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8/27

清書有感

















從大陸回來之後,自己書桌周遭的區域幾乎成為以書本砌成的城牆,同時亦深深覺得自己的藏書需要好好的整頓一番才是。

開始有留書意識大概是在高中時期,書讀過了捨不得丟,留著留著也站滿了一個小小書櫃。大學之後漸漸對絕版舊書產生興趣,接著入伍當兵,服兵役期間的諸多零碎時間得以恣意閱讀,購買舊書也就愈發勤奮。等到退伍時已不知不覺留有數百冊書本了。

書本一多,挖掘的故事愈多,舊書店也逛得愈勤。只要是想讀的,特殊的,經典的,罕見的,多半都會順手帶上。這個順手,日積月累成了某種滿足收藏癖好的「自我感覺良好」,望著牆邊碼起一落落的書本,坐擁書城的同時,心裡不禁也浮現一絲絲安慰:我多少也藏了些書呢!

2003年底我開始做書帳。書帳中一筆筆記錄下來的每本書,除了購買的時間、地點、版次、價格之外,偶爾還會有簡單的劄記。這些書在某個時候入了我手,理由多半相當充分,然而日子一長,堆疊書本的房間也跟著隨著寸步難行,於是慢慢開始思考,留下這麼多書,到底有用沒有?

先前在北京認識了一位書友小黃,他已經把厚厚的《藏書之愛》完整讀過至少五遍。小黃說,每當不如意或是對生活感到迷惘時,就會把《藏書之愛》拿出來隨手翻閱,看到裡頭的字句篇章,便又會重新振作起來。小黃每週固定會於第一時間到報國寺與潘家園,淘得的好書不知凡幾,可是其藏書不過約百本上下,但每一本皆教人驚嘆,小黃表示,既然要藏書,就藏自己最喜歡的。我不禁在腦海裡快速對自己擁有的書檢視一番,這麼些書,都是我最喜歡的嗎?如果不是最喜歡,那至少也該看看有哪些是不怎麼需要的才對。

因此我開始搬弄囤聚在書房裡的書了。其實大部分的書應可歸為「好書」的範圍,不過一來閱讀速度緩慢,二來不少書本容易在舊書店中尋獲,在這樣的前提下,索性將短期內不會拿起翻閱的書本一次清理,比如許多列為經典的翻譯名著,比如有趣的科普圖書,比如晚近的各式文學獎小說……,清出的書有些讀過,有些是拿回家後便不再動過,且其中有相當大的比例是我做書帳前所添進的書本,可見開始做書帳時也是對書本蒐羅的範圍漸漸有了方向的時候。書,慢慢釋出了,但接下來該怎麼安頓這些書比較好呢?

然後我翻出了《藏書之愛》,而且一共是四種版本,包括大陸三聯版、麥田普通版、誠品書衣版,以及先行試閱本。我想起小黃不無遺憾的一句話:「若能把所有版本的《藏書之愛》都收齊就好了,可惜我不在台灣。」或許,小黃的這個遺憾就讓我來彌補吧!而我所清出的書該往什麼方向去,也已經很清楚了。
















熄滅的一線香←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大公的藏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