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當問題族群從警後的可能
2019/08/29

從台南逆子毆打父親踹車新聞看員警作為與本質

通常這種不可能警察不知道,列管沒有永久性,可是基本上,有心要抓的話,其實這傢伙應該進出監獄多次了。跟警察熟識有又扯黑幫,那就代表可能是除了吸毒還幫忙販毒與運毒。

當藥癮戒斷發作六親不認極端妄想,酒精無法壓下來反而就演變成這樣的情形,而一般毒癮藥癮戒斷都不會超過24小時,這個應該已經很深了。
再嚴重一點,一級毒品,就可能每六小時發作一次
也就是說,報案後回推24小時內,跟誰接觸再回家時,那就是吸毒的時間,又為什麼要什麼情資呢?因為並非專業,且還可能大部分都是如此,又為何如此?

除非,警員們有問題
不是有油水可以撈,再不然就是怠惰,跟這一些問題份子熟識,當這一些問題份子一在鬧事,家屬一再報案的時候就會跟著毒蟲一起合作,於是在這一種情況下,下情不能上達,輕鬆混水摸魚,又或者,不是混水摸魚、也不是有撈油水,那就是警察可能也有在買毒品或販毒也說不一定。

而這一個部分又延伸到時間性,影片中說三年前,也就是毒蟲認為三年沒列管就沒紀錄、沒紀錄就認為沒前科,這部粉也反映出,無永久性列管的問題,這三年都在幹甚麼呢!?,調查局與政風應該開始調查三個用內所有,相關時間性反推藥癮戒斷症時間,近三個月每一天交易地點的路口監視器,總共幾次!!??

但是,其實一個人的紀錄法院都是會永久性的列管就像是在醫院的就醫紀錄是一樣的道理,不光只是台南,台北、新北也是差不多如此,等到出大事情之後,民眾也還是不知道,更不會察覺。

會有這一種妄想與誤解,那就更反映出毒蟲,根本就不可能會悔改
目前民進黨執政,選舉前說綠色執政品質保證,而現在呢?

但是其實無論是民進黨,還是國民黨,這一些龐大的問題員警甚至分局派出所,永遠都不會去抓藥頭,又為什麼不抓!?答案就不難明瞭了。那既然如此,百姓以後能夠靠誰呢?神鬼嗎!?
看看會不會有甚麼假希望可以實現,他們這一些執政者閣員們根本看不見,甚至完全不想看,指示要權力、名利而已,這也是台灣目前社會悲哀的主要病因之一。

如果,真的是有責任有擔當、認真的閣揆,現在應該就要開始全國政風動起來與調查局,但是,眼睛看清楚下,根本就是不可能,且無論警員抓多少毒蟲,大部分都不是藥頭,有的話也只是報上新聞給民眾對警察還有一點信心而已,但是,事實還是沒有改變,都是法院通知,或者被檢舉人不是熟識的藥頭才可能,能騙則騙、能混則混,那我們還要這一種警察幹甚麼呢?

反而多家害處而已,請問閣員們,你們良心丟到哪裡忘記多久了呢!?還是繼續的每天政治表演,準備2020權力、名利爭奪而已。



繼續閱讀
2019/06/26

問題員警包庇毒蟲的可能之手段、心態

員警包庇毒蟲的方法有幾種,其中一種的方法可以何裡好交代的方法,一般民眾比較不知道問題員警是如何犯罪?除非自己去買書籍或者猜考外國員警犯罪新聞的手段介紹才可能得知,一般人只會想到驗尿掉包,但是~現在可能因未被查獲過就應該很少敢這樣,所以就有新的方法,也就是一直反覆驗尿驗到過關為止,就算錄影也能重錄,等沒問題後在交上去,完全彌平事情自己勤務區都是天下太平。

但是,這一種行為必須自己同事不會發現,以及全部都必須都是不專業的員警才可能,員警抓毒蟲多半也是人舉報、或者有情資法院通緝的毒蟲躲在甚麼地方,然後,趁毒蟲睡覺的的時候攻堅,無論抓幾百次也不可能會有甚麼辨識能力,都是處於被動的狀態下執行任務。
要他們知道幾十年的老毒蟲,本身大腦生理機制被破壞後,平均大約多久就會發作、多久後會鬧事、鬧事後家人受不了報案的時間後推該毒蟲的日常生活起居、再推其交易時間、地點,步行或騎車!可能完全的不知道跟推諉。

一般絕對不會超過24小時,更何況是老毒蟲更是不可能,幾乎都是在一天之內,路口監視器鎖定鬧事報案的前一天,每天看一斷其中一小時該毒蟲住家附近監視錄影,24小時分24天看,還要說找不到線索,那都是騙人的要不然快轉每天24小時其中的30分鐘,分48天看完還說抓不到那也就是有問題,不是怠惰成習就是本身就有問題,但是,真正有責任的員警,其實並不多,多半混口飯吃而已,順便覺得可以有威嚴感、優越感,所以,台灣許多家暴案件,到最後演變成嚴重社會事件,大部分都是這一種狀態。

所謂法網恢恢疏而不漏,那是因為有一些事情,可能就算是彌平,但是其它人事物的所有有無生命的物質,都還是會留下長期處於二手毒煙狀態下的疾病,例如如果K他命吸食者,家屬可能會肺與腎都會出問題,虛胖水腫、老年人更快可能嚴重到要洗腎,肺積水其它高血壓疾病,重點特徵就是血鉛中毒。

若是更嚴重的二級毒品安非他命的話 ,家屬則是會血酸中毒酸血症,只要跟他共事半年,例如自身家長收容失業的毒蟲,幫忙作生意半年,大概馬上就會出問題,這一些毒蟲,他們身體都會有一種類似西藥與身體的臭味,但是,藥味的嗆鼻味道會大過體臭,他們平實在家中,都是有人的時候鎖在房間中,有時候會聽到玻璃物品摔碎的聲音,那是因為手抖的關係,摔碎了吸食器,之後~他們怕被家人發現,就會試圖用香水蓋過毒品味道,所以~就會有香水混雜著嗆鼻藥味在空氣中。

與其他正常噴香水的男女,多出一種藥味刺激鼻子得要,他們家人會常生病,因為肺功能背影響,而動物也會因此得皮膚病、傷口癒合較慢、壽命不到正長壽命、死亡前皮膚出血。
而對於人方面,毒蟲的家人可能因為腎臟有問的關係,都會年輕的會表面水腫,就是所謂的虛胖,老年者則是積水在體內的內臟,嚴重可能肺積水,因此住院治療順便準備洗腎。

如果醫師高明的話,就算可以以藥物治療拳遇佔時不用洗腎,日後可能因為毒蟲還活著在家中,因此就會又必須要洗腎,本以為不用了,可能就變成必須要,洗腎必須要動外科手術,必須要埋人造血管在手中,或者是從腹部肚臍或鼠蹊部開刀,就是從腹部洗腎,一班就是這兩種方式,但是他們這一些毒蟲家屬,若是沒有毒蟲,那會有需要經歷這一劫的不幸嗎?

所以~就算問題員警,再如何包庇,這一些周遭人或動物、其它物質都不會因為如此,就會消失每日不知不覺累積中毒的事實,而毒蟲家屬的疾病,更是自然物裡的枉法證明,但是很遺憾的是,我們的政府事實上,這一個部份都是處於消極甚至抵制的情況,無論是成裡甚麼反貪腐的機構單位,皆是如此,都是要「靠檢舉」甚麼奇怪的跡象,他們皆不會去注意,就算注意也是表面上,之後消極的上下交集的彌平問題。

而這一些家屬,又能跟誰訴說呢?
議員嗎?立委嗎?
沒好處可能未必真的會為民喉舌
而枉法的動機,除了貪贓與怠惰心理外,再來就是自身可能一大票同事都是毒蟲,這萬一查下去,可能連整個分局長都要遭殃,能夠自由輕鬆過日子,何樂而不為!?

