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03/21

家暴毒品案件警方若負面處理之可能

一般民眾如果遇到吃案,大概處理方式就只是網路上宣傳的那一些方法,流程三聯單....等等...那如果家暴毒品案呢?
首先,先介紹一下,一般毒蟲藥癮戒斷發作時,在急需要錢買毒品下,會幹些甚麼事情?當然也不難猜想,大家都可以想得到就是偷竊跟搶劫、跟家人要錢,不給就毆打威脅,就是類似過去有一部港片 叫作 喜馬拉亞星 在劇中鄭中基到最後成為一個賭鬼毒蟲,然後,在新婚夜拿板凳應采兒那段,大概就是那一個樣子,
而長期藥物吸食後,當藥癮難耐又在酒精催化下,就會有極端妄想的出現。
那一些家暴家庭的加害者,到最後拭親,已經被判死刑了也還是不知悔改,也差不多就是如此,但是~跟今天吃案有甚麼關連呢?

其實,大多數有毒蟲的家庭,都是忍耐,報案運氣好遇到有正義、道德感完全的人,就沒問題,會開始注意並且在巡邏時,知道自己負責的警勤區,
每一天有甚麼變化,然後,抓到後正式作筆錄,再移送偵查對再移送地檢署,及於壓事情的話,就不會有這一部份會質皆趕快移送出去,這部份最後一大項再來說明,

而方式是看甚麼時間、出現甚麼人?並從藥癮戒斷發作攻擊家人報案後,看監視器該毒蟲24小時內,出現在在甚麼地方,這部份需要報案人提供,方便注意觀察,等觀察到了之後,就知道怎麼處理。
照理說民眾都會這樣認為,又或者,已經家人受傷了,也應該會馬上對毒蟲保護管束,這是表面上大眾認為應該會如此的情況。

有問題的情況就不是這樣了,這就比較離譜跟違反常哩,甚至更為嚴重牽扯到更深的部份,而這一個部份更深的部份,就要屬重大職務犯的部份了。回到一般民眾比較不可能察覺得包庇吃案方式,以下來介紹可能性

一、故意假裝懷疑報案人
這一個部分主要就是要利用民眾怕事情的心理,對警察如此違反常理的心理,再加上民眾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理,大多數這一招滿有效,且順便也能借機會,以間接暗示性的方式自保,因為同事間其實目前都只是白紙,並非素質與有維護社會秩序的道德感,只是希望安穩收入與安然等退休而已,真正有熱忱、正義心、道德感、道德理解完整的,且本身自己會充實自己,買幾本有關青少年犯罪、暴力犯罪心理書籍、本國、他國的中文翻譯本,這一些相關犯罪心理學叢書,然後,以最相信人的心理,但不失常理邏輯的方式,在事前、事後、中間、思考對錯真假,無論對象是誰,只要符合專家學者的研究所列的特徵,並且無厚知厚覺,完全無法判別嚴重性認知,應該都可以察覺,雖不是馬上,但是最慢、再遲鈍3天內都會發現,哪裡有問題。如何假裝懷疑跟表演,又是否有族群意識、政治意識形態心理,扭曲某部份的心理因素,解讀成自我是在嫉惡若仇,無法意識到這部份的分野。

跡象1、製造被害者心理壓力。
例如:家暴被害人,已被毒品管制或撤管不久的毒品人口施暴,且已經是被害人滿頭血的情況,但是,態度輕浮沒有將毒蟲管束24小時,再更誇張問加害者要不要告滿頭血的家屬,借此機會造成民眾心理不安而打退堂鼓,但是,這一部份也證明了吃案動機,也相對的民眾已經覺警方不可靠,既離譜又誇張,要家屬繼續忍耐。

跡象2、違反一般常理照毒蟲的話回應
比方說:毒蟲藥癮戒斷發生後,已經要攻擊並要打死直系血親尊親屬父母長輩,毒蟲40歲中年人要打死66歲老父母,但是毒蟲卻說的理直氣壯,因為,毒品吸食者會價值觀認知扭曲,惡意詮釋善意勸解,自認自己才是被害人,然後警方現場回應說這是管教問題,他們無權介入。這已經到涉及刑法意徒殺害直系血親尊親屬部份,且在事後也看過影片,但是卻是跟一般人沒兩樣,也反應出不專業,或者說難聽一點,當人白癡。教養問題?40歲要打死66歲老母,叫作教養問題?

