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5/30

史前的旅行
















當閱讀是生活的一部份,而正好也有人知道或許這樣的人可以幫忙閱讀,往往會平白多出了些搶先閱讀的機會。

美國作家珍‧奧爾(Jean M. Auel)的《愛拉與穴熊族(The Clan of the Cave Bear)》一書即將出現在市面上,貓頭鷹出版社廣發訊息,希望嗜讀且有意願試讀的人能夠發表閱讀心得。書友小麥人已經將其讀後感想成篇,內容中肯扼要。我有幸也成為獲邀預讀的讀者之一,連著幾天啃完故事的第一部,珍‧奧爾以Earth’s Children的主題發想,把小說背景定於石器時代,描述一個名為愛拉的現代智人之成長過程,雖說已有個段落,卻仍感到意猶未盡。

從穴熊族收留愛拉的那一刻起,人種的差異便對固有文化產生一次又一次的衝擊。對於語言模式、學習能力、自我意識……等均高於穴熊族的愛拉而言,以異族身分融入穴熊族,五歲並不是能夠選擇的年紀,然而日後的出色表現並未帶來所有穴熊族人的認同,儘管愛拉的內心早已屬於穴熊族。

珍‧奧爾的石器時代傳奇系列,將故事設定於第一批現代人(即愛拉的族類)與尼安德塔人(即穴熊族)之間。我們很驚訝的發現原始人類所擁有的高度文化,不但有使用工具狩獵的熟練技巧,巫術(醫術)、階級觀念、男女責任、團隊精神也令人嘖嘖稱奇。愛拉以「異族」的身分突破穴熊族沒有女獵人的限制,死而復生,後來懷孕生下穴熊族認為是畸形的混血兒,一再地突破穴熊族的基本底線,穴熊族該如何接納異族人成為穴熊族人的事實?愛拉又該如何在自我探索與思考的過程中去明白自己的未來?

充滿想像力的故事,壯麗的場景,雖然這僅僅是系列的第一部,但扣人心弦的情節已教人等不及要繼續閱讀下去。

不過試讀本的內容翻譯有些地方仍待商榷。例如故事剛開始時有太多的第三人稱;人物的彼此關係敘述上容易造成混淆;角色之間在正式交談以及一般交談的用語上仍嫌生硬;專有名詞的部分則出現現代用語。很難想像石器時期的人們在聊天時,會使用「歐洲古代野牛」或是「歐洲越菊花」等詞彙。但就故事情節而言,還是具備相當的吸引力。在人種差異並不大的今天,如果有不同面貌體型的「人類」同時並存,且擁有完全相異的高度文化,那會是什麼樣的光景?《愛拉與穴熊族》帶讀者們回到屬於全人類卻又全然陌生的時代,並抽絲剝繭地將現代智人如何倖存為唯一人種的歷程逐一鋪陳,第一部的中譯本在著作完成的27年後終於面世,六月份,我們便可以經由此書進入史前時代一遊,看看在最後一次冰河期時,人類究竟面臨了什麼樣的變化。



誰管布朗修?←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食為天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