政治無論是選誰都是一樣的情況,這一些情況可能都知道,也可能選前的政見會提出,但是~真得要作的時候,就未必會理會,甚至完全的消極或沒有作為,那麼請問這一些政客,你們對德起自己的良心嗎?

那如果家屬檢舉呢?法院應該可以開搜索票、監聽票,就可以得知毒蟲通訊軟體的對話紀錄,又或者,可以從該毒蟲因為家人已經被害到倒下,也沒人願意給他經濟上的援助,就可能跟地下錢莊、藥販簽本票,找到本票的債權人,就可以抓到藥頭,毒品的中盤商,而為什麼不積極呢?

很簡單一般人到這裡就應該可以想到為什麼了?法院有問題,或者已經開了,但是消極,那就是地方轄區員警有問題,涉及階層可能很高,以目前最好的理由就是年經改革問題,用來合理化跟說服相關單位。

 
繼續閱讀
2019/05/09

利用味道無法錄影的反偵查問題探討


要包庇毒品,問題員警的反偵查手段,就來邏輯推測一下,空氣中味道與間接家屬,因此得了疾病的間接因果關係的間接證明方式與探討。

味道這一種東西,沒有辦法可以錄影,也因為無法錄影的關係,這一個部分就變成一個盲點,那如果一般正常的警員,如果遇到毒品人口的家暴案件報案、或者毒蟲又在作怪的時候,到現場應該會聞得出藥味,如果,是常年的老毒蟲,因為藥性不夠滿足的關係,還是無法減少藥癮戒斷的現像因而鬧事,而現場的員警,也一定可以更容易的聞出藥味在空氣中瀰漫,那...所有人都聞到,而到場處的員警沒有任何作為跟反應,也就是,裝作沒聞到的情況,那就代表有問題了,其實,到場處理完後就可以取制服上的毛線檢驗了,但是,很少人會去想到這一個問題,真積極的處理,又再加上一整天都沒接觸處理毒品案件,那就可以證明有意包庇之可能性很高了,在一次、兩次...三次之後!!就大概可以懷疑,整個單位有問題了,問題面可能有很多種可能。

這一些毒蟲,在長期吸毒下,因而會造成腦部生理機制的改變,變成到了一定的時候間如果沒有繼續吸食毒品的時候,就會出現很多副作用,生理與思考邏輯、整個身體大腦所控制的一切生理反應,很可能就會開始錯亂,嚴重點還可能經攣暴斃,這一個現象稱作「藥癮戒斷症狀」,隨著吸食的時間長短,就會發作的時間也會跟著變快或者變慢。

而當已經接觸一定時間可能數個月或多年,這一種長年的毒蟲,本身的身體狀況會產生抗藥性的狀況,所以,一次就會比一次,吸食毒品的毒品需求量,就會開始不知不覺中,逐漸的因此加重並增多次數,所以,每當家屬報案時,就可以判定一次比一次所需藥量加重一個層次,也因為藥量加重的關係,空氣中的藥味就會逐次的越來越明顯,且報案時間間距越長,藥性需求量越重的關係,就會更容易發現,除非員警常年鼻塞跟嗅覺毀損,也可能因為,在前兩次的消極,許多毒蟲家屬只能繼續忍耐,到已經沒有辦法忍的時候才再報案,而員警還是如此的行為時,我們就要開始懷疑幾件事情。

一、是否刻意包庇
二、是否該單位有人抽取油水
三、是否該單位員警也有在購買或販賣毒品
四、是否該單位有員警也在吸毒
一件事情,如果經過3次,中間的間隔時間如果也很長,這一些推測就非常的有可能已經有嚴重的問題在其中,而真的到了這一個時候,就算是一面回報上級假監控,而「真實施反偵查的手段」基本上根本不會被發現。

吸毒的人,本身除了大腦生理機制的改變,本身的道德理解也會明顯的出問題,許多行為就像問題兒童的情況一樣,霍布斯說到「邪惡是強壯後的嬰兒」就是在指這一些問題族群,本身就像遵從原始欲望行動的兒童一樣,道德思考會變得膚淺、簡單,從他們身上可以看到,很多膽大妄為、讓人不可思議的舉動,相對的如果又病態合理化的妄想,就更加的明顯,到了這一個時候,當然就會有縫隙就開始鑽。

但是雖然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但是,邪不勝正的定律,仔細找還是不會改變的,沒有證據有沒有證據的方法,也就是這一些毒蟲家屬其實都已經受害多年,吸毒者的家人跟動物,都可以看出明顯的問題,動物可能有一些因為肝臟中毒的關係,開始有一些皮膚病的掉毛狀態、老人家也可能因為如此,受到空氣中的毒氣,因此肝腎臟就會出問題,例如:高血壓、腎臟病、血鉛中毒,且還是長年吃素還會如此,就更為肯定,證明毒癮者一直在吸毒,也因此害到家人生病,而家人的狀況,也因此變成間接的證據,而....至此,在回到上述四項可能,以及,空氣中的藥味可以裝作聞不到的原因,又知道因為未到無法錄影的關係就在第一時間,有開始動歪腦筋的大膽舉動,請問一下,是不是已經很嚴重了呢? 

甚麼時候才會有清廉的貴人開始調查,該派出所與分局呢?可能會有也可能永遠到毒蟲死掉,或者毒蟲害死全家後,還是一樣的沒事等退休。​
看似沒天理的現象,但是其實在現實的社會上,可能已經是常態,新聞報喜不報憂,比例上,為避免陰暴之徒因此更為囂張的關係,也因而也成了幫兇,無論到哪一個黨執政,這一個部分都是同樣的模式在運行著。

繼續閱讀
2019/03/21

家暴毒品案件警方若負面處理之可能

一般民眾如果遇到吃案,大概處理方式就只是網路上宣傳的那一些方法,流程三聯單....等等...那如果家暴毒品案呢?
首先,先介紹一下,一般毒蟲藥癮戒斷發作時,在急需要錢買毒品下,會幹些甚麼事情?當然也不難猜想,大家都可以想得到就是偷竊跟搶劫、跟家人要錢,不給就毆打威脅,就是類似過去有一部港片 叫作 喜馬拉亞星 在劇中鄭中基到最後成為一個賭鬼毒蟲,然後,在新婚夜拿板凳應采兒那段,大概就是那一個樣子,
而長期藥物吸食後,當藥癮難耐又在酒精催化下,就會有極端妄想的出現。
那一些家暴家庭的加害者,到最後拭親,已經被判死刑了也還是不知悔改,也差不多就是如此,但是~跟今天吃案有甚麼關連呢?

