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08/18

我花了很多時間

照著想法行動
就必須勇敢
都有善與惡

鮮少冒險展現脆弱
有時跌個四腳朝天
緘默使這一切如同不存在

設定新的底線
也學著拒絕
製造新的盔甲
把更多的推於門外
 
不真的很確定
我應該抓對什麼
有時候不容易伸手一回
卻搞得滿手骯髒

永遠不夠成功
不能阻止急速崩壞
型塑了白目無禮

激動的擔心無稽之談
因為不夠敞開心胸
我不是來面對這種事的
這樣催眠

別想爭取愚民的認同
咒罵也多
在任何人眼中看來
一點都不酷

 


處處刁難←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該拖就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