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9/04

嫖客也在鮭魚返鄉

嫖客也在鮭魚返鄉

文/一劍浣春秋

我有一個合夥人,在網站中,所有與「文字」有關的部分都由我來處理,至於所有與「賺錢」為目的的業務則歸他管轄。

從合作到現在7年了,我們一直是最佳拍檔、鶼鰈情深。

合作的契機是什麼?當然是「女人」兩字:遙想當年,我倆一起看A片一起上酒家,白天我們為了愛田由和松島楓誰比較容易讓人硬爭得臉紅脖子粗,到了晚上,逛窯子我點一個他就要帶一雙回去,世人能找到這麼契合的人真的不多;但時至今日狀況卻大大不同了,婚後的我「妻管嚴」、越來越少時間走跳江湖欣賞這花花世界,但他就不同了,在老婆放任的情況下,他歌照唱舞照跳,一年還有2、3次藉著「出差」的名義去對岸「公幹」,公然用下半身幹活。

羨慕嗎?其實不會,與其要像他一樣到處留精不留擔心被老婆「髒到」,我不如乖乖在家多看兩片比較實際,更何況隨著年近40,「堅而不挺挺而不硬」的症頭,越來越明顯,讓我覺得花錢找女人變得很沒價值。所以以往總是和他併肩做戰的我,近來已經轉為「聆聽者」的角色。

對面沿岸變難玩了
只是這半年很奇怪,每次談到女人時他總是在聊「最近台北那家酒店不錯」、要不然就是「上次那個妹一直LINE我很煩」,印象中除了半年前還出了那麼一次差,之後他就一直乖乖地待在台灣了…… 我心裡很清楚,這絕對不是他變乖了,而是有某種原因讓他不想去對岸了!

沒錯,你猜對了,對岸把廣東東莞的情色業消滅了、現在要搞也沒什麼搞頭了,不過我的合夥人可是吃喝嫖賭的專業戶,就算東莞沒得玩了,他在珠海還是有小三小四到小七,但就他的說法是那兒現在也變得很難玩了…… 原來、是CP值出了問題! 「你知道嗎?妹真的太少了啦!」他無奈地說,原本以為東莞的情色業被消滅了後,其他地方應該會有大量兵源補充,想不到不增反減,要找妹都要用搶的,如果晚上6點沒到夜總會,就連豬扒都沒得挑;另外,他還幹譙那兒的妹素質愈來愈差,上次去了5天竟然有3天他是一個人回旅館睡,看著King Size的床真是備感諷刺;好不容易找到妹,結果對方完全沒有服務精神,上了床都是草草了事、讓他出了水就想要走! 而且還很貴!想過夜竟然要1500元人頭紙!如果再加上機票和交通根本沒有台灣便宜,所以出了一次差他就不想去了,現在只好轉移陣地回台灣的酒店玩了。

真想不到,現在連嫖客都鮭魚返鄉了!

一劍浣春秋《慾海「劍」真》

2015年09月04日 蘋果日報



遇見大名鼎鼎的「妮可」←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瘋狂前夫的合法騷擾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