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4/23

微型夢幻訪書團(上)

楔子:其實草祭水又中心一直沒有消失


2006歲末
草祭租約到期
如果你真有那麼一點想念
後會有期


與書友聊天時,每每提到已然歇業的草祭水又中心,總有著無比的惋惜,那是一家去過一次之後就不會忘記的舊書店。或許不會記得曾在草祭買到了什麼書,或許不會記得老闆嚴選書本的執著,但是大概都不會忘記,門邊的小庭園、戶外的長廊、以及整體書店空間給人的脫俗感。書友說,一家舊書店能在消失之後還不斷被提起,也不枉曾經的存在了。

農曆年剛過,位於台南孔廟東大成坊斜對面的草祭二手書店便悄悄動工了。經過老闆與整體建築的長期磨合,終於一點一滴完成了現在的模樣,草祭也預計在4月12日重新出發,然而前置作業未若理想,遂將開張日期順延一週,於4月20日正式營業。剛接到草祭即將復活的消息時著實雀躍不已,心想不論如何,一定要找個時間重溫舊夢。正巧茉莉二手書店的戴莉珍大姊與午後書房的老闆吳家名已經約好在草祭開幕之前要前去拜訪,遂厚臉皮地趕上這行程,19日一早便南下至台中與戴大姊、家名,還有茉莉台大店的店長之馨會合,訪書團就算是全員到齊了。

4/19
台中的午後


很少為了出遠門而選擇快速且昂貴的交通工具,習慣遊覽車搖晃的緩慢步調,搭乘高鐵,飛快的速度讓我有股陌生的疏離感。但時速高達300公里的奔馳,畢竟換取了更多的時間。早上八點半抵達台中,家名開車來接,隨後赴飯店與大姊、之馨碰頭,用過早點,便直接前去午後。午後書房明亮、寬敞的空間,在〈我的舊書店:台中-午後書房〉一文中已有介紹,此番再來,書本的品質依舊讓人讚嘆,然而這時大家的目標都不在這裡,大略瀏覽一下,揀取幾本好書,營業不到半小時的午後書房便打烊了。

台南半日

一行四人在抵達台南後,晨間的食物也消化得差不多了,先到度小月吃個點心(是的,度小月那大碗卻小口的麵,我實在沒辦法列為正餐),接著沿台灣文學館邊信步至孔廟,短短幾分鐘就看見了草祭二手書店的招牌,熟悉的店名映入眼簾,心裡的興奮感也愈來愈強烈,若午後書房的前菜並不囊括在內的話,訪書團的行程由這裡才算正式展開。

草祭二手書店:不論是草祭水又中心還是草祭二手書店,草祭就是草祭。當2006年底暫時停業之後,大鬍子老闆蔡漢忠無時不忘恢復營業,尋找場地,商談租賃,花了一年多的時間才終於敲定現在的位置,因此算算日子,草祭一直沒有消失。從裝潢到開張,花了約莫兩個月的時間,老闆堅持的空間規劃,讓整個草祭得以呈現出多種面貌。來這裡會發現許多舊時氣味,原來在草祭水又中心的鐵製招牌、玻璃櫥櫃、打字機、彈珠台……等等,一一在草祭二手書店就位,但若因此而認為風格一如以往寧靜、悠哉的話就大錯特錯了。前後兩棟建物的規模,地下室直通一樓天花板的巨型書架,必須先下樓再上樓才能到達的文學書區,還有預計年底才要開放的二樓珍本書區,在在呈現出重生後的新力量,蔡漢忠說:「玩空間就是要這樣啊!」來草祭不單是淘書而已,而是真真正正的「逛書店」。


金萬字書店:在南台灣提起老牌的舊書店,名氣最響亮的莫過於金萬字了。從日治時期開始收售舊貨,慢慢轉變成舊書販賣,頭家李俊嶢自父親李溪手上接下金萬字的招牌三十年,迄今依舊散發出耀眼的光芒。獨棟附電梯的公寓大樓,一、二樓為書店範圍,再上去則是自家住宅,店內書籍種類齊全,從雜誌、小說到字典、教科書,分門別類清楚明瞭,而門口一隻堪稱「鸚瑞」的灰色鸚鵡,是書本之外最好的招牌。老字號當然有老字號獨到的地方,比如十多年前簡體字書籍尚未開放,便與對岸合作,進口大陸的出版品;比如在其他的舊書店中,買到的書竟也是印著「金萬字書店」的藍色水墨章。原來不只是書蟲們視金萬字為寶地,連許多同行亦常常向金萬字批書。不過水墨章早因時代變遷加上地址更動而捨棄不用,現在已全面使用小小方方的標籤貼紙了。

