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10/11

東巴藏書章







藏書票之後,我的專屬藏書章也完成了。不過很慚愧的是,這些東西沒有一個是我親手製作的。

幾天前的晚上,我的書桌出現了一個小盒子,打開一瞧,是個方塊橡皮章,上頭則刻了四個東巴文。深藏不露的寺言花了幾天的功夫雕琢,大功告成後便將其生平第一顆篆刻作品送予我了。

2001年甫入伍時,有老師帶領多位同學前往雲南麗江。麗江於1997年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時,便已暗中成為我旅遊的目標之一,可惜當時因服役而無法跟隨,遂拜託老師幫忙帶回以東巴文刻上我名字的印章。印章本身並不起眼,但重要的是上頭的文字。東巴文是納西族所使用的象形文字,創於一千多年前的唐代,最先由納西智者使用於書寫宗教經典及百科全書,由於「智者」在納西語的發音為「東巴」,是以此種文字被稱為東巴文,所成書籍則是《東巴經》。在納西語中,「東巴文」的意思是「木石痕跡」,不難明白其亦圖亦文的特徵。直到今天,東巴文依舊在納西族中流傳,是世界上唯一仍在使用中的象形文字。剛拿到印章時,每一封我從軍中發出的信件都蓋上了圖畫般的名字,那種自得其樂的趣味,分擔了在軍旅時期好些乏味的日子。

過了幾年,東巴文在台灣似乎有股蠢蠢欲動的氣氛。原來某家超商與日本的飲料公司合作,進口了許多當時市面上不常見的茶類飲品,其中一款玄米茶,便是利用東巴文來造勢,電視廣告中甚至將東巴文製成動畫,不過雷聲大雨點小,進口飲料的高昂價格始終打不開市場,沒多久便全面消失了。

原始的東巴文約有1400個單字以上,其構成規則簡單,日本甚至還出現東巴文書寫教學的網站,並按照構字原則創出許多新字,但總顯得有些畫蛇添足,畢竟在納西族的生活當中,許多新字是派不上用場的。不過東巴文可以散佈至納西族之外的地方,從另一種角度上看來,大概也不算太壞。

在我的姓名章之後,又多了個東巴文的藏書章。一直無緣前去的麗江,忽地來到眼下。在終於踏上大理國之前,我想,手邊的每一本書都會藉著樸拙的刻印痕跡提醒我,那座南宋以來便巍然屹立的古城,其實離我並不遙遠。 




圖片說明:
1.我的第一枚藏書印。
2.納西族東巴文古籍。
3.KIRIN製玄米茶保特瓶外包裝紙。
4.左為姓名章,右為藏書章。



唱自己的歌←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A Bookshop Without a Name(文/圖王小美)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