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12/04

書癡搬書記

今年的12月2日(星期天)是好日子。據祖先留下的智慧說,這一天宜祈福、開光、齋醮、訂盟、出行、移徙……等等,周遭有數位朋友便選在此日去辦理人生中的大事,也因此早早被預約,將這個日子空下來一同參與喜事。偏偏有河book書癡曬書會也由當日開始,身為書本提供者之一,自然不應延宕送書時辰,終於在下午三點前後抽得身來,得以處理書本運送問題。

其實要把書送到有河book去並非難事,難就難在書本太多且適逢假日。淡水的假日人潮毋須多言,甭說開車必得遇上的塞車狀況,尋找停車位置就足以叫人傷透腦筋,更別說是保證吸血的停車費用了。幾經思量,決定把車停在公館寶藏巖一帶的免錢停車位,然後將兩箱約莫一百二十本書分別放入當天早上才借到的兩只附滾輪行李袋。除此之外,whisly早先寄放的額外三十本書也一併裝袋,最後身揹手拖將近一百五十本的書,浩浩蕩蕩的一人書車便從公館慢慢向淡水前進。

然而正為以捷運來方便交通的想法得意洋洋時,卻忽略了假日的公館人潮,並不比淡水來得有親和力。幾番的衝鋒陷陣,一邊護書一邊還要賠不是,好容易進了捷運站後,驚魂未定的我又要努力將所有的行李在不干擾任何人的情形下拉上車廂,同時盡量縮小到佔用最少的空間。直到列車開動,一顆忐忑的心才稍稍安定下來。

不久便瞧見淡水的夕陽了。雖說有河book「出淡水捷運站沿河走3分鐘就到了」,但那是在一身輕鬆的非假日午後才有可能。當書本的重量(或許有更多的成分是因為書本搬出而非搬入)開始讓自己產生壓迫感,對於四周一切瞬間都起了疑問:天色怎暗得那麼快?這些人假日不好好在家休息,幹嘛一傢伙全約好了到淡水來玩?街道的石磚究竟是那個天才鋪設的,為什麼不做個像機場那樣便利行進的電動走道?有河book為什麼不開在好山好水的基隆呢?而當我走了十分鐘還只是看到炸花枝丸的招牌時,不禁有個衝動想將whisly那一包書一股腦兒全丟進漲潮的淡水河中。自己似乎成為逆流的鮭魚,笨重又緩慢地穿越人浪,就為了抵達上游把書本產下。

直到藍白色的光影從一堆圍觀拋餅表演的人群中射出,我明白最終的考驗就要來臨。筋疲力竭站在有河book門口,欲哭無淚地看著那行「逛書店是一種向上運動」名句,想想,登上馬丘比丘也沒這般折騰。深深提了一口氣,把所有書本分成兩趟搬上二樓,氣喘吁吁地討了一杯水,書本總算有驚無險運抵有河book。

書友們提供的書經過一個下午已然被挑揀不少,帶去的書正好補上白日的空缺。露台上的諸多書箱教人忘記前幾個小時的疲憊,恣意瀏覽後僅揀選一本,書癡曬書,出發點之一恐怕是為了舒緩書癡的病情,既是如此,也就不好大肆採買了。為期一週的曬書活動,是多位書友不只一週的篩書過程而成就的,如果這些書均能找到新的主人,那便是最完滿的結局了。

後來再翻黃曆,12月2日是農曆10月23日,忌造屋、治病。



A Bookshop Without a Name(文/圖王小美)←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對話Ⅵ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