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1/01

照樣玩書









書友♀來訊,問我幾時要寫2011的懺悔錄。會特別提起♀,是因為諸多書友當中,女性屬於相對的少數,而且是非常的少數。我跟♀說,2010都沒懺悔了,2011還懺悔啥?

其實說「懺悔」,該源自吾友大自在軒主人苦茶。2006年年初,苦茶對過去一年的書事進行表面上的「懺悔」,實則在往後幾年中只有變本加厲的繼續「懺悔」,這種「勇於認錯,絕不改過」的精神,是吾輩效尤的最佳典範,因此我也東施效顰地寫了幾年玩書心得。不說懺悔,乃自知懺悔已無法包容難以改進的劣根性,遂自暴自棄假玩書之名行囤書之樂,並日日月月行之不可自拔。這個情形在2010年我進入九歌出版社之後,整個昇華到令人髮指的地步。因為工作關係,我有許多機會得以藉機接近心儀的作家,也更能掌握第一手的信息。只是自由運用的時間減少,參與各式活動的次數因而直線下降,我未練成一人三化的功夫,終究沒辦法同時覓得魚與熊掌。不過我很知足,儘管墮入書的無間地獄,我還是能夠迅速找到樂在其中的平衡點,並且努力讓這天秤持續成長擴大。

不得不說,2009的那三個月獨行,給了我相當程度的影響。那年蒐入的書合計有八百多種,隔年則降為六百多種,去年則只有四百種出頭,其中還有近一百八十種是兩岸三地的書友或同業相贈。書愈買愈少是好事,但是花費並沒有比較少。有些想要的書可遇不可求,而這樣的書在我的理想書單中又只是少數,一旦遇上了,即便價格高一點,只要不偏離市場行情,我多半還是願意買下。而去年逛舊書店的次數大幅減少,花在網路上的時間成等比增加,即便如此,每逛舊書店還是能有些美好的收穫。在網路上當然也有些成績,但揀漏的機會不高,倒是偶爾在搜尋資料時,發覺有些勤快的人以極划算的價格買下未被他人注意到的好書,我想,不是每個人都有運氣以200元買下林燿德簽名本的。

若要說去年究竟得了什麼樣值得一提的書,基本上我會想要留下的都該一提,為免去流水帳的繁瑣,概略的說,在詩集上是大豐收。方旗、商禽、白萩、洛夫、瘂弦、張默、夏宇……等人的早年詩集,去年均有緣得見,還有周夢蝶,當我終於有幸購入《還魂草》的平裝本時,周夢蝶的所有著作也總算齊全了。在簽名本部份也有很不可思議的緣分,從司馬遼太郎到大江健三郎,從瑪格麗特‧愛特伍到王鼎鈞,許多想都想不到簽名本竟也輾轉落入我手。更應該好好鞠躬的,中港台三方諸多書友不辭辛勞,非得將書緣與我分享,除了深深一拜,我所能做的也只有把我的書緣也分享出去。其中有個朋友一定要隆重表揚一番,他行事頗低調,至今不願意投入臉書噗浪等世界,其獵書技巧極端高明,手邊上下游忒多忒神秘,我也搞不清楚他佈下的天羅地網究竟有多廣,只是每每聯繫,都是有好物出籠的時候。雖說是表揚,但基於日後還希望從他手中接下好書,就姑隱其名了。

我會把這種明明很厲害,手上的珍本會讓人心慌意亂的,卻又不願意浮上檯面的強大書友,戲稱為闇黑藏書界的一員。走訪愈多,愈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太多戰鬥力破表的高人隱於市,隨便舉一例,我在去年之前從未見過《靈河》的實體書本,偏偏某高人說:《靈河》啊,我淘過四次。

因為臉書的關係,突然之間新增了很多興許有相類興趣的朋友。這些朋友多半未曾謀面,但有人因為出國而幫我索取國外舊書店的名片同時拍照,有人因為簡單的聊上幾句就把自己手邊收藏多年的好書相贈,我過去很少公開提起那些「有恩」於我的朋友,總以為私底下誠摯的來往比較不張揚也比較自在,但是去年得之於人太多,想想有必要顯擺一下我有多幸福:謝謝小黃、顏哥、雲雲、兆昌兄、銀色快手、寶兒、倪小佩、W、漢忠、賈許彭、之馨、文淵兄、德基兄……關於名單我一定有遺漏,但感激的心意並沒有因而稍減,餘不一一。

反正不知不覺就是一年了。現在臉書幾乎取代部落格,瀏覽的朋友也似乎習慣在幾百字甚或幾十字內讀過一則則訊息,文章寫得慢寫得少(這點在苦茶的最新懺悔錄裡有「懺悔」到),並不代表就不寫了。新的一年都要有新希望,今年就先以持續且努力書寫為首要目標好了。當然,書,也照樣要玩下去。



黑暗日←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