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3/22

我是傳奇 I Am Legend

我是傳奇 I Am Legend

導  演: 法蘭斯勞倫斯(Francis Lawrence)
原  作: 理查馬瑟森(Richard Matheson)
編  劇: 約翰威廉柯瑞頓(John William Corrington)
喬依斯柯瑞頓(Joyce Hooper Corrington)
演  員: 威爾史密斯(Will Smith)
發行公司: 華納影業
電影分級: 保護級
電影類型: 災難、科幻、動作



 

「我的名字叫做羅伯奈佛,我是住在紐約的倖存者;如果其他地方還有人活著的話,請記住,這裡並不只有你們。」
 羅伯奈佛(威爾史密斯飾演)是才華洋溢的科學家,但即使是他也無法遏止恐怖的人工病毒,病毒不僅無法被阻止也無藥可救。爾後,羅伯奈佛成為唯一的免疫者,災後紐約的最後一位倖存人類,甚至也可能是世界上最後一位人類;三年時間過去了,羅伯每天固定透過無線電波廣播傳送訊息,而十分沮喪的是他始終沒有找到其他倖存人類。這裡似乎並不只有他而已,當初感染疫病的受害者成為變種怪物,他們潛伏在黑暗之中,觀察著羅伯的一舉一動,就等著他做出致命的錯誤抉擇。由於或許這是人類最後的希望,充滿使命感的羅伯決定要找出方法,希望使用自己的免疫血清,讓病毒產生相反的救命效用;但他知道,對方數量遠遠多過他,時間就要來不及了…。


 

 

很喜歡世界末日的片子,相關的電影甚至漫畫都有涉及,加上這類的題材,可以從很多角度去詮釋,也因此很期待作者要傳達當中的那一個層面,也更期待這類型的故事被呈現在大螢幕時那種震撼。而這部《我是傳奇》,則是很大膽的去面對人類內心最孤單的一個禁地,當所有人類都已滅絕,要以怎樣的心態存活下去的問題…。在這個人類不停破壞地球自然的當下,俗稱的災難片因此大為流行,除了有預測未來切身的真實感外,場面的浩大也成了極度吸引人的賣點。不論是從南北極的冰山融化、二氧化碳的溫室效應、能源危機;到外太空的隕石,甚至像《我是傳奇》裡的傳染病。之前的《水世界》、《明天過後》,其實也都不停的再點醒人類必須更加珍惜大自然,才不會發生像電影裡的情形。

值得討論的,是在這部元素不多,卻不停用詼諧有趣和悠關生死的極端事件,鑽研腳色內心那孤獨害怕的深層情緒,並直接的呈現傳達給觀眾,是否會對觀眾造成無形的壓力。尤其對於一般想看商業片娛樂放鬆的觀眾來說,失去一部電影最原本該有的新奇與可看性,反而直接暴露出這部電影簡單而重複生活化的單調性,是突顯出當中腳色的孤獨,還是令觀眾漸漸限入煩悶。畢竟即使有黑暗獵人這種較有衝突的設定,必定會猶如惡靈古堡般,被大多數的觀眾理所當然的接受而失去特點,相關的節奏跟氣氛也會融入敘事的探討裡做分析。

 

 

一.敘事上:

編劇給了個很簡單的開頭,一名女科學家研究出所謂「以毒攻毒」的方式,以百分之百的命中率拯救了患有癌症的病患。就在這時,畫面直接跳到荒蕪的紐約市,拯救跟寂靜成了強烈的對比,幾個鏡頭後,由威爾史密斯所主演的上校科學家羅伯奈佛,身旁跟著一隻狗小珊,在空無一人地上長滿雜草,荒廢一段時間空蕩蕩的紐約市裡,開著福特野馬Shelby跑車,在這應該擠滿人潮的都市中狩獵。從荒蕪的建築到幾百隻鹿在市區奔跑,無一不用強烈的影像視覺在加強觀眾的疑惑,車子最後停在車陣的開頭,彷彿是逃難者所留下來的「遺蹟」。

吃飯,洗澡,在自家前灑汽油和夜晚將特製的鐵窗關閉,無一不代表了奈特不是悠閒的活著,而是生活在隨時都有生命危險的地方,就像先前狩獵,可能隨時會碰到獅子。電影到這邊,有了結構上的轉折,藉由夜晚奇異的聲音,轉回了也是極為序亂的過去,奈特穿著軍服,急忙的要讓妻子和女兒離開紐約,中途也點出了那荒蕪的未來為何產生,病毒的擴散,紐約的封城,並且點明了奈特對於阻止病毒擴散的使命感。不過如果電影只是單純一個人的世界,相信會失去該有的衝突與高潮,「過去」在一個不明物體突然衝擊車子的情況下,跳回了未來世界。其實看到後面,相信明眼的人應該知道這突然奇襲的人形物體,就是已經發病的黑暗獵人。抗癌,卻諷刺的滅絕了人類,這就是一切故事的開始。

