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06/05

是有這麼一個人

我很難脫身
勉強擠一點笑
像無法再支撐

本來以為告一段落
一切都是真的
除此之外

人活著偶爾都會失誤的
我是這麼認為
用這種心情注視著她
 
企圖想要冷靜
但結果只是加深自己的恐懼
大發脾氣

明知道沒有那個本錢發怒
我真的不再是我了
成為一個全新的角色
處理這些事情

不過是因為處境窘迫
也只好忽視極其不適的身體狀態
逃避難堪
和不愉快

面前彷若堵著一座大山
卻無力攀爬
只是凝望

 


蒙蔽←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黃油相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