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12/05

藉惡鄰造謠機緣介紹我的社會工作經驗 (1)

因為,死不認錯的惡鄰造謠,說我甚麼沒工作靠妈養!?那我就藉這個機緣,來介紹我從年輕時至今的工作經驗,搬出來給大家分享吧!!另外,人家有沒有及作甚麼工作關他們甚麼事情?不知道這樣是侵犯他人私生活,這是犯法的嗎!?且還自認聰明,知道我是從事夜班,所以故意說成白天沒工作,利用所有人,等真的被告的時候,再說成自己沒說錯,沒說晚上沒工作,其他人倒楣,他們沒事,真是壞透了。
另外,因為工作經驗很多的關係,我就先介紹其中,最早的一個,就是在當時,便利商店還有賣維士比,白長壽一包25元那年代。 我的省籍情結不是很重,因為我在出社會中的歲月中,本省、外省的奸惡之輩、人性面險惡面,本省外省都有遇到不少,說到底...人類這一個生物,無論是哪一個國家都是一樣,不是全部都良善、規矩的。
倘若有這一種人的國度,那就是神住的地方。 尤其,我自身從事服務業很多年,中間有10年因為家裡做生意,沒有人手就辭掉工作幫忙,但是,還是必須要有些收入給自己,於是就改成上周末大夜,因為惡鄰居一直在製造問題又死不認錯,又因為愛面子所以造謠說甚麼我沒工作長年靠妈養的關係,想說不如再多做一份,雖然他們這樣惡略造謠說謊,不過有一些東西是假不了的,也無需要辯駁,且多做一些多說無益的話,那就是工作經驗,以及~我比較有羞恥心,就是沒甚麼成就這一方面。

不知道有沒有人做過便利商店,我現在要跟你們說的事件,最早在當兵前的事情,地點台北市東湖遇詐騙集團,我們這一個行業,其實,每一個店長都會用未知的恐懼與謠言,製造未知恐懼的方式,讓同事彼此懷疑,來束縛並方便管理一家店,這一間公司真的是做到極致,我們當有人離職或店長調店就會在該區來個人事大調動。 也因為如此的關係,以為很周全,反而出問題,又剛好被當時候社會經驗還不是很足19歲少年的我,遇到詐騙慣犯,是位65年次的詐騙慣犯姓王,母親宜蘭人,假釋剛出獄,是我們這家公司以前的員工, 他到隔壁巷的店,搶了店章之後,跑到我這裡來,當時候我們要抽報紙的第一版回收給報商,我正在抽報頭,他就走進來,跟我說要調70條七星香菸。
結果,當時候因為深夜,我們都會有百元鈔不夠的情況,很多那一種故意拿一千元深夜來換錢的奧客,所以,我們就只好自己準備,不然,其實收銀機的金額,不可以太多,要定時將千元大鈔跟過多的錢,包好投到下方或辦公室的小金庫中,當天我沒這麼做,就剛好倒楣遇上了。

被這傢伙搶店章的那一家店的店長,是一個女性,但是,就是因為公司的人事大調動,知道已經換成男的之後,不知情的我,就以為真的該店新店長來我的這一家店調貨,於是~他先到我們辦公室,他看到我辦公桌上的找零金,還假好心的要我收好。
此時,該店的店長打電話過來,跟我說別調給他,我一頭霧水,那一個傢伙,出來搶了我的電話,然後將電話放在櫃檯後跟我說「你等我一下!!」於是就離開,我繼續抽報頭,之後,我覺得奇怪,進去看找零金,結果...全數都不見了!!約7600多~我的天啊!!!

這一種人事調動制度,真的是害死人,之後東湖分局抓到,又移轉給內湖分局,在內湖分局我還遇到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就是有人來報案,說要報擄人勒贖,是一對夫妻,那位丈夫說,他的老婆被對方債權人綁走24小時。
結果,警察跟他們說,欠人家錢還錢是應該的啊!!當時候我在三組的辦公室內,聽到真的覺得很不可思議,回想起來,這也算妨害自由吧!為什麼打發人家回去呢?
內湖、東湖,其實治安不好,外省、本省的問題青少年一堆,不過,外省的住民居多,也因為如此,比例上外省的問題青少年很多,每次早上在下班時候,都可以看到早上國中生,邊走邊抽菸,還有金龍隧道與民權大橋飆車青少年死小鬼們,去台北夜店玩一夜後回來內湖的一票。
之後,法院起訴判刑這一個王姓詐欺犯,有刑事賠償金,結果,這一筆錢不知道是誰私吞了?要我賠錢拿了我的薪水工錢,還又再拿了一筆對方服刑的賠償金,真是.....可惡餒~算起來這一間公司至今還欠我錢,當時候是民國84~85年間的時候。
在那時惡鄰還沒搬來,一樓惡鄰親戚的母親,陳老太太還活在人世時,我在通常下班回家的時候,還會遠遠就跟他打招呼「陳奶奶好~」叫了30多年,結果....得到今天他兒子與老婆這一邊的陷害與破壞生活,還跟著幫忙害,陳奶奶你他媽真的有靈驗,也該管一管你媳婦這一邊的姊妹與你的叛逆外孫,還有你說謊的兒子才是,不過看來...是不可能... 至今,他們還是繼續造謠,繼續製造噪音與許多破壞的小動作,不過有趣的是,他似乎連自己小孩與家人親戚也騙,可能卡在面子問題,無法面對現實。我社會經驗很多都是大夜班學來的,從6年級看到現在9年級末段,真是....還有很多很多,既然,惡鄰居造謠,我就草船借箭,順便把一些事情跟經驗抖出來吧~



遇到好多乞丐比碗大、兒童秀玩具的問題人←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遇過的 本省 與 外省 陰暴之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