其實,大多數有毒蟲的家庭,都是忍耐,報案運氣好遇到有正義、道德感完全的人,就沒問題,會開始注意並且在巡邏時,知道自己負責的警勤區,
每一天有甚麼變化,然後,抓到後正式作筆錄,再移送偵查對再移送地檢署,及於壓事情的話,就不會有這一部份會質皆趕快移送出去,這部份最後一大項再來說明,

而方式是看甚麼時間、出現甚麼人?並從藥癮戒斷發作攻擊家人報案後,看監視器該毒蟲24小時內,出現在在甚麼地方,這部份需要報案人提供,方便注意觀察,等觀察到了之後,就知道怎麼處理。
照理說民眾都會這樣認為,又或者,已經家人受傷了,也應該會馬上對毒蟲保護管束,這是表面上大眾認為應該會如此的情況。

有問題的情況就不是這樣了,這就比較離譜跟違反常哩,甚至更為嚴重牽扯到更深的部份,而這一個部份更深的部份,就要屬重大職務犯的部份了。回到一般民眾比較不可能察覺得包庇吃案方式,以下來介紹可能性

一、故意假裝懷疑報案人
這一個部分主要就是要利用民眾怕事情的心理,對警察如此違反常理的心理,再加上民眾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理,大多數這一招滿有效,且順便也能借機會,以間接暗示性的方式自保,因為同事間其實目前都只是白紙,並非素質與有維護社會秩序的道德感,只是希望安穩收入與安然等退休而已,真正有熱忱、正義心、道德感、道德理解完整的,且本身自己會充實自己,買幾本有關青少年犯罪、暴力犯罪心理書籍、本國、他國的中文翻譯本,這一些相關犯罪心理學叢書,然後,以最相信人的心理,但不失常理邏輯的方式,在事前、事後、中間、思考對錯真假,無論對象是誰,只要符合專家學者的研究所列的特徵,並且無厚知厚覺,完全無法判別嚴重性認知,應該都可以察覺,雖不是馬上,但是最慢、再遲鈍3天內都會發現,哪裡有問題。如何假裝懷疑跟表演,又是否有族群意識、政治意識形態心理,扭曲某部份的心理因素,解讀成自我是在嫉惡若仇,無法意識到這部份的分野。

跡象1、製造被害者心理壓力。
例如:家暴被害人,已被毒品管制或撤管不久的毒品人口施暴,且已經是被害人滿頭血的情況,但是,態度輕浮沒有將毒蟲管束24小時,再更誇張問加害者要不要告滿頭血的家屬,借此機會造成民眾心理不安而打退堂鼓,但是,這一部份也證明了吃案動機,也相對的民眾已經覺警方不可靠,既離譜又誇張,要家屬繼續忍耐。

跡象2、違反一般常理照毒蟲的話回應
比方說:毒蟲藥癮戒斷發生後,已經要攻擊並要打死直系血親尊親屬父母長輩,毒蟲40歲中年人要打死66歲老父母,但是毒蟲卻說的理直氣壯,因為,毒品吸食者會價值觀認知扭曲,惡意詮釋善意勸解,自認自己才是被害人,然後警方現場回應說這是管教問題,他們無權介入。這已經到涉及刑法意徒殺害直系血親尊親屬部份,且在事後也看過影片,但是卻是跟一般人沒兩樣,也反應出不專業,或者說難聽一點,當人白癡。教養問題?40歲要打死66歲老母,叫作教養問題?

跡象3、誤導藥癮戒斷
為什麼要誤導這一個部份?因為,藥癮戒斷是在毒癮不法忍受的時候,需要有錢買毒品時才會發作、狂怒,極端妄想扭曲債權人,解讀成自己才是債權人,在中間隱忍極端妄想的同時,就會開始產生內在憤怒,然後才有攻擊的舉動出現,這一連串引發攻擊的心理動力,在於生理與心理同時並進的同時短時間內產生,也隨著藥物以賴大腦生理機制,遭到藥物控制而維持,就會完全變一個人。又在試圖用酒精麻醉時,就如開頭所述產生極端妄想。

可能當事人隔天到派出所,其他的同族群的同事,就會開始誤導並表演,順便間接暗示與誤導,剛剛踏入警界、或經驗不足的同仁,通常都在對談時的刻意表演,通電話時講反話的時候,尤其是電話又沒錄音,也沒人可以聽見通話內容,要暗示誤導很容易。

會跟民眾說等家暴發生時,才是剛吸毒完的或正在吸毒的
這一個手段,用意在於,這一些毒品吸食者,當藥癮戒斷症發作時,也代表極需要毒品,而手邊沒有錢可以買毒,就會在藥癮難耐的同時,就會施暴,就像一開始提到的電影喜馬拉亞星最後變毒蟲新婚夜,打應采兒那情況,一心想要錢買毒。

極端
(參考資料楊士隆教授 暴力犯罪原因、類型與對策 )
而到了這一個階段、時機,也相對的可以得知,這一個毒蟲,手邊沒有毒品,就算有那就有可能,背後有甚麼原因,必須不能動手邊的毒品,有可能本身是藥頭要交貨、可能是代為保管、又可能是幫派代為保管,所以,手邊有毒品卻不敢動。
而這一個時後,如果恰巧搜到,出乎於預料計畫之外,剛好返倒可以 辦大案、吃小案的警界文化,完善的手法一般民眾不會想到這一個情況。

至此照理說:被害人報案、意徒殺害直系血親,身為警察,在刑法上有所謂的 保證人 的法律身份,因而不作為,其實,就已經觸犯到不作為職務犯的部份與地帶,依照:警察職權行使法 
第19條,警察對於有下列情形之一者,得為管束:
一、瘋狂或酒醉,非管束不能救護其生命、身體之危險,或預防他人生命  、身體之危險。
二、意圖自殺,非管束不能救護其生命。
三、暴行或鬥毆,非管束不能預防其傷害。
四、其他認為必須救護或有危害公共安全之虞,非管束不能救護或不能預防危害。

但是,處理嚴重家暴案,真的會這麼作嗎?真的會嗎?見仁見智,那就要看被害家屬的運氣好或壞了,自求多福,也許求神跟神像、禱告跟上帝說,還會有一點希望與期盼,說不一定會有奇蹟的出現。

其實,就算是如此,為了警界士氣、怕陰暴之徒們更為看不起警察,因此而導致,氣燄更為囂張的社會病態,嚴重失控的迅速擴散,於是,往往高高舉起,輕輕放下,能夠被起訴的,在全國6萬4816人警員中,真的被起訴其實也是不多,大致不會到300人。

二、迅速移送
為什麼說迅速移送呢?因為,藥癮戒斷的狂怒,前述特徵(3)已經提到,會藥癮戒斷就也代表,手邊目前沒有毒品,完全不會注意,又如何注意?巡邏不是只有在勤務區逛逛,所有空間人事物的變化,都是近期幾件案件相連重點,但...有幾位真的會這一個心這麼作?不可能有太多人這麼作,而迅速移送當然因證據不足不會起訴駁回,甚至教唆毒蟲,再告被害家屬,而這兩者有有甚麼關係?是不是感覺少了甚麼,然後跳過了甚麼重點,就是與民合作開始注意該家暴者,甚麼時間出現在哪裡?沿著每天...每天...家暴發生期間前後,平靜前與後幾天、幾個月內,家屬提供的時間,監視器所看到該毒品人口,在甚麼地方、與甚麼人,見面頻頻,這時後就有了特定點的方向,但是,又有多少人會願意如此認真、熱忱,又有多少人還記得,自己要從警時秉持著,除暴安良、維持社會秩序的理念?更不用說甚麼正義二字。

結論,曾幾何時....本應伸張正義的執法者,將國家賦予的公權力,以及,本應該與陰暴之徒周旋的心思,用在這一種不應該有的用途上。
只能說隨著政局、問題次文化社會影響與變遷,只能說我們司法體系已經出了問題,不再完全是整體的清廉與正義,已經有了很長的裂痕,深不見底的裂縫。
又或許,可以有其他理由與原因來合理解釋,那就是問題族群誤導說謊,因為,可能該家暴受害者的家屬,因為某一些原因干涉了這一些問題族群,又或者,這一些問題族群,與該毒品家暴加害人,是同一種人,或者,同一個藥頭的毒蟲圈,只是掩飾的很好而已。​又或者...這一個家暴被害家屬,跟問題族群有一些過節,例如問題人罵該家屬白癡,於是該家屬,反說對方長得像猴子,自小被灌輸自我英俊,被這麼一刺激,懷恨在心也說不定,另外,再來就是在別區員警,曾經是少年犯,而被害家屬是受害者,當年被羈押懷狠在心的問題員警也說不一定。

