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05/28

趙少康傳真:鄭捷被槍斃

趙少康傳真:鄭捷被槍斃

文/趙少康

因為鄭捷迅速被槍決,加上小燈泡的媽媽對此有意見,要不要判死及如何執行死刑又成為熱門話題。

目前有42個死刑犯被判死而不處死,這些人都經三級三審司法程序,甚至數次更審才定讞,理論上不應有冤枉誤判的情形才對,而法官現在對判死都異常謹慎,不到萬不得已,不會判死,若我們對司法制度如此沒信心,那整個司法制度可以被廢掉了。


判死仍有制約效果

一年來有12個驚動社會的殺人案都被最高法院以無期徒刑定讞,逃過死刑,引起社會很大的不滿,認為法官太鄉愿,太怕被廢死團體批評,太承受不了壓力,太拘泥於兩公約……這些都是事實,但法官一定也會想,我就算摒除壓力,依法論法,求其生而不可得,判了死刑,到了法務部也不執行,否則怎麼會累積了42個?你法務部長會做好人,我法官不會做好人?你法務部長不能扮演上帝,我法官就能扮演上帝?既然你不執行死刑,我就不判死刑。

主張廢死的人認為死刑阻擋不了殺人,也許對某些極端的犯罪者阻止不了,或他們根本不在乎判不判死,但對大部分的人而言,「殺人者死」根深柢固,還是會有一定的制約效果,在要殺人的那一刻,想到後果,也許會懸崖勒馬。

「死刑」一方面是處罰,要殺人者付出相對的代價,也給受害者及其家屬安慰及交代,另方面也是警告,「以儆效尤」,要想殺人者看看被槍斃的下場,而且原不原諒加害者,要由受害者決定,豈是他人可以說三道四,越俎代庖的。

檢討改進教育制度 我有一個親戚,服兵役時調皮,每當部隊清晨執行槍決人犯時,就把他叫醒共赴刑場,要他看被槍斃的情景,他當了3年兵,看了好幾場。

廢死主張者強調殺人者之所以這麼壞是社會造成的,是從小受到各種不當對待養成他的反社會性格,所以光把他殺掉解決不了社會問題,要檢討改進的是整個社會環境、教育制度,犯重罪者是果不是因,按照這個邏輯,只要我們沒進化到大同世界,不但不能有死刑,連刑罰都不可以有,因為所有犯罪都是結果,原因都是整個社會和他家庭造成的,不是他對不起我們,是我們對不起他。

可是有更多人從小生活在比這些壞蛋更壞的環境裡,受到更多不平的對待,也沒有變成殺人重犯,又像挪威的殺人魔一殺幾十個人,挪威的人從生老病死國家都照顧,挪威的環境不好嗎?

鄭捷的律師怨殺太快了,來不及提非常上訴和再審之訴,也許準備資料要花時間,但如果律師在宣判死刑後就馬上大聲疾呼要法務部不可立刻執行死刑,律師會盡快提出非常上訴或再審之訴,我想法務部也會投鼠忌器,律師警覺性不夠也怪不得別人。

趙少康 廣播電視主持人

2016年05月13日



趙少康傳真:對蔡英文有什麼期待←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趙少康傳真:又活一次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