珍古書坊:甫開張便以千鈞之姿直破舊書市場,許多只聞其名的絕版逸品一口氣出籠,若是沒有續航力的曇花一現也就罷了,三年多來絕版書籍源源不絕,每每進入皆要待上個把鐘頭,出店以後也從來不會兩手空空。從新興國中附近到後火車站對面,珍古經過一次搬遷,現址空間要比原來更大更高,地下一層地上三層的滿目書架,這裡一本珍稀詩集,那裡一本民初文獻,就看有心書蟲緣分深淺。老闆許國賓乃許達然的弟弟,在書籍之外也醉心於真空管,因此店內事務多由老闆娘徐仙鈺掌理,除書本之外還有為數不少的黑膠與CD。櫃臺上方的珍品展示櫃為店內一絕,傳說中的書本陳列其上,但是欣賞之餘得注意腳下,因為書櫃下方是店中脾氣不好的狗瑞地盤。

府城舊冊店:在二二八事件六十週年的前一年,潘景新與潘靜竹兩位總被誤認為兄妹卻無血緣關係的同氏宗親,因為共同對於台灣文學的熱忱,選在二二八當天合作開設了舊書店。說是舊書店,卻也販售市面上所有找得到的台灣文學作品,平常較少見的各地政府出版品、以為已經絕版在出版社卻仍有庫存的書籍,書架上一應俱全。不僅僅是書,在相關的文化活動上也不遺餘力,吳新榮、楊逵……等文壇先覺的後人,老一輩的台灣作家,兩位潘氏宗親均與其保持相當良好的關係,或許是這樣的緣故,店中常會收到老前輩們的舊藏,儘管捨不得,為了要推廣台灣文學,許多珍本還是標上了價錢,雖說價位稍高,但是消費者的一分一毫都不算浪費。與珍古相仿的舊書大廈,裡頭四處擺設著潘靜竹的藝術作品,較難能可貴的是,府城舊冊店是全台唯一以書店名義發行紙本刊物的舊書店。

頂峰書店:並不在市區的熱鬧範圍內,老闆顏道明從少年到白髮,用四十年的歲月來守護這間自舅舅傳承下來的舊書店,算來已可稱為舊書界的老店了。有著與許多老書店一樣的氣息,寬敞的空間因為大量的書而狹窄,以書架區隔的四個走道已有一個宣布失守,另外三個也岌岌可危,在書架上方則滿是字畫。椅子底下、牆邊角落一捆捆絕版好書,即便蒙上厚厚塵埃,也顧不得灰頭土臉,想要盡量挖掘,而這類型的店往往有一個共同點,就是當夢寐以求的書突然出現時,反應會是「嗯,果然有。」而不是「啊!竟然有!」。店中亦充斥著幼兒玩物,原來年過半百的顏老闆已進入含飴弄孫的階段,全家三代一起看店,和樂融融令人稱羨。而老中青通力合作的結果,便是接上新舊時代的軌道,逐漸向網路發展了。

下午離開草祭轉往金萬字之前,去了草祭隔壁的窄門咖啡喝下午茶。窄門的空間原是日治時代一位醫生的舊居,重新改裝後成為咖啡簡餐館,若不以老建築本身來看的話,最大的特色要屬進店之前必須側身走入的狹窄防火巷了。而頂峰書店是離開台南前的最後一站,在去過府城舊冊店以後,我們到赤崁樓附近的石精臼一帶覓食。四人吃了我一直念念不忘的牛肉湯、肉燥飯,吃了料好實在的海產粥,吃了棺材板、蚵仔煎、剉冰,吃到走路必須仰著頭以免從胃裡滿溢到喉嚨的食物不小心從口中流出,做東的大姊竟然還說:「四個人的晚餐竟然還吃不到一千元哪!這怎麼可以呢?」於是一人又捧了一杯十元的冬瓜茶,但是我喝掉差不多七元的時候,為了能夠繼續走路而不會失去重心往前傾,便忍痛把三元丟進垃圾桶裡了。大姊仍然不死心,終於在買了冰鎮滷味之後,意猶未盡地喃喃自語:「連一千元都花不完,以後都來台南吃飯好了。」



午後書房
台中縣龍井鄉藝術南街7巷1號
(04)26529927

草祭二手書店
台南市南門路71號
(06)2216872

金萬字書店
台南市忠義路2段6號
(06)2250191


珍古書坊
台南市前鋒路180號
(06)2357779

府城舊冊店
台南市前鋒路196號
(06)2763093

頂峰書店
台南市長榮路五段368號
(06)2828092,2523748



秘魯遇書店小記←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微型夢幻訪書團(下)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