事出必有因,但是,邪始終是邪、正也還是正,改變不了的人性,使重沒有改變。再來推其它原因,就有可能更嚴重、範圍更大的背後,可能涉及更深的公文書罪的部份,盡可能阻斷,這部份其實民眾也無從得知,除非,還留著判決書跟檢舉筆錄的回函,但是檢舉筆錄不要移送,民眾也無從得知。

繼續閱讀
2018/06/07

中國城管被砍七刀、民眾一面倒

中國的城管,一直都是讓百姓受到最多壓迫的一個組織,素質之差就像小鬼當山大王的程度,不是不救,而是根本就不想,漆善害惡、挑軟柿子吃,執法人員如是這一種素質者,都會被唾棄,也大家心知肚明,穿了袈裟的土匪還是土匪。

繼續閱讀
2018/05/23

揭警界黑暗面!警自買藥誘引青少年 線民護士控警"釣魚"拚績效(感覺不太可能...)


(三立新聞)
這是比較不可能的,但是,如果說一個轄區有毒蟲吸毒20多年
等人來查的時候,例如毒蟲家人檢舉,再圓謊說該毒蟲是自己線民,用這理由給上面交代,之後再給毒蟲家家施壓,例如故意到該毒重家人作生意的地方,故意大聲說他要念尿啦~吸引全部人注意,以後有事情家屬就不會報警了,這我就非常的相信了,而到這裡為止,法律與正義似乎,也已經不再全是警察的代名詞了。

然後呢~
又在這之前該家屬寫給署長信箱的部分,最後還是發到原單位,再回給該毒重家屬說該毒蟲沒吸毒,直到該毒蟲被隔壁轄區抓到人,如果是這樣情的話,我就覺得真實性可能滿高的。
至於...
釣魚!?有這麼積極嗎!?也許、可能吧....但也只是也許或可能

又或者,故意說毒蟲家人也有吸毒,所以,才會檢舉,結果~很多這一類的家屬,都只能忍耐過日,拜神都比報警還有一點希望,然後,經過....很久...很久....7天3個月、好多年的時間都沒有等到,這一名問題管區自己說的情況發生,到這裡還看不出來甚麼嗎?

毒蟲吸毒時間越久
他們本身大腦生理機制,會因此改變,沒有繼續服用毒品,就會開始非常的痛苦,所有神經可能錯亂,最嚴重可能因此暴斃。

所以,毒蟲的藥癮戒斷症,一般都是不會超過24小時就會發作,根本不可能可以一下子經過很長時間,完全不碰毒品,這一招是問題青少年才會有的病態邏輯,僥倖的旁門左道特質,不該出現在穿警察制服的人身上,根本就是混著等下班,且還混了20多年,而這中間20多年中間,前面與後面的主管與其他調走的員警都有問題。光人數就不知道有多少了說~

反正,民眾不會知道藥癮戒斷,知道的就故意說他一定有吸毒才會知道,然後一般民眾就心生畏懼,毒蟲熱甚麼麻煩,日後就往自己肚子裡吞,又然後看每天警政署的宣導,就感到絕望與諷刺,也不再相信警察了,而該單位就這麼簡單帶過

怎麼可能不知道!!家裡沒網路,沒買書來看過嗎?

很多犯罪心理學書籍就有說了,光是我就可以隨便解說個3大項,倒是員警不會的,可是大一堆,尤其,會用藉以誣賴毒蟲家屬,可能也有吸毒這一種手段的,就已經是證明,根本不是專業、也不適合當警察,只是警員人數不夠,進來充人數的那一種而已,所以.....民眾就自求多福喽!!

另外~
刑事局網站宣導的出版品,與這20多年法務部、衛生福利部毒品宣導就不知道換過多少版本了,可能不知道嗎?
倒是會這麼說民眾的,才有問題,且問題還不小,如果又有意識形態的外省高級情節的,問題就可能更嚴重了。

所以,可能這一則新聞,也許還有爭議性,但是,現在開始則是法院調查範圍,有沒有可能,那也是法院調查後才能斷定,民眾私自的假設、推測都也只是臆測而已。

繼續閱讀
2020/09/15

問題員警包庇毒蟲可能情況二

吸毒者因為長期吸毒導致身體的生理機制完全的改變,所以,才會有因為生理上的變化導致藥癮戒斷的時候,毒癮難耐~通常,會有痙攣、嘔吐、異常冒汗、不安、不停漫無目的地來回走動、這時候就會不停地灌酒、吃檳榔想要壓制下來。通常,安非他命吸食者,都會有親為的妄想,而當在不安的藥癮戒斷發作時候,大腦就會因為酒精的催化,導致產生極端妄想。

而這一些毒蟲,因為開銷太大的關係,就會因為如此,變成吸毒兼販毒,一方面還債、二方面獲取毒品,而當已經走到一種地步的時候,往往就會在自家轄區的問題警員現身,然後,多了保護傘的關係,往後無論是發生甚麼事情,都會幫忙毒販的生意不會受到干擾,而一般民眾或許會寫信去市長或者署長信箱,但是,通常都是退回到原來的單位,繼續欺上瞞下的天下太平,這不是少數,且也不容易被報導出來,因為,根本就很難會知道就算有可能,也不會有甚麼政風單位,且還是「專業的政風單位」去查看究竟。

而再從這一些「吸食者」演變成「販賣者」的當事人推測,倘若,多半都是如此在問題員警的轄區內,且是占多數的情況下,每一個毒販抽成的話,那就油水就越撈越多,現金不放銀行,基本上,要查也很難察覺到,每一種開銷也未必都有紀錄,但是,「明顯」某一個部分,例如貸款、房貸、車貸、保險…金條、大金飾、珠寶..部分,與薪水每月開銷的數字,相差甚大,突然的有一筆來歷不明的收入還掉,購買貴重物,那就應該逐漸有跡象與線索得知可能有問題,又或者,乾脆與地下賭場合作請賭場保管現金,那就更查不出來,且會到這程度的時候,該地應該不少人的「地下財產」都放置在這一個「地下銀行」內,且這一個區就可能是萬年壓案區。

不需要金融卡、不需要上報財產、不會有紀錄,妥當又安全
而會這樣的情況,那又可以從「積極壓案」的程度看出端倪,尤其是毒蟲、家暴加害者已經對家人父母老人,有人命要脅的程度,還能繼續演,繼續反偵察、繼續壓住被害家屬的派出所、分局嫌疑最大。
而又從這一些從吸食者轉化成販賣者的毒蟲,既然人數多,也相對的吸食者的購買者更多。

這時候這一群,可就非常的「團結」口徑一致「警民合作」通通都對報案家屬,說成是他們才是吸食者,若是打人喊救命的毒蟲,也會自認聰明鼓勵毒蟲要不要告家屬,使得這一些家屬只能受第二次的折磨,而口徑一致的,也就是吸食者的可能性,八九不離十,最少有3成常理來說,應該有9成都是,但是,在傷心欲絕痛苦不堪的家屬,根本不可能會發現這一段。

以前內政部網站有在宣導,如何判定家人吸毒,其中有一項就是,家裡有人偏偏要關門,隨後發出藥味在空氣中,為了掩蓋藥味,就會用芳香劑或香水掩蓋,但是,其實還是可以感覺得到,在空氣中的香水味道中,還是有苦苦的藥味,長年下來~跟毒蟲居住的人跟動物,都會出問題,尤其是最接近的家人,最快最明顯,尤其60以上的老人,一定肝腎肺都會開始敗壞,精神方面會失眠更為嚴重、心血管也會因此影響而萎縮,導致高血壓。

