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年11月23日

談古人名和字間之關連

古人有名有字,對於現代的學生而言,名跟字之間的關係,無疑是一件頭痛的事情,打從以前就想把古人名和字之間的關連性做一整理,但今天去過傳統中國文學後,發現已經有前輩將之整理完善,因此便在此加以載錄,以供大家參考。
---------------------------------------------------------------------------------------------------------------------- 淺談古人的名字 台南一中 張力中老師 撰補 在中國舊文化裡,人的「名」與「字」,有很明顯的分際。周代男子幼年稱名,成年之後稱字,死後稱諡。(《禮記˙檀弓上》:「幼名,冠字,…,死諡,周道也。」)不過,時有古今,詞有差異。現代人自我介紹時,常會講:「我的名字(name)叫李安,她的名字是叫林青霞」;而所謂「李安」、「林青霞」者,在古人看來,其實是姓名。彼等並不是本文所要討論的標的。 根據《禮記˙內則》記載可知:古代嬰兒出生三個月後,方由父親正式為之命「名」。這大概是從前醫衛條件差,出生滿三月,確定能存活,長輩才幫小孩正式取「名」。「名」是幼時在家供親長稱呼之用,通常稱「小名」,或叫「乳名」、「奶名」。先秦之世,人「名」或不忌雅俗,例如:晉成公名黑臀,魯成公名黑肱,齊桓公名小白,晉文公名重耳,鄭獻公名蠆(字子尾;「蠆」音ㄔㄞˋ,蠍子),鄭莊公名寤生,魯國孟孺子名彘--通常這是為了表示親暱,或是為了求長命百歲的厭勝(閩南人為子女取名豬屎、臭頭,同出一理。)。 成年後,人須另取供平輩和晚輩稱呼的名,它就是所謂的「字」(《禮記˙曲禮上》:「男子二十冠而字」;《儀禮˙士冠禮》:「冠而字之,敬其名也」)。一般說來,自稱、謙稱要稱「名」,親長對卑幼者也可稱名;尊稱、敬稱,必須稱「字」。平輩間,要稱字,否則即是不禮貌的行為(除非朋友間相熟到可以不拘禮法,但此不足為式)。此外,漢民族更有避諱的風俗,《左傳˙桓公六年》:「以諱事神」,也就是說:人亡歿之後,口頭不可再直呼死者之名,木主也不能直書其名。若為日後祭祀著想,理當在弱冠時取字。至於女子,也有字,《禮記˙曲禮上》言:「女子許嫁,笄而字。」倘未許聘,無婆家,則稱「待字閨中」。 關於字的格式,《儀禮˙士冠禮》說:「伯某父,仲叔季,唯其所當。」它先表示當事人在昆仲中的次序(如為獨子則不用),其次再排上和名相配的字,最後再加上男子美稱的「父」。例如:因禱於尼丘而生,為記其事,故叔梁紇(殷商之後,姓子,氏孔;叔梁是字,紇是名)名其子為丘;丘弱冠,字仲尼父(其上有兄孟皮);丘之六世祖名嘉,字孔父(子孫以其字為氏,後轉為姓)。後世簡省此法,或省略「父」字;或將「父」字改為「甫」。 另有在字前加「子」(男子美稱)的格式,例如:曾參(參借作「驂」,車乘之側馬),字子輿;冉求,字子有;司馬耕,字子牛;公西赤,字子華。而將「子」加在字後,則是後世模仿先秦卿大夫之諡號,例如:張禹,字長子;張衡,字平子;吳道玄,字道子。至於將表行第的符號放到字後,例如:晏嬰,字平仲;田完,字敬仲;也是模仿先秦稱諡的格式。 「名」與「字」,通常「字」由「名」衍生而來,意義上,有其密不可分的關聯。《白虎通˙姓名》說:「或傍其名而為之字者,聞名即知其字,聞字即知其名。」大體上,我們粗分為以下八大類︰ 一、同義互訓。名與字的意義相同,可以互相解釋。如:諸葛亮,字孔明;「亮」與「明」同義,甚且「孔」還有「大」之意。以此類推,宰予,字子我;端木賜,字子貢,杜甫,字子美;寇準,字平仲;歐陽脩,字永叔;曾鞏字「子固」;…;名、字也都是同樣的意義。 ※廣義的同義互訓,還包括連類相及、‚辨物統類、因性指實。所謂 連類相及,乃是:名與字義類相近,因此而及彼。如:孫策,字伯符(策、符皆為信物,然形制不同); 崔豹,字正能(豹、能皆為猛獸,然異種)。 辨物統類,乃是:名與字是總名和別名的種、屬關係。如:孔鯉,字伯魚。 因性指實,乃是:字根據名的本義,加以說明。如:蘇軾,字子瞻;蘇轍,字子由(詳見蘇洵〈名二子說〉)。曹霑,字雪芹(《說文》:「霑,雨染也」;「雪,冰雨悅物者也」。以雪易沾附於物,而萬物喜雪,故將霑濡者指實為雪。又因蘇軾〈新春〉詩:「佳人旋貼釵頭勝,園父初挑雪底芹」,便綴「雪」以「芹」)。 二、反義相對。名與字的意義相反,兩者對立相應。這是希望人不要過與不及,取其制衡之意。如:呂蒙,字子明;杜如晦,字克明;韓愈,字退之;司馬光,字君實;朱熹,字元晦;連戰,字永平;…;都是要人在進退、光晦之間,謹守分際,拿捏時中。 三、使典用事。有些名、字援引經史載記,使用典故。如:陸羽,字鴻漸(《易˙漸卦》:「鴻漸於陸,其羽可用為羽儀」);白居易,字樂天(〈中庸〉:「君子居易以俟命」、《易˙繫辭上》:「樂天知命,故不憂」);王安石,字介甫(《易經˙豫卦》:「其介如石」);宋端己,字恥夫(清人;(《論語˙子路篇》:「子曰:行己有恥」.孟浩然詩:「欲濟無舟楫,端居恥聖明」)至於嵇康,字叔夜(典用《詩經˙周頌》:「成王不敢康,夙夜基命宥密」),其名字曲折義反,屬於概括經義,常人未必能望文知義。 四、景仰前賢。《史記˙司馬相如列傳》:「既學,慕藺相如之為人,更名相如。」而藺相如為趙上卿,所以,司馬相如,字長卿。此外,牛僧孺,字師黯(汲黯,字長孺,漢武帝贊之為社稷之臣);閻若璩,字百詩(應璩曾作〈百一詩〉諷諫大將軍曹爽);…;皆理出一轍。 五、崇奉宗教。漢代,道教興,佛教亦東傳中土;至晉代,人之名、字多道教色彩,南北朝以降,佛教色彩的名、字也增多。如:桓玄,字敬道;左思,字太沖;劉知幾,字子玄。楊津,字羅漢(北魏人;羅漢,arhat,修行得道者);王維,字摩詰(維摩詰,佛家菩薩名)。 六、原名變化。把名做些簡單變化,便成為字。如:李白,字太白;杜牧,字牧之;秦檜,字會之;許恕,字如心(元朝人);胡適,字適之;…。或加虛字,或變易字型,就成為字了。而聲韻學大師王力,字了一,其字反切,即為「力」;唐蘭,字立厂,其字也是反切, 即為「蘭」;此取字法,既新奇又獨特。 七、記實志盛。有些人名、字間,根本無法望文生義。如:張耒,字文潛;若非陸游〈老學庵筆記〉卷四紀錄:「張文潛生而有文在其手,曰耒,故以為名,而字文潛。」任誰也猜不透其名字意義上之關聯。 名與字除了表稱呼外,還能顯現親屬關係。最常見的形式是:兄弟姊妹在名字中共用一字,以表示同輩關係;萬一是單名的話,就共用同一偏旁,例如蘇軾、蘇轍兄弟。此外,名字也可以表現長幼排行,先秦時多在名前加上孟(伯、長)、仲、叔、季來表示。例如:孟姜女;孔丘,字仲尼;伯夷、叔齊兩昆仲。唐代則以數字來表示,稱為行第(大排行)。例如高適《人日寄杜二拾遺》中的「杜二」是指杜甫,白居易《與元九書》的「元九」指元稹,韓愈《祭十二郎文》等,都是以名字來表示長幼秩序。現代人雖然不再取字,但是當我們閱讀古人文章時,如能知道名字的區別,定能對人物生平、文章或詩詞的意思,有更深入的了解。


辯論比賽方法及規則←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略談三民九十四年版第一冊國文第九課-福爾摩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