新的一天,奈特彷彿一如往常的在有槍枝於身旁的情況下起床,運動,跑步。作者開始鋪成電影的衝突,奈特到了家中的地下室,對著電腦作紀錄,以老鼠研究某種血清的情形,再度給觀眾新的疑惑。武器與糧食,室奈特的生活必需品,以及…休閒。《我是傳奇》的創意莫過於,如果紐約市空無一人只有你一個,你能作什麼,你會作什麼?對奈特來講,彷彿在玩生存遊戲,找尋是否還有存活的人,好奇的到別人家窺探與搜刮生活物資,但也會孤單的需要人陪,想找人說話,於是自己搬了人型模特爾,跟人型模特爾說話,這些也都成了作著的幽默與諷刺。除外,早上收割,下午打獵,中午則到港邊發出訊息,呈現出奈特對於孤單的抗拒以及人類的存在一絲絲苗小的希望。

曾經是代表商業、藝術和娛樂中心的國際大城市,現在,卻變成專屬奈佛個人的遊樂場,打獵地及廣大公園。過去,成了解釋故事的橋段,而未來,則是佈滿令人不安的因素。奈特醒了,也是另一天的開始,或說其實也是同一天的開始。未來依舊存在眾多令觀眾疑惑與不解的事件,不過這也是《我是傳奇》第一大段所呈現的手法,向上述所提,未來的疑惑與過去的解釋,不停交疊的結果就是要觀眾認同並接受電影中可能發生的未來。看過預告片的人,在享受著奈特面對孤獨與未來的無限可能;而完全不知前事的人,也在這個結構中一點一滴的被帶入到故事之中。

 

 

二.技術層面:

《我是傳奇》的賣點,就是製造出空無一人的紐約市區,看那荒煙漫草中奔跑著野生動物,並用「棄車」加強遺蹟的感覺。宣傳上甚至去合成世界各地著名建築物的荒蕪作為對住在不同地區的連接。除外,延續了種種災難片視覺震撼的風格,又添加了恐怖片的元素,如同惡靈古堡般的變種疆屍。在完成上,明明是世界受最後的一個人,卻為了場景而工程浩大。---「劇組要向經濟發展局、環保署、紐約市與紐約州交通局、海岸防衛隊、美軍與聯邦航空署等14個單位申請批准。」而另一方面,為了要隱藏黑暗獵人在大樓之間的合理性,造成恐懼,也特別選了大樓林立的紐約。---「如果是在洛杉磯,你就會覺得這個城市一片平坦,隨隨便便都可以發現敵人蹤跡;但紐約不是,高樓林立,有無數個轉角,你怎麼走都被夾在當中,很容易被攻擊。」而且導演法蘭斯勞倫斯為了讓威爾演起來有真實感,所有的紐約地標,包括中央車站、華盛頓廣場、翠貝卡區與中國城等等,都不是在好萊塢或溫哥華搭景拍攝,而是真的跑到紐約封街實拍。

災難片之所以如此令人著迷,除了它真的的存在於未來外,就是他場面的浩大和慘烈,讓人類可以沈思自己的作為。攝影上,有律動感,但也有配合電影沉靜的調性,多次追逐的場面,不論是奈特在跑車上狩獵的多視角快速跟拍,還是逃離荒廢大樓時的手持跟拍,以及之後多次奈特與黑暗獵人的對峙,都一次次的抽離觀眾對電影「靜」的極限,為電影重新佈局。這種分割電影段落,讓觀眾不至於被當中的孤單感所壓迫而無力的走向沉悶,最好的利器,就是利用鏡頭的律動逮給觀眾視覺的衝擊,這點在《我是傳奇》算是收放自如。靜的場面,在攝影的角度上也有多方面的運用,加強了故事主旨的張力。奈特面對恐懼的多次特寫;奈特對模特爾的害羞關係;大俯角的大樓呈現出隱藏的壓力;失去小珊在紐約街頭不在移動的車子…。攝影手法甚至之後說到的音樂與燈光,都很成功的加強《我是傳奇》的質感與完整性,作為輔助故事的延續與連接,不搶去幕前的光彩,成為最重要的幕後推手。

 

 