而這一些受害者,能告訴誰?警察嗎?署長嗎?還是政客呢?
問神吧~每問一次、拜一次、求一次,都是對警方與政府的泣訴與不滿。

繼續閱讀
2020/09/14

問題員警包庇毒蟲可能情況一

如果警方要與毒販掛鉤的話,那就必須要使自己轄區內,因為毒蟲所惹的禍都必須要想辦法消彌,一方面掩護、二方面輕鬆收錢抽成,抽多少?那就推測要看涉案的成員多少、官銜高低影響範圍?多少年?因為毒蟲一定會在固定時間內因為沒有吸食毒品造成藥癮戒斷難耐,這一個時候,就會開始鬧一些事情出來,除非是嚴重到上新聞,不然,就算是家屬報案也是想辦法消彌,比如:一方面處理一方面鼓勵兼暗示吸毒者,需不需要告被害家屬家暴、傷害,而一般百姓對這一方面不是懂得很多,所以,往往為了省事情、家醜不外揚,就會又忍下來,然後這一些貪瀆的警方就繼續 輕鬆當個偽善、假義的主觀服著以被自己行為玷汙羞辱不堪的公職。

而再往上一點,也只是能不受理就不受理,其實,臉書的署長「私訊多少信息影片,都會當成垃圾訊息」這是絕對百分之百的可以證明,已經是犯罪行為的訊息影片,間接的通知,也一樣的不會受理,雖不可思議,但是~的確一直存在,台灣當下司法已經被批評的一無是處,而警政也如此,無論是哪一黨都只是做形象廣告而已。

毒品影響並且大腦生理狀態,當時間到沒有吸食後就會拚命的想要籌到錢買毒品,這時候,不是偷搶家人與外人外,就是跟毒販間耍賴,毒蟲本身已經是腦毀損的情況,道德理解已經是瓦解狀態,如果,長期下來又再加上酒精影響,就會演變成「極端妄想」可能會將許許多多曾經犯下的錯,都扭曲成自己是悲劇的被害者、苦命主角...等等之類妄想的人事物...

毒蟲惹事除了上述的偷搶外,再來就是騙的部分,可能跟毒販間積欠購買毒品的費用,然後,陸陸續續的來討債,而自己就會躲在家裡不出,讓自己的家人出去應對,而家人趕不走、產生爭執口角後對其此家屬攻擊後,家屬報案後的處理,筆錄上避免線索與該毒蟲有所相關聯的線索,就會在筆錄上寫,完全與加害者不認識的受害家屬,與對方發生口角,而絕對不提該自身轄區的毒蟲相關聯的部分。

可以做到這樣的地步的話,應該說是傷天害理也不為過,因果報應是否有?那也只能當事人無奈焚香達神祇、祈求人事盡從天理見,而何時見?可能10.20等到機緣該毒蟲到別區被抓到才得到幾個月平靜,之後~就更加警慎囂張的消彌,更誇張一點的,就算是打老母也裝說是老人家鬧事。
所以,傷天害理的形容不為過,就是因為如此在這此處顯現。

為什麼許多嚴重案件會發生,就是因為這一種情況的冰山一角,始終不曾看到中央政府、地方政府積極的、專業的、不是表演的、不是提前通知的,開始來個大清掃,他們知道嗎!?也許不知道,也許知道!
不知道是因為不專業,都是不適合從政的一群人
而知道是因為必須要有票源跟粉飾太平的重要性,讓更多人不知道,就會更好更有利政黨政客的影響利益。

有時候,真不知道這一些傢伙,從警的熱忱究竟只是英雄正義形象的幻想期盼,還是希望可以合理偏差行為,方面不法呢?或者,也許,只是從拜妄想而已,要積極也只是法院要求的一切,而不是自身的資質與人格。
再往下探討這一個部分資質與人格部分,人格只是英雄崇拜這部分還有族群意識形態的妄想,所以,選擇性的思考,並沒有太大的幫助。
而資質這一個部分,真的每一個警察都會知道,毒品影響大腦生理反應的這一個部分嗎!?最簡單最淺的部分,就是固定時間會發作藥癮戒斷,也因為如此就會一定時間中,去與毒販或者其他毒蟲間接交付毒品。

不奢望全部員警懂更深,每一種每一級的毒品,個不同藥性時間、症狀、但是,基本常識也應該要有,因為,如果、倘若真的內部有貪污的警員抽成,那勢必會利用這一點,因為新一代的員警很普通,跟一般不曾瞭解、不曾翻過犯罪心理學數據、論文百姓一樣,說個相反的東西,推給還百分百相信警察,報案的受害家屬,就萬無一失,反正新人一代不如一代,都只是少爺公主,哪可能會會知道?包含搞不好連署長也不會懂這一種基本的、電視還會有宣導的東西。

我們這一個是社會,似乎,也真的是如此,10多年前一群8年級的小朋友放學後,不回家都去安親班,本想10多年後,會是一群資質好、守規矩的一群,但是,今天大街上看到的並不是如此,危險駕駛、毒駕、酒駕...滿街都是不難發現

另外,我本想這一些小朋友放學後,沒有直接回家,會因為如此的關係,更加的懂得他人替他人想不自我為中心,因為,不常在父母身邊的時間較長,但是~似乎並不是如此,或許....台灣已經腐朽不堪已到極致多年,只是我沒看清楚也說不定。
 
 

 


繼續閱讀
2018/08/02

毒蟲家庭與該當地員警探討

  • 毒蟲怎麼連累家人?
  • 我來解釋一下,以安毒蟲來說,會因為毒品造成現實認知扭曲,人格演變成過度自信與妄想,因為沒有讀書的閱讀能力,又想覺得自己是科學天才,於是就會開始破壞東西,好的沒壞掉的,他們回去拆開,但裝不回去就會作一些破壞,整台弄壞,例如排風扇有吸與排,他們會破壞成其中一個功能壞掉。
  •  
  • 工作也是怠惰到老闆同事打電話來「請」他去上班,且還是不耐煩,常年毒蟲會開始與現實分不清,以及逃避自己做過很多錯事,又或者因為制力受損的關係,覺得因為毒品的味道會傳出來,於是想將味道抽出去,就將抽風機裝在房間窗戶,而窗戶外是客廳,如此愚蠢的行為,自私到沒人性都可是有可能會發生,因為已經不是人了,也所以日子過得平安的人,無法去理解電視上宣導毒蟲連累家人怎麼連累?
  •  
  • 例如:酒駕肇事多次,已經吊銷駕照照樣騎車,沒車的就跟人借,借他車的人,也是恨該死,而逐漸會不想工作,故意自撞再說車禍不能上班。家裡有生意,通常也會把錢收到自己圍裙中帶走去買毒,而真的幫忙生意的,基本上不會穿圍裙,會將錢交給攤位的長輩。
  •  
  • 而如果該當地與該毒蟲是同一個藥頭,包含警察在內都有問題,因為,會顛倒黑白讓毒蟲繼續買,通常,家屬報案後,有問題的員警會問毒蟲要不要告報案家屬傷害罪,然後,再藉此理由,去認為家屬也是毒蟲,自家已經有個毒蟲了還要受這種苦...
  •  
  • 那這種問題員警是不是很該死?
  • 何止該死,簡直就是傷天害理,而這部分也是在刑法125條範圍內。
  • 通常,如果是長期累積受不了,失望又絕望的家屬,可能當場揍該問題員警一頓,然後判刑、然後問題員警再很不要臉的說警察可憐...一些五四三,而目前有少年前科的員警,習性也未必改好,也是一樣編故事騙同事,都不會提當時被害者原諒,為什麼法官還要羈押7天的原因。
  •  
  • 而會信的也相對的,屬於只適合幫助陰暴之徒的百姓,不適合也不可以從警,會害到更多守法百姓,也會逐漸不再信任報案。
  • 毒蟲都有藥癮戒斷時間性,真的如果還稱得上算是警察,那就會在三天內抓到人,不然只是來等下班的,因為藥癮戒斷通常約24小時,只要是常年吸毒者,大腦的生理功能可能因此因毒品的關係而改變。
  •  
  • 而一級毒品則是6小時,更容易守株待兔,但是其實新聞與現實,是兩回事,不會抓毒蟲抓的積極,還沒年改前的25年中間,就已經是這樣包庇了,會起訴嗎?會調查嗎?
  •  
  • 當然不會,另外,多半警察對於自己要執法的刑法,根本完全都是不會也不懂,甚至還有更扯的行政法與刑法無法分的我也遇過,且幾乎都是外省人犯罪說謊也是當作沒看到,等本省受不了動手揍了賊外省人時,在義憤填膺的逮捕,這也就是為什麼國民黨,會流失本省支持者的原因,缺德事幹太多的關係。
  •  
  • 而民進黨或其他政黨,其實也是一樣模式,根本沒有什麼改變,只是變得更糟糕而已。

