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05/09

利用味道無法錄影的反偵查問題探討


要包庇毒品,問題員警的反偵查手段,就來邏輯推測一下,空氣中味道與間接家屬,因此得了疾病的間接因果關係的間接證明方式與探討。

味道這一種東西,沒有辦法可以錄影,也因為無法錄影的關係,這一個部分就變成一個盲點,那如果一般正常的警員,如果遇到毒品人口的家暴案件報案、或者毒蟲又在作怪的時候,到現場應該會聞得出藥味,如果,是常年的老毒蟲,因為藥性不夠滿足的關係,還是無法減少藥癮戒斷的現像因而鬧事,而現場的員警,也一定可以更容易的聞出藥味在空氣中瀰漫,那...所有人都聞到,而到場處的員警沒有任何作為跟反應,也就是,裝作沒聞到的情況,那就代表有問題了,其實,到場處理完後就可以取制服上的毛線檢驗了,但是,很少人會去想到這一個問題,真積極的處理,又再加上一整天都沒接觸處理毒品案件,那就可以證明有意包庇之可能性很高了,在一次、兩次...三次之後!!就大概可以懷疑,整個單位有問題了,問題面可能有很多種可能。

這一些毒蟲,在長期吸毒下,因而會造成腦部生理機制的改變,變成到了一定的時候間如果沒有繼續吸食毒品的時候,就會出現很多副作用,生理與思考邏輯、整個身體大腦所控制的一切生理反應,很可能就會開始錯亂,嚴重點還可能經攣暴斃,這一個現象稱作「藥癮戒斷症狀」,隨著吸食的時間長短,就會發作的時間也會跟著變快或者變慢。

而當已經接觸一定時間可能數個月或多年,這一種長年的毒蟲,本身的身體狀況會產生抗藥性的狀況,所以,一次就會比一次,吸食毒品的毒品需求量,就會開始不知不覺中,逐漸的因此加重並增多次數,所以,每當家屬報案時,就可以判定一次比一次所需藥量加重一個層次,也因為藥量加重的關係,空氣中的藥味就會逐次的越來越明顯,且報案時間間距越長,藥性需求量越重的關係,就會更容易發現,除非員警常年鼻塞跟嗅覺毀損,也可能因為,在前兩次的消極,許多毒蟲家屬只能繼續忍耐,到已經沒有辦法忍的時候才再報案,而員警還是如此的行為時,我們就要開始懷疑幾件事情。

一、是否刻意包庇
二、是否該單位有人抽取油水
三、是否該單位員警也有在購買或販賣毒品
四、是否該單位有員警也在吸毒
一件事情,如果經過3次,中間的間隔時間如果也很長,這一些推測就非常的有可能已經有嚴重的問題在其中,而真的到了這一個時候,就算是一面回報上級假監控,而「真實施反偵查的手段」基本上根本不會被發現。

吸毒的人,本身除了大腦生理機制的改變,本身的道德理解也會明顯的出問題,許多行為就像問題兒童的情況一樣,霍布斯說到「邪惡是強壯後的嬰兒」就是在指這一些問題族群,本身就像遵從原始欲望行動的兒童一樣,道德思考會變得膚淺、簡單,從他們身上可以看到,很多膽大妄為、讓人不可思議的舉動,相對的如果又病態合理化的妄想,就更加的明顯,到了這一個時候,當然就會有縫隙就開始鑽。

但是雖然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但是,邪不勝正的定律,仔細找還是不會改變的,沒有證據有沒有證據的方法,也就是這一些毒蟲家屬其實都已經受害多年,吸毒者的家人跟動物,都可以看出明顯的問題,動物可能有一些因為肝臟中毒的關係,開始有一些皮膚病的掉毛狀態、老人家也可能因為如此,受到空氣中的毒氣,因此肝腎臟就會出問題,例如:高血壓、腎臟病、血鉛中毒,且還是長年吃素還會如此,就更為肯定,證明毒癮者一直在吸毒,也因此害到家人生病,而家人的狀況,也因此變成間接的證據,而....至此,在回到上述四項可能,以及,空氣中的藥味可以裝作聞不到的原因,又知道因為未到無法錄影的關係就在第一時間,有開始動歪腦筋的大膽舉動,請問一下,是不是已經很嚴重了呢? 

甚麼時候才會有清廉的貴人開始調查,該派出所與分局呢?可能會有也可能永遠到毒蟲死掉,或者毒蟲害死全家後,還是一樣的沒事等退休。​
看似沒天理的現象,但是其實在現實的社會上,可能已經是常態,新聞報喜不報憂,比例上,為避免陰暴之徒因此更為囂張的關係,也因而也成了幫兇,無論到哪一個黨執政,這一個部分都是同樣的模式在運行著。



家暴毒品案件警方若負面處理之可能←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問題員警包庇毒蟲的可能之手段、心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