燈光上,並沒有特別的設計和意義,以外景的太陽光為主,主要的室內還是地下室一場,特別將色調調成橘色,等於是一種光與暗交界的灰黃階段,彷彿有種在黑暗獵人與正常人的決擇處。倒是聲音上有很強烈的敘事性,特殊的音效如手錶的嗶嗶聲,在奈特幫小珊洗澡第一次響起,配合上奈特的表情而漸漸蓋過環境音,成功的隔開了白天與黑夜不同的氣氛,也帶給了觀眾對故事的懸疑。其他如黑暗獵人的吼叫,以及過去警車的響聲,都不斷加深了電影緊張的氣氛。音樂也只有恐怖衝突場和一首悲傷的主題曲,整個電影的音樂音效也都特別少的孤單,像極了《我是傳奇》這部電影的風格。尤其是那悲傷的鋼琴主曲,在奈特看到別人家小孩的空床,中午到港口發送那微小希望的留言,以及…小珊死去時的片段,處碰到奈特最孤獨的內心時,就是音樂唯一安排的時刻。

最令人映像深刻的安排,莫過於最後奈特與黑暗獵人在地下室對峙時,強化玻璃逐漸被撞破的寂靜,看見自己用盡心力想解救的黑暗獵人如此帶著殺意面對自己,以及面對死亡時從絕望到領悟自己活著的意義,種種複雜的心情卻用「寂靜」來呈現,為這部孤單的電影劃下據點…。在對白上除了奈特詼諧自嘲的幽默外,與模特爾的對話,中午發出的訊息內容,以及之後看史瑞客記住的口白,除了是奈特孤單的象徵與抒發,無一不是強調那週而復始、單調而不見希望的生活…。裝扮上,黑暗獵人利用最新的科技,做出藍色可透光看到血管的皮膚,但實際上這種「殭屍」的特殊化妝,已經是屢見不嫌了。

唯一可以稱讚的,算是對於黑暗獵人的「保護」,不像同為恐怖片《噬血地下鐵》裡讓觀眾看得一輕二楚的變種人,《我是傳奇》的黑暗獵人不輕易的出現,擁有那失去理性的行動力、吼叫與表情,卻又有人性的一面和設置陷阱的智慧。從黑暗獵人首領的表現看來,被奈特抓走實驗的女性應該是他的妻子,也因為還殘有人性,所以會如此急著要救回自己的愛人,甚至會設跟奈特一樣的陷阱,還有養狗並叫狗先去攻擊奈特。相信在所有的殭屍片裡,《我是傳奇》的黑暗獵人也算是非常獨具一格的設定了!

 

 

三.腳色的內心世界:

一個人的未來會是如何?如果魯賓遜漂流記是帶有重新回到人類生活的動力,那《我是傳奇》相信就是充滿絕望與不安,在奈特的身邊,只有狗、模特爾、以及最不想看到的黑暗獵人。如果說為了研究血清拯救剩下的人類,是活著的動力,那當一次次失敗之後,想必對於死亡也會是一個選擇。比起幫小珊洗澡想起代表黑暗來臨的鬧鈴聲,以及跟黑暗獵人對峙的戰鬥,真正能令奈特崩潰的,是去承認世界上只剩下他一個人…,那種無止境的孤單與無助。因為有了小珊的陪伴,所以奈特能有辦法週而復始的生活,全劇奈特最驚恐的,莫過於小珊因為追鹿而誤闖黑暗獵人的地盤,他所面對的,不僅是黑暗獵人的殘暴,更是內心沒有發現,卻真實表現出來對孤單的害怕。小珊的死與奈特失控的復仇尋死,等於是奈特放棄了拯救人類的使命,選擇逃離那無止境的孤單蔓延,想想~如果是你自己,沒有這忠心的寵物陪伴,是否能如此在地球上生活。

 

 


說到演技,金凱瑞算是因為《王牌冤家》而改變,那我相信,《我是傳奇》使威爾史密斯真正挑戰自己的內心世界與演技。對內,如何與無法對話的模特爾對戲,演出自己欺騙自己的感覺;如何呈現出面對孤單的堅強,自我調侃,以及在眼前失去妻子女兒後,連唯一的「依靠」小珊都死在身邊的絕望;對外,對於黑暗的懼怕,任務達成的困難,不放棄有生還者個機會;甚至到之後見到安娜,那種希望有生還者,卻又無法接受信念與認知受到打擊。整部電影,從一開始藉由威爾史密斯的演技,聽到手錶鈴聲的變臉、看到別人家的兒童房…,無一不藉由表演為之後的故事和情緒鋪成。後段則是著重於「恐懼」的表現,害怕黑暗獵人與失去小珊的恐懼不停交疊,其中一場,當奈特看到黑暗獵人所放置的模特爾後,他不停的質問模特爾為何會出現在這,因為他也很清楚自己的精神因為龐大的孤單,已經在崩潰邊緣,之後更慌張無措的對代表神秘而有無形壓力的大樓掃射,其實,奈特怕的是黑暗獵人還是人…。