繼續閱讀
2018/06/11

警察應該要有警察的本領才是

不知不覺得....直到現在才發現,現在年輕人真的很弱,應該說弱的都市人很多,一支手連20KG都舉不動!?我從國中開始,父親生前買給我的啞鈴,就已經有12kg了,之後上班在21年前那時候的啞鈴,要找超過10kg的實在滿難的,還記得當時後饒河街的老闆不相信的表情,直到他看到我一隻手拿在手上,一臉很失望的表情才嚴肅起來。

近年運動風行,台灣製造水泥槓片的廠商,也因此大賺,給了不少人就業機會,所以,很慶幸的買到槓片,一直加到目前的50KG,而到目前~已經可一支手舉50公斤,另一支手用手機拍。

一支手可以舉20kg的時後,已經可以將180公分的年輕人,只是抓住手而已,而抓著後,居然連掙扎都轉不動的程度,真的往他身上打一下,可能肋骨應該會斷幾根了,真他媽的輕鬆到....就是在抓比女孩子跟狗還要弱的....不知道是甚麼東西人。

如果時光倒流,讓我到 鄭捷 犯案的那一個時間點,就有機會來試試讓小鬼看看,遇到連用刀都可能根本沒用的人,會不會叫救命呢?我哪可能會給你時間叫救命。

我不會報警,因為真的太糟糕了,一大票內在都不是警察的人,只是穿著警察制服的公務員,很礙事!!

有些品性還差,差到讓人很火的也有,火到讓老鳥失控的一堆,包含法律都是礙事的東西,因為法律他們才能自由準備犯罪。

而來說社會上,逞兇鬥狠的小鬼們
這一些問題族群,一定要【兩下】的震撼才會醒,折斷持刀的手,對這一種火柴人都市豬,不用1秒,方法很簡單,右手抓、左手對小臂關節往上用力推。

再不行就往下扯,直接用腳踩斷小臂關節,之後~打到他失去意識為止,再雙手用力轉碎下巴,就叫不出來了,這一些都是你們警察的逮捕術升級版,就叫它【重傷害逮捕術】吧~
但是...一大堆都沒在用,也不會用,反而一直在吵沒槍沒槍沒槍...沒尊嚴...

光到這裡就已經是一大票,不適合當警察的人來當了,只是以為穿了聖衣就可以有權威,而沒想過暗處的陰暴之徒,知道警察弱又軟的時候,會帶來後續什麼連帶的嚴重問題,如骨牌效應的連鎖引發,之後...也可能造成其他員警的危險,是你們親手毀掉警察的威信與社會控制力量形象。

且說實在~現在年輕人,壞的、沒救的,已經快要差不多到80%了,少子化的緣故,走偏的居多,走正的也只是少了具體犯罪而已,再扣一扣...正常人沒幾個,沒發現越來越囂張的越來越多嗎?

另外,也別當那些支持警察的,是真的了解自己苦楚,他們只是希望有人肉盾牌可以用而已
連這個都看不出來嗎?
再論逮補術
逮捕術連我這一個一般老百姓都會耶~
如果我要過分一點,其實,還能讓對方致命,要說成是【殺人逮捕術】其實也不為過,例如頭骨碎裂、延腦出血.都不困難..但是,大家都在吵要帶槍,唉.........


至於歹徒
槍的部分...有人會站著 好好的給你開槍嗎?
如果,又人抓住你的手,對自己開槍,又無法掙扎,誰危險呢?
死都市豬~還能抓著當你當人肉防彈衣呢!
再對其他人開槍,小鬼永遠是小鬼,無論你是甚麼身分,本質都不會變得特別不一樣。

繼續閱讀
2017/10/08

裝聾作啞等下班

吸食安非他命的人,他們會產生記憶錯亂,以及加深道德認知怠惰的嚴重性,例如說:
某甲從青少年開始,就一直惹事生非,酒駕、造是逃逸、勒戒、吊扣駕照還是一樣的酒駕、偷竊、意圖弒父弒母、貪於玩樂鎖生卡債
於是,從他青少年時期,到步入中年38~39歲,負債無數、家人替他賠償無數,最後受到子女怨恨嫌棄,他們不會覺得自己有錯,反而因為毒品的關係,選擇認為一切都是他們家人的錯,無論中間家人替他賠償多少,他都不會還跟記恩情之外,還會繼續如此無限的借款玩樂、吸毒買毒。

他們可能在藥癮戒斷發生之後,副作用的關係,會一直重複作無意義的事情,然後再攻擊家人,就算家人報警,也還是一樣的認為是你傷害他,他要驗傷告自己家人,讓自己家人賠償自己。
而現在員警素質極差,為了可以省事,往後可以上班領錢等下班,就會當報案之後,規勸該毒蟲,要不要對被毒蟲攻擊後,滿頭是血的家人,提出傷害告訴,家屬無奈只能繼續忍耐。

尤其以近10年的員警居多,而數職貪污怠惰的結果,他們家人就必須忍耐空氣中藥味,年長者可能因此內臟開始病變,但是~該派出所照樣過他們混吃等死的日子。
其實,某甲這一種,都是轄區內的列管人口,他們也都知道,但是他們根本就不會去管,因為他們只想要穿上警服,覺得偉大等領薪水而已,也無法單獨徒手制伏歹徒,逮捕術只是口號而已。
也能夠誣賴受害者,說某甲吸毒,那他的家人也一樣的吸毒,但是,其實藥癮戒斷症就能辨識,該名員警有沒有說謊?

某甲的家人,若超過24小時沒有購買毒品,甚至更長到7天數個月,那就已經明顯員警說謊,但是,他們會認為一般民眾,以及上級長管不懂藥癮戒斷症的時間問題,所以你奈我何?

於是某甲就能夠繼續安心買毒品,一天一天甚至偷竊家裡金錢購買吸食,只要當作沒看見,就天下太平是某甲家人說謊。

甚至家人寫信到署長信箱,還是會打回到原派出所回給家屬,說並無此事,而又剛好被隔壁轄區抓到吸毒。馬上搓破謊言
根本就沒有悔意,還是繼續原本的怠惰,這也就是為什麼,毒品氾濫的原因,無論電視新聞上,提到目前掃黑掃毒多積極,該派出所該分局也一樣的繼續怠惰。​

繼續閱讀
2017/03/27

當怠惰成習問題人物從警後 轄區毒品包庇之可能

從台灣的毒品氾濫的問題,我們來推測,為什麼警察都抓不到?
那我們就以職務怠惰心態做個可能性很高的假設,
因為問題人物從警後,心態上是只享權利不盡義務心態,希望穿上警服可以得到崇拜,有特權的問題人物
會怎麼樣包庇這一些,在家吸毒多年的毒蟲?

