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9/04

遇見大名鼎鼎的「妮可」

遇見大名鼎鼎的「妮可」

文/一劍浣春秋

「啊啊啊啊……」

聲音由大而小、由急促變為緩慢,然後我身體一陣酥軟、趴在了Nicole的身上。

你沒猜錯,我確實與卡馬曹和台灣之孫,找到同一個花名的小姐做肉體交易。在沒有結婚也沒有女友的日子,我都是用這種方式滿足自己。雖然有些時也會覺得難道要一輩子「嫖」下去嗎?不過看著Nicole姣好的臉蛋、滑嫩的肌膚以及不會太小也不會太大的C罩杯,我還是決定不多想了,順從自己下半身的渴望……
她是我之前保持關係最久的對象,隨著交易次數的累積,我和Nicole的關係,也從單純的嫖客與小姐慢慢地有所進展:除了愈來愈喜歡用「調情」的方式,說我長、誇我猛地叩客外,她偶爾也會分享一些自己的事情給我知道,甚至還會大半夜地打電話來只為談心。
關係的進展也讓我對Nicole有了進一步的認識:她是屏東人,唸完高中就到台北討生活,由於外型清秀有氣質,所以她不但找到了一份化妝助理的工作,也被拉進了「兼差」這一行,只要想賺點零用錢,她就會在空檔時發簡訊,找之前還算看得順眼的客人要求「幫我一下」、用「一個有爽一個有拿」的互惠方式各取所需。



正妹同學 是校花

最近她叩客叩得蠻勤的,想必是很缺吧?基於我為人人人人為我的精神,趁著下午空檔,我又和她溫存了一次。由於之前雙方「互動」的次數不少,培養出了一些感情,所以在完事後Nicole倒也不急著走,而是依偎在我身旁天南地北的隨意閒聊……
這時我突然想起,上次約在外面接她時,有個正妹陪她來赴約,如果能和她來一發應該很不錯,所以我直接就問了:「雖然我還是覺得妳最正,但這個妹也不錯呢,不知道能不能約她出來?」Nicloe笑著說:「你眼光真不錯,她是我讀高中時的校花,人也在台北,要約不是問題。」
「真的!」我的聲音有點顫抖,雖然激動但可沒失去理智,趕快進一步確認:「妳知道的喔,我找她出來是要啪啪啪的,只是單純吃個飯,或是蓋棉被純聊天,我都沒興趣喔。」
「知道啦,你們男人真是下半身動物。」Nicole看起來並沒有不悅,反而像個推銷員和我一個一個介紹她的好姊,這時我才發現,原來她們這群高中同學是一個牽一個的下海賺皮肉錢,彼此之間還會呷好倒相報、互相介紹好快好小好大方的客人呢!
「沒辦法,台北物價真的好高。」Nicole似乎看出我的心思,幽幽地說:「我也不想做這一行啊,但大家狀況都差不多,工作不穩定、存不到錢,消費透支根本找不到人幫,所以也忘了一開始誰揪誰的……」
唉,竟然有這種揪團的方式,害我忍不住嘆了口氣。不過聽到Nicole說:「如果你想要,我也可以和同學一起和你好……」我馬上就理智斷線了,拿出她和朋友合照的相簿、我要開始選妃了!








一劍浣春秋《慾海「劍」真》
2015年08月28日 蘋果日報



「魚訊」老闆的 苦水←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嫖客也在鮭魚返鄉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