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6/22

肺癌基因檢測與標靶藥物治療


肺癌基因檢測與標靶藥物治療

晚期肺癌的治療,一直是以化學治療為最主要的方式。

肺癌化療的平均反應率約在三到四成,但是更多的病人擔心的是化學治療後所帶來的副作用,如噁心、嘔吐、掉頭髮等。
於是乎許多年紀大的長者或者體力不佳的病患往往無法接受適當的抗癌治療。

隨著對癌症的了解,肺癌的標靶治療,特別是針對非小細胞肺癌的標靶藥物問世後,標靶藥物較低的副作用,提高了患者的適應性,為原本無法接受化療的患者提供了一個機會。

肺癌患者在使用標靶藥物之後,治療效果不僅有了明顯的進步,更大大的提高了肺癌患者的平均存活率。

所謂標靶藥物就是針對腫瘤細胞特定生長相關的接受體、基因或訊息傳遞路徑加以阻斷,讓腫瘤細胞停止生長及死亡。

肺癌標靶治療第一個成功的藥物是gefitinib,早期進行臨床試驗時就發現這個藥物對於東方人特別有效,尤其是肺腺癌,女性及不抽菸的病人有效的機會特別高。

隨著生物醫學科技的進步,與對癌細胞基因的了解,發現原來當腫瘤細胞在表皮生長因子接受體(簡稱EGFR)有特定的基因突變時,對於這類的標靶藥物才會特別有效;相反的,如果腫瘤細胞沒有這些特定的突變,那對這類的標靶藥物則幾乎完全沒有反應。

所以病患不該對肺癌標靶藥物存有”神效”的迷思,而應先了解本身的癌細胞是否帶有特定的基因突變。

表皮生長因子接受體(EGFR)突變的機會在不同的肺癌型態及病人族群有相當大的差異,像小細胞肺癌EGFR突變的機會微乎其微,而鱗狀上皮細胞癌則只有不到百分之三的病人有EGFR突變,而肺腺癌的病人則大約有五至六成的病人有EGFR突變。

雖然臨床上可用肺癌細胞種類及病人性別與是否有抽菸來推測是否有EGFR突變及標靶治療有效的機會,但總是不如基因檢測的結果來的準確。
因此在可能的情況下取得腫瘤細胞組織進行基因檢測有其必要性。

現在檢測EGFR突變的方法日益進步,除了傳統的基因定序方法之外,有越來越多更靈敏的檢測方法可以運用,均大大提高了突變基因檢測的靈敏度。其他與肺癌相關的腫瘤標的物或基因變異和標靶藥物治療之間的關係,如”癌思停 (Avastin)”可抑制VEGF的活性、融合基因與Crizotinib的治療相關性等均已被證實,而有更多與肺癌發病的致癌基因或治療相關的基因檢測則陸續在研究中。

目前最為醫界所認可的藥物就是”得舒緩”與”艾瑞莎”兩種口服的上皮成長因子接受器抑制藥物。

2009 年一項在亞洲地區9國的1217位肺癌病患臨床研究顯示,肺腺癌細胞中有EGFR突變的病人,一開始使用標靶藥物”艾瑞莎” 做為第一線治療,治療反應效果約七成與無惡化存活期約9個月,均優於傳統化學治療,雖然最終 ;兩個治療方法的總體存活率大致相同,但接受 ”艾瑞莎” 治療的病人,生活品質明顯較好。

但相反的,若是沒有EGFR突變的肺腺癌患者選擇使用標靶藥物,則治療效果與存活期反倒比接受化療者更差。

而2010年一項在亞洲的研究與今年(2011年)一項在歐洲的大規模臨床試驗結果均證實第一線的標靶藥物 ”得舒緩” 與傳統的化療相比,用於具有EGFR突變的病人族群,不僅有更優異的療效,腫瘤治療反應率可達八成二,且比化療有更少的副作用,而亞洲人的無惡化存活期更可達13個月明顯 優於西方人。

也因此健保局於今年六月通過標靶藥物成為肺癌治療的第1線用藥,但前提是病人的肺癌細胞必須檢驗確認帶有EGFR突變,如此標靶治療才會有效。

但是一般據信 ” 得舒緩”對EGFR-TKI的結合力比 ”艾瑞莎”更強且血中有效濃度更高,故 ”得舒緩”用在化療的維持性治療方面,則不論是否帶有EGFR的突變,在無惡化存活期方面均比安慰劑組來得更好。

故患者若因任何因素無法接受基因檢測或不帶有EGFR特殊突變的患者,在第一線化療過後,仍可選擇 ”得舒緩”用於治療肺癌。 肺癌的治療過程往往需要很久時間,長期的治療規劃可延長生命和提高療效。

為了找出最適合病患的治療計畫,除了癌症期別、年齡、身體其他疾病、病人活動能力等因素可做為參考,肺癌基因檢測扮演愈來愈重要的角色。

未來的肺癌治療將藉由基因檢測,選擇適當化學治療或標靶藥物治療使用的順序,期能更精準有效的對抗腫瘤。期望在病患、家屬與醫師三方共同努力之下,肺癌有機會藉由藥物長期控制。

而積極樂觀、勇敢面對,絕對是戰勝癌症的最佳利器。

【台大醫院雲林分院胸腔科陳崇裕醫師】 原文網址: 肺癌基因檢測與標靶藥物治療 | 專題報導 | NOWnews 今日新聞網 http://www.nownews.com/2012/07/09/11851-2832418.htm#ixzz2Wv0huqd5

關鍵字: 10 32 34 35 38 40 41 45

人體急劇衰老期←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開放6家兒童醫院 再三思!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