為什麼這一些毒蟲,可以吸毒這麼多年?
台灣很多家暴者都是有毒品前科的問題人物?
警察半路攔檢,都不會攔到他們交易呢?







其實應該是未必警察會抓,北部幾乎很多如此
再不然就是也證明了,現在警察們,根本無法辨識毒蟲
當然這是其中之一
也可能根本就知道,可是一直都裝瞎而已,因為為了自己轄區有好的評比
怠惰成習到理所當然,認為這是權利。

所以,就會一旦有民眾檢舉,或者家暴案件發生後,除非是醫院通報,不然,不是當作沒事就是順便教唆家暴毒蟲,且還是自己轄區內的毒品人口,當著面問毒蟲要不要對家人提告傷害,再自認聰明說成是家庭糾紛互毆。

其方法大概就是教毒蟲反要咬家人,說自己因為長期受家人精神虐待、然後再叫毒蟲去醫院堪精神科開憂鬱症藥物
一來讓毒蟲可以繼續合理化,明目張膽光天化日的繼續買毒,就像去超商買東西一樣的方便
二來利用如此,還能順便推翻掉前面20年,自己轄區為什麼都沒抓到該毒蟲
三則是前面就算不成功,也可以間接對受害家屬產生壓力,讓他們繼續忍耐過日子
而在這一段時間,問題員警也會自己掏腰包,幫忙買三級毒品給該毒蟲解藥癮,例如k他命
而藥癮戒斷症狀,如果是20年以上的毒蟲,生理機制會完全的倚賴毒品
幾乎都無法超過24小時就會發作

但是,竟然會藥癮戒斷症狀,為什麼不會被發現?
通常應該都不會被查到也不會查、也沒有辨識的的專業
除非剛好大規模專案時,交叉的撞到骨牌效應到才可能
那如果被抓到,都會照原定計劃的理由說,懷疑家屬有吸毒,與毒蟲間的計畫內容,會演練的非常純熟
會教毒蟲去做假心理醫療表面外,會全數堆給報案人說毒品是家屬給的

但是~
其實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要檢驗一個人有沒有吸毒的方法,根本不一定要有儀器檢驗
消極坐著看也可以
方法就是藥癮戒斷症

因為家人是報案人,不是加害者的關係,就不會有這一種狀況,時間越長越能證明、也越接近以上構成要件
而這麼長時間中,報案人沒有,被抓的人還是持續性的,那中間的時間,就已經差不多證明跟可以成罪了

該毒蟲與問題員警
台灣目前多半很多不會為了利益辱職貪污,而以不作為成為貪汙罪的較為多數,問題人物無論是一般人或警察,都是一樣的膚淺邏輯,都認為只要不要接受立益跟收錢,就不算貪污,且認為自己天衣無縫。
而這一些不該從警而因崇拜權力而從警的問題族群,本身問題習性,是不會因為穿上甚麼衣服,就會改變本性,就拿辨識自認聰明的這段來說,反正,民眾也不知道甚麼是藥癮戒斷症,你能奈我何?我照樣照常上下班就好,不要叫我做事。

而其他的警員們,被刁難遇壓力,這一些卻也跟著叫然後繼續如此,這樣對有心想替社會國家維護秩序的其他人,公平嗎?
也許~以目前腐敗的當前,的確可以順利不被發現,但是夜路走多還是會遇到鬼的一天。

繼續閱讀
2017/03/07

認知與社會化問題下 問題員警與問題族群差別比較

一般民眾,很少人可以明白甚麼叫作警察職務犯罪
要懂這一個觀念不難,簡單說就是,歹徒當上警察後,想做甚麼?
又為避免他人發現,會有些甚麼樣的舉動?
了解這部分就不難明白跟融會貫通,其這複雜的城市中(各種可能性)的發生,這是很嚴重的問題
在前刑事局長 侯友宜 提倡的靖紀專案,要把警員犯罪視為重刑犯罪

垂直寄生團體,在行政學當中道爾頓的非正式組織的功能或作用的區分名詞之一,是指組織成員間,彼此提供協助,下級成員多寄生於上級主管,只享權利而不盡義務。
但是,非正式組織是臨時性的,因專案而成立,成員彼此之間沒有束縛,來自各種不同單位。

可是,正式組織也是會有如此的情況,凡是跟人的欲望有關的職務,幾乎依世代來分數量多或寡,越是現代化的時代就越多,自制力最後變成零,無論是哪個單位,最常見的就是打從一開始就是沉溺在權力妄想的期待,也因為如此就會出很多問題,也會自作聰明擅作主張。

先從盤查開始來說,有多少員警,盤查時後至結束,都有記下該民眾身分證資料呢?
不仿可以試試看,盤查完錄影詢問,自己叫甚麼名字?身分證字號、籍貫、父母、身分證背面又下方編號、換發日期,真的有專心看,那就答得出來,而沒有只是覺得好玩而已,覺得這樣很有權威感,那就除了答不出來之外,還可能雞同鴨講的說這是他的權力,這是國家賦予的公權力,但是.....權力是指正確使用在職務行為上,只享權利不盡義務,那很遺憾的,眼前這一個員警是充人數用的。

但是,就算答不出來也沒關係,因為,總該有個理由,立如果鬼鬼祟祟、行跡可疑,又怎樣算是鬼鬼祟祟、行跡可疑?例如:不是住在該地方的人、停留在此地一段時間,卻是沒有理由的、眼神惶恐角尖順速變化的轉向他方,再行走移動避開警員視線、與同夥有以上行為。
車輛待速不熄火有很久一段時間,可能有其他目的
身上衣物或頭髮有特殊大量血漬、土漬
車輛有奇異的晃動、碰撞聲,由其是後車廂
與發佈通緝的人員,身高、面容相似
該轄區近期深夜縱火、竊盜犯罪熱點場所與時間


如果以上都答不出來也沒關係
總該有個原因,這部分比較重要就是,是原因還是理由
理由是合理化,原因是的確有可疑的部分
例如看你鬼鬼祟祟
那請問怎麼鬼鬼祟祟法?
有沒有特別目光看到員警,就感覺很不安的離去,眼神表情狀態如何?
答不出來或說謊的話,這就是理由而不是原因
而所謂的理由,就是圓謊,也或者,將上述的部分,重複一遍,但是,密錄器跟監視器,根本沒有
以上的舉止跟反應。
又所以根本就是覺得好玩,表現威嚴感給人看而已。

再來就是家庭過度溺愛,導致社會化不足,人格認知缺陷
一般所謂的社會化不足,指的不是沒跟著上流行,是指人類文明社會的規範、共識、秩序、道德哲理、各行各業作息與營業時間,而通常社會化不足的問題青少年,在他們犯罪的同時,不戶感受到內疚與不安,相對的還覺得你侵犯到他們權利
例如:違反交通規則的飆速行駛汽機車、改裝汽機車使其發生巨響引人注意、公共設施的使用,以破壞為目的過度使用、或者直接破壞、無意義的惡作劇,導致他人發生意外…..
如果在加上族群意識形態,自小父母灌輸,台灣本省人都是皇民、日本鬼子、是奴隸,警察不會抓我們外省人的這一種觀念的話,就會更加傲慢可惡,縱使是強盜殺人都不會有任何悔意

