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茉莉專欄
2010/03/22

千金不悔






究竟絕版舊書應該有什麼樣的定價標準,到現在還是很難說得清楚。舊書本來就應該有異於新書的定價方式,只是價高價低,合理與否自在人心。眼前台灣的舊書市場雖逐漸成熟,但實體店面與網路的競爭,使得淘書人不只得勤於走逛舊書店,還要時不時關注網路上是否有什麼夢寐以求的好書上架。然而網路上的交易總是異於實體舊書店,雖然也能有殺價、直購等相似的購買過程,但書本的熱度似乎都讓冰冷的螢幕給隔開,好容易發現有一本等待已久的書本出現在螢幕中時,無法立即撫摸把玩的焦急還是會蓋過心中的竊喜,即使在結標之前日日點閱,即使心中明白這書興許只有自己一個人注意,書本未到手之前,忐忑的感覺就是沒辦法踏實。
繼續閱讀
2010/02/19

詩人小集

1969年3月,蘇紹連與洪醒夫、蕭文煌於台中師專籌組後浪詩社,詩社的成員原則上為學校同學,彼此之間的詩作主要刊登於校刊《中師青年》上,詩社活動也多在校內舉辦。直到蘇紹連等人先後畢業,後浪詩社才走出校園,並且於1972年9月28日推出《後浪詩刊》。《後浪詩刊》在1974年7月發行第12期之後,詩社成員考慮到彼此的經濟能力已較過去穩定,益發有更遠大的雄心壯志,同年8月24日,蘇紹連與陳義芝、莫渝、牧尹(李勤岸)、楊亭、掌杉張寶三)、廖莫白廖永來)、許茂昌、蕭蕭等人於台北「明星咖啡館」聚會,將《後浪詩刊》改版易名為《詩人季刊》,社名也逐漸由後浪詩社轉換為詩人季刊社。
繼續閱讀
2010/01/20

禁以史為鑑

台灣有過一個那樣荒謬的時代,當權者為了鞏固並保護自己所建立的和諧社會,在眼不見為淨的情況下,稍有不中意的聲音便直接封殺。於是,報紙上有什麼「偏激」的言論,把報紙給禁了;雜誌裡有什麼「煽動」的文字,把雜誌給禁了;書本中有什麼「附匪」的內容,把書本給禁了。禁來禁去,報紙、雜誌、書籍依舊時時出現令當局刺耳的聲音,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一紙命令教報社、雜誌社、出版社都給禁了,甚至連文字作者都請去吃幾年免費的飯。
繼續閱讀
2010/01/05

笑我多情為販書






到嘉興停留的時間相當短暫,也就是一個下午而已。而前往嘉興的原因,只為了看一看秀州書局,以及曾經的經營者范笑我。
繼續閱讀
2010/01/01

總是玩書


歲末寒冬,免不了要追悔並緬懷一下逝去的青春。特別是將這個類懺悔的自我反省範圍縮小到與書相關,那麼再怎麼斑斑血淚的回顧大概也能嗅出點自我感覺良好的歡喜。總而言之,手邊的書並沒有因為去年初時立下的宏願而有什麼太大的變化,反而是中間離開台灣的三個月,讓我的蒐書態度有了不算小的修正。
繼續閱讀
2009/12/28

一日淘書


















許久沒有因為淘書而安排外出的路線了。
繼續閱讀
2009/12/12

波濤詩潮








1977年5月,《詩潮》在風聲鶴唳的大環境下創刊。說風聲鶴唳,乃是因為當時兩岸關係緊張,台灣國際地位備受考驗,且尚處於戒嚴時期,一丁點牽強附會的風吹草動便足以將任何人、事、物羅織入罪。在這樣的局勢氛圍下,文學刊物似乎也可以輕易地引發非文學的聯想,以大紅底色搭配激騰海濤為封面的《詩潮》創刊號便是那個時代的犧牲者之一,出刊不久即遭查禁的命運,隱隱呼應著草木皆兵的不安歲月。
繼續閱讀
2009/11/10

春風不息










「春天,是所有生命的旺季;
而春風,預報了春的訊息!」
繼續閱讀
2009/10/27

納西的樂聲











後來硬擠出時間到了麗江一趟。去麗江是三年前的想法,結果陰錯陽差,那一年沒到麗江,卻往吳哥窟去。
繼續閱讀
2009/10/05

成人之美




我與書友D年紀相仿,且結識甚早,大概在我剛剛開始嚐到蒐藏書本的愉悅時,便和D有所往來了。
繼續閱讀
1 2 3 4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