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5/27

書友‧友書


















其實我與小黃見面的次數一隻手便算得出來。

第一次見到小黃是在潘家園。清晨四點,天色未明,各路書販仔陸續聚集在潘家園門口,勤勞的淘書人也圍繞著書販仔磨磨蹭蹭,利用進園擺攤前的短暫時間,拿著手電筒試圖從綑綁成一落落的書塔中揀選些什麼。小黃便在這群第一波出現的淘書客當中,經由書友引介,短暫地打個招呼之後,四點半,潘家園大門緩緩開啟,小黃迅速消失在暗夜中。灰冷的書市沒有太多嘈雜聲響,只有隨著忽明忽滅的手電筒光源而飄舞晃動的人影,所謂鬼市,大抵如此。再次遇到小黃時天色已大白,其隨身的幾個布袋已滿,最初的淘書客逐漸散去,潘家園也開始熱絡起來。

小黃隻身從廣西輾轉來到北京,在興趣以及環境下涉入舊書界。所謂涉入,就是以書本往來當作謀生的方式,而書本往來,不單只是淘書販書,更是以書養書。小黃的藏書不過百本上下,但本本俱為精品,若非印量稀少的精裝毛邊本,便是帶有作者短箋的名家簽贈本。而每一本教人驚豔的夢幻逸品,又不見得會長期留存手邊,一旦有更具魅力的書本出現,原來的好書索性重入市場,書來書去,書架上數量不見增減,品質卻益發教人咋舌。

與小黃接觸,除了淘書,便是吃飯。小黃好客,報國寺淘書前,潘家園淘書後,總邀我一起用餐,且絕不讓我付帳,理由很簡單:「遠道而來,就是客人。」「吃點東西再淘書。」「淘完書就一起吃個早點吧!」「你馬上要離開了,這一餐當然算我的。」雖說待客熱情,我老為無故成了食客而感到不安,灑脫的小黃無視我的抗議,每每共餐,一定在不知不覺中便把帳給結清了。

既然販書,自然也從小黃手邊帶了些書回來。之後我們持續保持聯繫,小黃在北京,我在基隆,互相幫忙尋書成了我們的默契,只是小黃幾次以近乎賤價的方式為我覓書,甚至將其原有的自藏珍本隨意贈我。比如姜德明早年的書話著作,在台灣能見到的機會微乎其微,小黃知我有意,不僅無條件將手中多本姜德明簽贈予其的作品先行贈我,爾後若尋得同一書籍,還想辦法一訪姜德明請其為我題簽,且堅決不收取我任何書款。小黃只簡單一句帶過:「都說我幫你找了,反正這些書很便宜。」書本價值不在買進的當下,市場上一本受到注意的好書有其一定的行情,小黃的勤奮,從買書、簽書、送書之間一覽無遺,難能可貴的是,在不斷哄抬炒作的舊書市場中,以自己的格調走自己的路。此等任俠胸懷,除了見過書本武林的千山萬水之外,於販書者或藏書者而言,恐怕都是難以企及的境界。

而當書本終於飄洋過海到我手中時,似乎猶可感到小黃細細包裝之後的貼心與熱情,估不論書本究竟該值多少,以書會友的真切心意,我是確確實實地收到了。



有心就有路,茉莉飄清香←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黑暗日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