例如集體性侵夜歸婦女,事後再聲稱是對方不該夜晚鬼鬼祟祟出現,他們只是間是他們所以跟蹤….等等爾類…然後,從容自信的表情,覺得理由充分
人家明明是加班到深夜下班回家的婦女,或者,正要去上大夜班的醫院護理師或其他夜勤的工作。
但是,他們不知道,他們只知道(深夜鬼鬼祟祟)只要深夜的人,都是有問題的人,他們侵犯他們,不會受法律制裁。

這是問題少年族群部分

那如果是問題警察的話,比照這一個思考模式,我們就可以推測出可能會做的行為
站在路邊,要攔檢但是…看到兇神惡煞就怕,看到比較老實、老弱婦孺,騎乘的機車老舊破爛、穿著普通,一看就知道收入不高,心就會想這一個人沒錢沒勢,不會跟我計較的,而且台灣人都是日本鬼子我在伸張正義,除暴安良,我很偉大~
於是,攔一百台全部都是這一種跟老弱婦孺,其他改裝摩托車巨響,在他眼前飆過都當作不看見的故作鎮定,光看到這裡其實,很多人應該都遇過、見過這一種狀況

而且,是在晚間11點時以前,且會認為深夜鬼鬼祟祟,明明人家騎馬路上,正常的行使沒有加快或減慢的正常速度前進,但是,因為社會化不足的關係,就會認為這是理由充分,白天的話,會說為什麼上班時間出現?
光這一點,就可以證明社會化不足,因為,他們這一群來充員警人數的,因為這一個原因,根本就不知道這一個社會,日常生活中無論是超商,還是大賣場,都有24小營業的門市,而門市也一定會有人幫你結帳,但是,他還是會很不可思議的,半夜去買東西,卻還能問出這一個矛盾問題。
又延伸出~
可能自小深夜都是父母幫他去買東西給他吃跟其它所必須品
所以,他才不知道有這一回事,根本不知道社會,哪一些行業,是24小時都有人,這是幸福下的悲哀,跟沒接受過文明的原始人差不多,但是,偏偏又不是,且又常態性的生活在現在的社會文明中。


又因此銜接起來,他巡邏只是騎機車逛街,根本轄區內有甚麼空間上的變化,等於根本不會,也永遠懶得理解、甚至無法有那一個能力理解
可是,巡邏簽到還包含一些24小時超商,都有簽到簿不是嗎?
這樣不是很矛盾嗎?
又因如此,以這矛盾來探討,就可能認知扭曲或者認知怠惰,但是此認知部分,是在知道的情況下。
比較嚴重一點的,可能專辦調查申訴案件的,民眾申訴以說對方是用科學儀器所舉發拍照
有沒有發奇怪的地方?
是的!
有人不知道,相機這東西,已經發明至今,經過多久的時間了,是最近才知道相機嗎?
但是,有監視器啊!
很抱歉,調查是假的,不會去調的,比較誇張一點,還可能民眾財產遭搶劫、偷竊,都不會理會,那是未交代而已,包含可以很輕鬆的監視毒品人是否有在犯,都不會去看。

所以,通常如果有這一種充人數,沒甚麼熱忱,或者曲解熱忱把享受權力感,當作應有的權利跟尊嚴,如此的話,又可延伸出來心理層面,我們可以得知,他是認為穿上制服應該就該是很偉大的,像是古裝劇中的官員,百姓要跪拜,而當現實沒有享受到這一些威嚴感的時候,他們就會解讀成,警察沒有尊嚴。


又再往深層看心理價值,根本沒有與陰暴之徒周旋的資質,心理價值的扭曲,就可能與歹徒周旋這部分,到他們身上,就變成死命追求,在從警之前的幻想,盡可能實現它,又因為如此的關係,所衍生的問題,就是轄區內毒販跟毒品人口的舉動,他們根本沒有能力去了解,所以,就可能10、20甚至可能30年,都裝瞎子天下太平,上一代問題員警,以同樣的心態交接給下一代,也是相同心態的員警。


所以,等同請鬼拿藥單,而每當真的發生,如有對執執法員警不公平的判決或法律,他們這一票,就會順勢加入戰局聚集討論
那~
百姓靠誰?
不如燒香拜神,還有一點希望

繼續閱讀
2017/02/15

理性道德抗拒私慾、妄想、偏差行為的輕重論警紀本質

C拜表犯罪
T代表個人傾向
S代表犯罪時狀態
R代表犯罪時對心裡的理性抗拒
C=R分之T+S
不過,現在所有個階層的問題人物,對犯罪時的理性抗拒,根本是零。

( 泰國軍警新聞諷刺漫畫  )

例如,今天一個黑道神棍,詐騙了一名老人,說些自己瞎掰出來的牛鬼蛇神恐嚇,那他本來就是個神棍,那會有理性的與犯罪時的心理抗拒?

相對的,今天像這種問題族群,無論第幾代,心血來潮了想要從警職,在從警職之前,中間過程的幻想,是什麼樣內容,就是以後會做的事情。
某天某民眾甲,向警方報案自己家,毒蟲家暴問題,某甲以為有救星可以帶著家庭,走出黑暗
於是神棍,半暗示性,態度是屁孩嘴臉的反問被害者,是毒品味道還是香水味?
每家每戶都用這招,被害者無法確認,於是全都變成繼續忍耐過日,直到家人一各個生病倒下離世,但毒蟲也還沒死,請問...他們該報警還是求神呢?

如果有警察問被害人這種自認聰明的問題,麻煩直說是我教怎麼辨識的,以及,藥癮戒斷回推24小時的關鍵時刻,該地拖多久?順勢再說是被害人有問題,問題族群的思考邏輯,就算從事任何公益有關的行業,也不可能改變本性,多了個表演跟包裝而已,強盜傷天害理成習,就算穿了袈裟也不可能變聖人。

以上的,都是同一類人
他們有因為身分不同,因此就在理性抗拒犯罪行為時候,有不一樣的呈現嗎?
有!表演的動作變多而已
心理動力還是一樣,並沒有真正的,因心理抗拒而真正的面對職責

一但出事,再扯沒人權,自己好可憐?工作時間長,呃......是這樣沒錯,但是那是兩回事,以及,勤務幾小時?待命幾小時?
還是有更誇張的扯說,12小時都在勤務,接到報案趕快飛奔...呃...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應該...會變成全國只有3萬多員額,另一大半都是一年內辭職。

那心理抗拒的道德機制呢?
在開始扯蛋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不存在了
他們無法理解真正的含義,只是一再期盼權力享受的驕傲威嚴感的虛幻慾望而已
並不是真的要除暴安良
也因為如此,就會產生信念與 現實間的摩擦

他們最後無法鑽出自己的世界,可能找尋其他問題同事,合理化的舉動,認知還無法理解
歹徒的正義,為掠奪無辜者,滿足自己。

警察呢?
滿足民眾嗎?
會這樣想的,就已經證明自己屬於問題族群來充人數的,不是熱血與熱忱的為社會秩序用心,只是希望可以穿上制服感受威嚴感而已。


不是享受權威感是應有的正義知道嗎?
而是無私的維持秩序,又為何無私,就是不要還在沉溺電視據、民族意識情節的意識型態

公正無私是應該的,只是大家都過分放大,又為什麼過分放大,原因在於已經變成千分之一的現象,才會有這種情況,反推出來的答案,是海面下的冰山,巨大嚴重且已經是常態長年,大家心知肚明的現象。

所以,這個世道,最後大家都會變得高度防衛心理

請鬼拿藥單的團體盲思制度,不要再抱薪救火了,善斷妄為會越來愈嚴重而已。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