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2/23

我眼中的世界 (對一名眼科醫師的指控)



這張照片怎麼了?
標題是”我眼中的世界”,
沒錯!!
我眼中的世界就是這樣,
我, 
複視,
是一個把病人當白老鼠的醫師手下的犧牲品...

大約三歲的時候,
我在一次高燒之後,
我的雙眼變成了斜視,
兩眼的眼球亂轉,
老爸很心疼我這個寶貝女兒,
每天都很努力的幫我做復健,
就是在我前面用一根手指轉啊轉,
讓我的眼球跟著轉,
就這樣,
我慢慢練到可以單眼看,
如果另一眼歪了我還可以調回來.

但在大二時,
我到了我們的附設醫院眼科,
當時的鄭姓代理主任一直要我開刀,
還說這是小 case,
開刀成功率是百分之百,
涉世未深的我真的相信,
所以就準備開刀了.

在門診他叫了一個住院醫師幫我用很簡陋的目測的量角器量,
那位住院醫師就用目測的方式量出我歪斜的角度,
我當時想這可能是初步檢查,
開刀時一定會有更精密的儀器幫我測量.

結果事實並非如此,
第二天上了手術台,
他們並沒有進一步檢查,
當時我的心裡好毛,
手術花了好幾個小時,
我是清醒的,
還不斷的聽到這兩個醫師在交談,
隱約還聽到我的眼球的肌肉很薄很薄....

開完刀,
爸媽還有另一個同學扶著我回宿舍,
雙眼包著藥幾天後,
終於可以打開了,
但就在打開的那一霎那,
我的世界就變了,
從此,
我的世界就變了,
我的人生也變了,
所有的東西都是兩個,
而且我不知道哪個是真的,
剛開始走路時如果要經過有點窄的門或是公園的入口,
我就像失明的人一樣,
必須要張開雙手才不會撞到,
買東西的時候常常買回來的不是我要的,
因為我會拿到隔壁的東西,
最糟的是,
我不能開車,
雖然我後來考了駕照,
但是馬路兩條,
我不知道該走哪一條,...
我到別的醫院找了另一位醫師,
這時才知道他們的儀器先進多了,
而且知道斜視不應該兩眼同時開,
還知道已經20歲了開完很難復原...
我做了測驗,
我的立體感因為沒有焦點,
所以立體感出了問題,
凹的會看成凸的,
凸的也會看成凹的,...

因為沒有焦點,
所以兩眼的視力產生了競爭的問題,
漸漸的我就只能用一隻眼來看了,
所以我眼中的世界,
就成了各位看到的照片中的樣子,
當我用右眼看時,
右邊的影像就是完整的,
但左邊就多了一個,
兩個中間會有個模糊地帶,
影像如果距離我越遠,
看到的兩個影像則越遠.

寫這篇最大的用意是,
希望大家不要動非必要的刀,
開刀是個不可逆的方式,
很多醫師真的是想增加自己的經驗及賺錢,
所以可以昧著良心動不必要的手術,
目前這位醫師就在我家巷子外的健行路上,
開了一家規模不小的視X眼科,
還在繼續賺錢繼續在把人當白老鼠,
也有同事給他開雷射近視,
結果開了之後一輩子都要點眼藥水,
而且三十幾歲就戴了老花眼鏡,
這種得不償失的手術,
真的是會讓人後悔一輩子.

醫學生的課程不乏所謂的醫學倫理課,
但是有醫學倫理的醫師有多少?
大家心照不宣吧!



<轉貼>八八水患的思考←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腳趾無障礙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