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綁架大作家
2007/07/24

綁架三大名家

如果在冬夜,一個綁匪
火星爺爺(作家)

 清晨六點,巴黎市郊一處公寓外,埋伏一夜的探長雷諾心想,等會抓到歹徒,一定要挖出他的肝煎來當早餐吃。


繼續閱讀
2007/07/24

綁架遠藤

看看這個世界,給個說法吧!
紀大偉(作家)

 新英格蘭被大雪封住的時候,我常關在家裡靜讀遠藤周作。我讀得欲罷不能,形同被遠藤綁架。為了以眼還眼,我也想綁架遠藤。


繼續閱讀
2007/07/24

綁架莫里斯.盧布朗

我要一場公平的決鬥!
既晴(推理作家) 
 對於法國推理作家莫里斯.盧布朗(Maurice Leblanc)筆下的怪盜偵探亞森.羅蘋,我可以說是又愛又恨。自從小學時期從羅蘋探案的初次登場〈羅蘋被捕〉以來,我有很長一段時間為這位英俊瀟灑、風流倜儻、神出鬼沒、無所不能,總是替廣大百姓仗義行俠的超人主角深深著迷著。

 


繼續閱讀
2007/07/24

綁架金庸

老爺子,麥擱改啊啦!
張思硯(文字工作者) 
 要綁金庸,先綁蔡瀾;要綁蔡瀾,先綁蔡珠兒。童話裡「一下子打死七個」,我們這會兒,一下子綁了三個。 
 綁架蔡珠兒,原因無他。她想吃,懂吃,愛吃。往來無白丁,談笑皆庖廚。綁了她,等於綁了華文世界一串大大廚師。把她餓個五天,求救電話不「打」自通:「大師傅,我啦,珠兒啦,趕快把最好的端出來。不然會死人啦。」搞定了蔡珠兒,搞出了一桌比滿漢全席還夠力的天下美食:法國抽骨鵝頸填鵝肝醬、希臘烏魚子配Ouso酒、荷蘭生醃鯡魚、義大利密瓜生火腿、日本河豚沙西米……。然後,一通電話傳香江,蔡瀾為吃走天涯,愛吃賭生命,欣然束手就綁。幾十年好友蔡瀾來了,金庸還會遠嗎?
繼續閱讀
2007/07/24

綁架大作家培根

為什麼你要把翻譯改寫希臘、意大利的戲劇,套到不學無術戲痞子:“莎士比亞”的名義出版?
害得今天英國人也弄得撲朔迷離,為什麼識字不多的莎士比亞出版了那麼多劇本?

繼續閱讀
2007/07/24

綁架艾西莫夫

試幻想一間房間,不太大,也不太小,剛剛好是一間適合兩個人會面的地方。以撒.艾西莫夫先生坐在椅子上,絲毫沒有任何驚詫的表情,只是平靜的望著窗外的景色。我走進來,想以心靈來控制他,可是並不成功,他的心靈力量比我還要強大。
  

繼續閱讀
2007/07/24

綁架王漢倬

我想綁架王漢倬先生。他寫的"小紅和小綠"根本是一齣大悲劇,不適合小孩閱讀。像我,讀了這本書,一輩子因為那樣的遺憾心慌。


繼續閱讀
2007/07/24

綁架大作家,目標..... 1'2'3'4

談到綁架大作家,我心目中有幾個不二人選。
1.綁架海明威
《老人與海》這篇不朽之作,如果最後老人辛苦捕到的大魚能夠被鯊魚攻擊後,還能在老人的奮鬥下留下半條而非僅存屍骨,可以使讀者深深佩服老人的智與勇,也更能表現出作者所想表達之生命和宇宙的莊嚴光芒。


繼續閱讀
2007/07/24

綁架莫理士.盧布朗及柯南道爾

我常想著如何綁架這兩個人。
兩人皆以虛擬人物的冒險及破案而出名,然則,若把兩人放進自己所設計的場景中,他們能否安全脫困並伸張正義呢?

繼續閱讀
2007/07/24

我要綁架莎士比亞

我為何要綁架莎士比亞先生?只因為羅密歐和茱麗葉這對戀人太可憐了,蒙特克和卡帕華特兩大家族的恩怨,硬生生拆散他們,逼他們走上死路。我是道道地地的中國人,我喜歡灑狗血的團圓大結局。所以莎士比亞先生,抱歉了,請您高抬貴手,參考我的版本,如何?

繼續閱讀
2007/07/24

我要綁架村上春樹

一想到"渡邊昇"這個名字它的心情,就覺得鼻酸。所以我要綁架村上春樹。

繼續閱讀
2007/07/24

我綁架了高見廣春先生

一部遊覽車剛經過中正紀念堂,車上坐著42個人,仔細一看他們分成四個集團,四個集團各有自己的領導人。
他們為什麼會坐在同一部遊覽車呢?他們又是些什麼人呢?定睛一看赫然發現他們當中竟然有李登輝、馬英九、陳水扁、宋楚瑜、趙建銘、連戰等人。這是怎麼一回事,中華民國的各黨精英政客竟然坐在同一部車,而且被用催眠瓦斯迷昏了。這件事太詭異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繼續閱讀
2007/07/24

李白和湯姆-克藍西

我第一個要綁架的是詩仙-李白

繼續閱讀
2007/07/24

目標:張愛玲

張愛玲一直是神祕的,身為又一個張迷,雖然關於她的身世已經有太多人「考古」了,她的弟弟張子敬也寫了《我的姊姊張愛玲》,對於張如此的世故尖誚與其身世背景總算滿足了那麼一點偷窺欲。

繼續閱讀
2007/07/24

目標:史蒂芬 金

綁架他的理由除了他擁有億萬身價外

最重要的是 [他還活著,而且活得很健康,連高速行駛的車都撞不死他]

繼續閱讀
2007/07/24

綁架曹雪芹

說到綁架作家,我第一個一定要綁架曹雪芹。

《紅樓夢》從第一回開始,一路看下來,閱讀時令人盪氣迴腸,掩卷後心中仍低迴不已。

誰知道,讀到第81回時,突然變得辭句乾澀。出現一大堆「二姐姐又出了門子了」、「若再過幾年,又不知怎麼樣了」、「說著,往外走了」、「忙著跟寶玉出來,各自散了」、「喝了一口,便放下了」、「只管出著神,往外走了」、「那些鬼都跑著躲避,就不見了」、「頭也就不疼了,心上也就清楚了」、「這個樣兒也就差不多了」……。我的天哪!我知道第81回開始是高鄂續筆,但怎麼會差這麼多?原本字裡行間的靈動活躍、情意深長,怎麼都蕩然無存?

繼續閱讀
2007/07/24

綁架大作家,目標:倪匡

在一個寒冷的冬夜,我捏捏自己的臉,看人工臉皮是否因低溫而凍僵了,再拿出鏡子望著我那因寒風而略呈紅暈的臉,唯妙唯肖,滿意地笑了笑。
踏上階梯,『叮咚!』,門開了。一位穿著厚外套的老先生來應門:『哎呀!是李華小朋友啊,歡迎歡迎,我等你很久了。』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