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10/11

尚人之酒党

 
 
 
 
 
 
 
 
 
 
自從杜康將未吃完的食物放進樹洞開始,如同希臘的戴奧尼索斯(Dionysus)、羅馬的巴克斯(Bacchus)、埃及的奧西里斯(Osiris),或是建方舟帶領萬物避洪的挪亞(Noah),酒便出現在這個世界上,幾千年來無時無刻陪伴於人們的生活當中。

嗜酒的人很多,品酒的人更多。曹操劉備的英雄論,五柳先生的期在必醉,李白的對影三人,乃至於《天龍八部》中段譽與喬峰對飲後溢流滿地,《紅高粱》裡報復性的那一泡尿,《那一夜,我們說相聲》躲防空洞的老崔手上抱著那一罈歷史……酒簡直是生命中的不可或缺的部分,也是庶人生活以及文學作品中無法漠視的角色。

臺靜農與老舍交好,曾寫一篇回憶兩方情誼的〈我與老舍與酒〉,其學生林文月以此文擬作〈飲酒及與飲酒相關的記憶〉。而另一學生曾永義,更是昇華了飲酒的境界,並成立了「酒党」。為什麼是「酒党」而不是「酒黨」,曾永義特別解釋,現今的黨派有太多的紛擾,唯有酒党是一支愉快清流,為了要與其他的黨做直接的區別,是以用尚人的「党」字而不用尚黑的「黨」字。

酒党是一個相當有趣的團體。說是團體也不太正確,因為「本黨沒有黨綱沒有黨紀,隨時隨地可以加入,隨時隨地可以退出。」譬如先生今天喝多了,回去太太抱怨了,那就馬上退出;可是明天碰上了,又可以馬上加入。而其成立的經過,則是因為曾永義以酒為名,被來往友朋封為酒党黨魁,曾永義也樂得不遑多讓,順勢發展了「四酒主義」和「五拳憲法」,加上重視「酒德」而有「酒品中正」。所謂「酒品中正」,自然當以九品論等。從酒仙至酒徒,風範格調等級高低各有不同,幾道盡了飲者百態。而黨的中心思想是不問人間是非,只管人間愉快,此亦是曾永義的人生態度,正如喝了芳香甘厚的美酒,「一啜而化,襲滿朵頤、沁入肺腑,只要稍作撙節,即身心通泰。」

酒党黨員人數眾多,且黨羽遍佈歐美亞非列國,可見飲酒之人無國界,愛酒之人遍天下。既然酒党如此龐大,若少了黨歌未免說不過去。在草創時期,黨歌取「人生難得幾回醉,不歡更何待」為辭,以〈何日君再來〉為之。後因拾人牙慧有失黨格,遂由酒党組工會主委瘂弦,在某次大會酒酣耳熱之際道出:「酒是我們唯一的飲料。」剎時掌聲如雷,均以為此豪邁氣勢之句最適為黨歌起首。瘂弦再看桌上的陳年紹興和啤酒,又接著說出:「酒是黃河浪,酒是錢塘潮。」此三句視野恢弘,胸襟開闊,於是曾永義承接雄渾之姿,完成了氣壯山河的黨歌。可惜的是,歌詞寫得精彩,曲調卻不易應和,是以至今黨歌雖有多種曲調,卻少有可與之相得益彰的傑作。

喝酒傷身,不喝傷心。這是飲酒之人常掛在嘴邊的話語,不論嗜酒品酒,都忌淪為酗酒。在《臺灣怪譚》一劇中,李發說了一段飲酒的最好方法,講究的是將酒的精、氣、神一口氣吸到身體裡。曾永義的師兄李殿魁曾言,酒要喝得七分醉,微醺最是好滋味。將醉未醉之際,那飄飄然的感覺確實相當快意,至於那快意究竟是何種感覺,或許就先由試試自己的酒量開始吧!



酒党黨歌

酒是我們唯一的飲料,
酒是黃河浪,
酒是錢塘潮,
酒是洞庭水,
酒是長江嘯。
黃河滾滾,
錢塘浩浩,
洞庭渺渺,
長江滔滔。
滾滾浩浩,渺渺滔滔,
滔滔滾滾,浩浩渺渺,
一氣瀰漫了太平洋的波濤。



圖片說明:
1.曾永義,《飛揚跋扈酒杯中》,正中書局,民國81年9月臺初版。
2.左為林文月《飲酒及與飲酒相關的記憶》,洪範書店,1996年9月初版一印;右為臺靜農《我與老舍與酒》,聯經出版,民國84年3月初版二刷。



滿載記憶的月曆紙←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第二屆全球華文部落格大獎初審入圍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