甚麼樣的發展方針,是經濟主導還是重軍備的正常國家?鬥爭反映到國家發展方針的辯論,可說是戰後對立最激烈的一段時期。[4]最後在岸信介的主導下,確立了自民黨保守本流路線。[5]安保改定後,自民黨便將修憲問題束之高閣,轉變成經濟發展優先的政黨。池田勇人首相時期,喊出國民所得倍增計畫,日本經濟起飛,實現了第二大經濟體的地位。這段過程中,自民黨內部也產生質變。第一個變化是完成以當選回數為基礎的人事系統,第二個變化是世襲議員的大量出現。世襲議員的大量產生,促使派閥進一步公開化、固定化成為自民黨的次級組織,有大志者皆循此終南捷徑。田中角榮更是操作派閥政治的天才。但可惜他的能力並無法帶領提前完成所得倍增的日本克服內憂(找不到下一個努力的目標)、外患(美中接近、石油危機等外部挑戰)

在險峻的70年代,自民黨無法帶領日本跨越困境,支持度一路下滑,即便如此,田中角榮與福田赳夫對立態勢依舊激烈。然自民黨嗅到了民意對於這樣一個長期政權的厭煩,所以反省過激的派閥對立,在「和的政治口號中,誕生了鈴木內閣。80年代的鈴木內閣,派閥對立有意識的被壓抑,在內閣閣員的挑選上,開始注重派閥力學的平衡穩定。這樣的現象有好有壞,好的一面是讓自民黨不因過於激烈的內部對立而導致分裂,但壞的一面則是派閥的政策本位性、派閥領袖的神才魅力(charisma)不受重視,使得「派閥間辯論」此一自我進步的源泉漸漸乾涸,自民黨也漸趨保守,加上二世議員的大量出現,自民黨更像是一種政治上的卡特爾組織。

視野狹窄僵化、政治甄補世襲化,如此老態龍鍾的自民黨,無力面對冷戰結束後各種挑戰,加上昔日大票倉農業人口的大量減少以及小澤一郎等人的反動出走,終於在1993年眾議院選舉各黨未過半的窘境下,在野七黨組聯立政權,終結長達38年的政權。不過聯合內閣內鬨不斷,1994年自民黨又取回政權了。

1993年為分水嶺,前後自民黨有哪些不同之處,作者在附錄中作了比較。他認為有三個面向,第一,除了2005年小泉的郵政總選舉之外,自民黨的得票能力低下,實已不可能單獨執政,聯合一小黨組穩定多數已成慣例。第二,出現了足以匹敵自民黨的在野黨。第三,派閥產生改變,又開始產生對立,派閥內部也出現權力鬥爭。並且,沒有經歷過黨三役以及重要政府職位的菁英一樣有機會可以成為總裁、出任首相。

綜觀分析,本書所採用的研究途徑,是結構化的歷史研究途徑(Structured historical research approach)。所謂的結構化,指不單是按照年代順序交代自民黨的歷史,而是強調當時的政治環境,試圖配合著對國內政治結構的解析,闡釋影響日本政治發展的事件發生的原因。舉例來說,作者總結促使自民黨出現的條件,第一為冷戰因素,使得保守主義政黨不得不結合以阻擋社會黨的壯大;第二個因素是中選區制,造成社會黨日後的衰敗。SNTV也影響了自民黨內部派閥的形成。此制使候選人容易同黨操戈,因此尋求派閥領袖資金奧援以拓展政治生命,相對的派閥領袖也依賴子弟兵們問鼎大位。故而自民黨成立不過數年,派閥體系就十分成熟了。可以說,冷戰格局、SNTV、派閥政治,三位一體式地構成了自民黨及當代日本政治的圖像。

也由於作者深厚的政治科學理論素養,相較於動輒大部頭的政黨政治歷史書籍,本書篇幅十分精簡。即使如此,在刻劃自民黨結構,演繹黨內權力的折衝如何影響國家政策等面向上,卻使讀者有著極為鮮明銳利的印象。更難能可貴的是,除了鉅觀層面以外,也兼顧了對政治領袖們的微觀側寫,使本書更憑添許多趣味性。

但本書仍有美中不足之處。第一,序章關於戰前政黨政治的推移,或許受限於篇幅,作者無法詳盡描寫乃至讀之仍有不甚明白之感。大正民主時代政黨變遷的複雜度不下於戰後,然本書竟沒有圖表以利理解各個政黨之間的關係為何。第二,1995年之後黨內權力結構遞嬗、政策方針的走向,其變化實不可以道里計。例如小泉純一郎的出現,就已經使自民黨不再如同過去的自民黨。一如作者認為岸信介時代的自民黨其實應該被稱為體制」,那麼小泉時代的自民黨又何嘗不可被視為是另一個新體制的出現呢?但作者在2008年出版文庫本時,針對1995年至今的自民黨的變化,僅用10頁左右的篇幅,作為本書附錄交代過去,似乎沒有意識到「小泉首相」實已帶給自民黨質變而僅作為補遺。但上述這些缺點對於這本經典來說,已是瑕不掩瑜。希望作者能在自民黨重新奪回政權時,補足1995年之後的部分,與時並進。


[1] 所謂原型政黨,即是相對於現代化的政黨形態有中央、地方黨部;委員會、大小黨鞭等等制度化的設計,純粹只是當時議會的議員基於意識形態或是利益考量而組成的一種團體(party)。由於當時有選舉權的只是當時少數特權階級,原型政黨與現今諸多被理所當然地視為政黨政治同義詞的原理原則(例如民主責任)都毫無關係。

[2] 分別為自由黨、民主黨、國民協同黨

[3] 當時逮捕了商官政三界共71(起訴34),史稱「造船疑獄」。

[4] 1960年發生了反對安保條約改定的示威運動,造成一名東大學生死亡,此突發事件使得艾森豪總統取消了原定訪問日本的行程,岸信介則於條約自動生效後辭職以示負責。

[5] 根據作者的定義,指企圖維持強化美日協調路線的政治勢力。而這股勢力是融合了吉田路線以及岸路線而來,直到現在,自民黨始終貫徹著美日協調=保守本流之本質



德日兩國眾議院選制比較←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