跡象3、誤導藥癮戒斷
為什麼要誤導這一個部份?因為,藥癮戒斷是在毒癮不法忍受的時候,需要有錢買毒品時才會發作、狂怒,極端妄想扭曲債權人,解讀成自己才是債權人,在中間隱忍極端妄想的同時,就會開始產生內在憤怒,然後才有攻擊的舉動出現,這一連串引發攻擊的心理動力,在於生理與心理同時並進的同時短時間內產生,也隨著藥物以賴大腦生理機制,遭到藥物控制而維持,就會完全變一個人。又在試圖用酒精麻醉時,就如開頭所述產生極端妄想。

可能當事人隔天到派出所,其他的同族群的同事,就會開始誤導並表演,順便間接暗示與誤導,剛剛踏入警界、或經驗不足的同仁,通常都在對談時的刻意表演,通電話時講反話的時候,尤其是電話又沒錄音,也沒人可以聽見通話內容,要暗示誤導很容易。

會跟民眾說等家暴發生時,才是剛吸毒完的或正在吸毒的
這一個手段,用意在於,這一些毒品吸食者,當藥癮戒斷症發作時,也代表極需要毒品,而手邊沒有錢可以買毒,就會在藥癮難耐的同時,就會施暴,就像一開始提到的電影喜馬拉亞星最後變毒蟲新婚夜,打應采兒那情況,一心想要錢買毒。

極端
(參考資料楊士隆教授 暴力犯罪原因、類型與對策 )
而到了這一個階段、時機,也相對的可以得知,這一個毒蟲,手邊沒有毒品,就算有那就有可能,背後有甚麼原因,必須不能動手邊的毒品,有可能本身是藥頭要交貨、可能是代為保管、又可能是幫派代為保管,所以,手邊有毒品卻不敢動。
而這一個時後,如果恰巧搜到,出乎於預料計畫之外,剛好返倒可以 辦大案、吃小案的警界文化,完善的手法一般民眾不會想到這一個情況。

至此照理說:被害人報案、意徒殺害直系血親,身為警察,在刑法上有所謂的 保證人 的法律身份,因而不作為,其實,就已經觸犯到不作為職務犯的部份與地帶,依照:警察職權行使法 
第19條,警察對於有下列情形之一者,得為管束:
一、瘋狂或酒醉,非管束不能救護其生命、身體之危險,或預防他人生命  、身體之危險。
二、意圖自殺,非管束不能救護其生命。
三、暴行或鬥毆,非管束不能預防其傷害。
四、其他認為必須救護或有危害公共安全之虞,非管束不能救護或不能預防危害。

但是,處理嚴重家暴案,真的會這麼作嗎?真的會嗎?見仁見智,那就要看被害家屬的運氣好或壞了,自求多福,也許求神跟神像、禱告跟上帝說,還會有一點希望與期盼,說不一定會有奇蹟的出現。

其實,就算是如此,為了警界士氣、怕陰暴之徒們更為看不起警察,因此而導致,氣燄更為囂張的社會病態,嚴重失控的迅速擴散,於是,往往高高舉起,輕輕放下,能夠被起訴的,在全國6萬4816人警員中,真的被起訴其實也是不多,大致不會到300人。

二、迅速移送
為什麼說迅速移送呢?因為,藥癮戒斷的狂怒,前述特徵(3)已經提到,會藥癮戒斷就也代表,手邊目前沒有毒品,完全不會注意,又如何注意?巡邏不是只有在勤務區逛逛,所有空間人事物的變化,都是近期幾件案件相連重點,但...有幾位真的會這一個心這麼作?不可能有太多人這麼作,而迅速移送當然因證據不足不會起訴駁回,甚至教唆毒蟲,再告被害家屬,而這兩者有有甚麼關係?是不是感覺少了甚麼,然後跳過了甚麼重點,就是與民合作開始注意該家暴者,甚麼時間出現在哪裡?沿著每天...每天...家暴發生期間前後,平靜前與後幾天、幾個月內,家屬提供的時間,監視器所看到該毒品人口,在甚麼地方、與甚麼人,見面頻頻,這時後就有了特定點的方向,但是,又有多少人會願意如此認真、熱忱,又有多少人還記得,自己要從警時秉持著,除暴安良、維持社會秩序的理念?更不用說甚麼正義二字。

結論,曾幾何時....本應伸張正義的執法者,將國家賦予的公權力,以及,本應該與陰暴之徒周旋的心思,用在這一種不應該有的用途上。
只能說隨著政局、問題次文化社會影響與變遷,只能說我們司法體系已經出了問題,不再完全是整體的清廉與正義,已經有了很長的裂痕,深不見底的裂縫。
又或許,可以有其他理由與原因來合理解釋,那就是問題族群誤導說謊,因為,可能該家暴受害者的家屬,因為某一些原因干涉了這一些問題族群,又或者,這一些問題族群,與該毒品家暴加害人,是同一種人,或者,同一個藥頭的毒蟲圈,只是掩飾的很好而已。​又或者...這一個家暴被害家屬,跟問題族群有一些過節,例如問題人罵該家屬白癡,於是該家屬,反說對方長得像猴子,自小被灌輸自我英俊,被這麼一刺激,懷恨在心也說不定,另外,再來就是在別區員警,曾經是少年犯,而被害家屬是受害者,當年被羈押懷狠在心的問題員警也說不一定。

事出必有因,但是,邪始終是邪、正也還是正,改變不了的人性,使重沒有改變。再來推其它原因,就有可能更嚴重、範圍更大的背後,可能涉及更深的公文書罪的部份,盡可能阻斷,這部份其實民眾也無從得知,除非,還留著判決書跟檢舉筆錄的回函,但是檢舉筆錄不要移送,民眾也無從得知。



毒蟲家庭與該當地員警探討←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利用味道無法錄影的反偵查問題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