個人感覺演的最不足的,是自己輕手嘞死已發病的小珊,雖然鏡頭刻意只帶威爾史密斯的上身景,但卻少了那種面對死亡的,有呼吸的調整,有淚光的閃爍,卻少了失去一切的無力…,甚至之後那車子停在紐約街頭,小珊不在副座的位子,鏡頭後移,更能呈現出這種失去一切的孤獨感。故事也因為小珊的死而變調,悲傷的情緒相信也蔓延到觀眾的心中,帶者因為哭泣而腫脹眼皮的奈特埋葬了小珊,只剩下一個人的駕駛座,以及空蕩蕩城市街頭不知開往何處的車子,彷彿是逃到出租店,尋求那最後而虛假的存在感,又或者說,答應朋友跟模特爾說哈摟的事情,只剩下唯一跟小珊有關的事情了,「Please say halo to me」,完全呈現出孤單無限擴張後放棄生命的心態,整個累積了所有的情感,算是情感最足的地方。

 

 

四.故事的宗教性和合理性:

爆發,從耐特放棄在模特爾身上尋找些微的陪伴之後。以復仇的形式不顧一切的跟黑暗獵人戰鬥,死亡並沒有就此發生,反而是光束讓奈特彷彿進入了意識朦朧的夢境。雖然安娜的出現救了奈特,讓故事可以延續下去,但相反的,卻也成了整部電影最大的敗筆。突兀的生還者,反而另故事變調,將《我是傳奇》那世界上只剩下一個人的趣味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大量合理性的疑問與宗教元素。宗教上,相信創作者是虔誠的教徒,不僅要為極度絕望的未來加作解釋,向安娜說的,冥冥之中都是神的安排,還必須化解對人類對於世界末日的不滿於疑惑。一開始荒蕪的紐約街頭,上帝仍愛世人的海報,顯得所當然的出現,不過到電影的後半,當安娜像從天而降般,如同救世主的出現,並且帶著個小孩如同聖母和聖嬰,光、十字架…不停強調自己是受到招換而來,這些彷彿世神刻意安排的設定,等於是將奈特的作為神格化的變成真正的「傳奇」。如果說這種末日世人所造成的,也是奈特所體會到的,那安娜就是代表神有所註定安排的理念,在多次的爭辯之中,其實沒有個對錯或一定,當然~創作者是有自己的定義與想法,也才會有最後山間的希望城市,代表著神並沒有放棄人類。

 

 


在合理性上,人類因為對抗癌症,反而被抗癌病毒感染而大量滅絕,是很真實的設定,但為了電影的衝突效果,必須去解釋人類在病毒之後,為什麼不是只分為死亡和免疫者,還有受感染而變成怕光的黑暗獵人,反而成了刻意的設定。另一個為了電影效果而做的設定,就是救了奈特的安娜刻意帶著一個小孩,藉此影射死在奈特眼前的妻子和女兒,但在這種世界下,安那一個人又怎能在滿佈危機的陸地上生存,更何況是帶著一個小孩,或說~撇開電影效果,又為何要帶著一個小孩?奈特女兒說看到蝴蝶的玩笑話,便成了奈特領悟自己為何在這末日生存的意義,被黑暗獵人狀成蝴蝶狀的玻璃,安娜脖子上刺著蝴蝶的刺青…硬要說蝴蝶有其特殊的意義,應該也只有從一個蛹變成蝴蝶,那種新開始的希望影射吧! 不過那矮小的圍牆,說是蓋在病毒害怕的寒冷地帶卻穿著輕便,不合理以及打破主旨幻想,並且整個花了近三分之一的時間鋪成,只是為了解釋神對人類的憐愛,只想送一句話…不必了!


「我的名字是羅伯奈佛,我是住在紐約市的生還者。如果有人聽見…任何人聽見,拜託讓我知道,你並不孤單。」當人類文明毀滅,所有賴以生存的資源都消失了;當地球上只剩下最後一個人類,這個時候,他面對的是什麼?無助、失落、絕對的孤獨、可怕的寂寞……白天,在永無止境的求生掙扎中,懷著渺茫的渴望,尋找其他倖存的人類;夜裡,在孤獨恐懼的漫長煎熬中,等待黎明的來臨……這是一個有點悲傷的故事,你將會感動於人類面臨絕境的掙扎、勇氣、與希望。

 



星塵傳奇 ( Stardust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狙擊生死線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