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02/16

論近7年內青少年問題(至2018年為止)

在過度保護的、疏於管教、不當管教家的孩子,最後都會有共同點,就是成為罪犯,就算是沒有成為罪犯,也只是一直躲的好,再加上治安數字只要少受理,通常,在民眾已經也不相信司法與警察的同時,就只能容忍的過日子,於是數字就降低了很多,卻不知道其實這一個背後,是政府失能的一面現象。

也許,政府會說,數字會說話,但是,數字也可以作假,一切是在人為,好與壞從街上就可以看得出來,其改裝機車、街上亂竄的青少年有沒有變少?還是變多?抵抗社會規範,硬是要跟內側車盜搶快,還能理直氣壯的有多少,就算無規定不禁制,但是,事時還是證明與道德規範、社會秩序抵抗的本性面。

為什麼會有抵抗道德規範,希望多一些意外跟造成其他車輛困擾的年輕人,街上大量的在陸續出現並且逐年遞增不減,這就代表治安的情況並不與數字統計相同,於是,治安數字統計並不符合現實面。

這一些問題族群,他們本身就是一個問題的存在,甚至製造危險,例如:除了改裝排氣管製造噪音、無意義的催油門外,還改裝大燈,知道有人卻故意以遠光燈照路人的眼睛,覺得這樣給人困擾很有成就感,擋住車道可以自我彌補現實的缺陷,一切都是在我的控制範圍,我是街道的王者、國王、統治者......無拘無束的情境妄想。

而過去因為法的道德的干涉,所以,就只能實現一半,而法律規範多年的交通規則改變,允許他們多方面的合理化,就會更歡喜若狂的為所欲為,以上算是一半是政府失能所導致的,另外則是家庭問題、本性問題、先天後天各種原因、病態次文化、毒品...等等...。

一旦他們因為受到法律與社會、道德規範的干涉,導致行為舉止被限制,就會開始產生敵意與疑惑,在壓抑的情境心理因素下,就會在日常生活中,轉宜其它方式較為類似的人事物來代償,慣性的病態心理、人格缺陷的不平,但也因為他們並非在道德基礎下,受到許多挫折而有人開導並理解且自己在延伸閱讀,再更深的了解人性,更高的洞察能力下成長,就會在等待國家跟社會接受、容許他們為所欲為當下的偏差行為。

於是,時間久了從減少到麻痺後開始釋放自我,完全到犯罪行為的10多年後,就等待被逮捕的那一天到來,但是,也並非到此就會完全的結束,而是在監獄中從獄友各是犯罪者中,習得更高的犯罪技巧,並在出獄後繼續破壞社會秩序的行為。

因為偏差行為已經成為本性,所以,在很多交通規則方面也還是一樣的無拘無束,也因為如此往往都是在違反交通規則時,被警方逮捕,且警方還是只是為了取締交通違規的目的,而恰巧的抓到毒品、槍支、竊盜、通緝犯、擄人勒贖、通緝的詐騙車手、以及各種正在進行的其他的犯罪.....而因為法律上有所謂的保證人的法律責任,重大或毒品在眼前就必須要逮捕,不然就回成為因不作為之職務犯。

且被盤查者也會記住在甚麼地方倍甚麼員警盤查,如果就算縱放,幾公里外又被抓到後,也會全盤托出該地派出所轄區員警,甚麼時間縱放,除非是長期性的重大貪瀆,才有可能不會全盤托出,因為,必須繼續將來在該地交易,尤其10~25年以上毒蟲住所地,從未被抓過或指被抓過一次,才知道吸毒25年多,且還是別的轄區。

當然如果已經人生到這一個程度的時候,也差不多沒有救了,只能不是等待自取滅亡的一天,就是最多減少惹事情而已,當然是不希望這一種情況的發生件數逐年增多,但是,當下的台灣政治圈,似乎根本就不在乎這一個部份的嚴重性,指會等到已經發生嚴重問題的時候,社會已經病入膏肓治安與道德瓦解、殺童、虐童或者兒童犯罪的時候,稍微在新聞鏡頭前作一些言論收攬民心爭取票源而已,而走到街上、或者開車、騎車在馬路上也還是四處可見的問題族群映入眼簾。

就當前的家庭教育方面,可能也已經失能,從國人的素質、政治狂熱態度、本身習性、行為舉止來看,並非所有的家長都是盡職的家長,又因每一個人的人生歷練與價值觀都不相同,也會因為如此,就會教出問題孩子。或者,父母有問題、父母離異,人生的旅途上沒有可以開導他們的貴人。

且就算是真的可以開導他們的人,他們都會是為干涉自身偏差行為的障礙,也就永遠無法找回殘存的人性自省、明是非的善性,永遠只能是個問題,無論就算有無成就、無論會不會讀書,他們在每一個階層裡都是問題的存在,一樣的在破壞整個社會秩序與道德規範文明,影響並醞釀其他淺在問題族群們。

這一些是我從惡鄰居牠們造謠報復,這近期5年所引來的的一些周遭的問題族群,大至上的簡略,當中也未必只是單單的垂直下家庭問題所連代,有幾個會因為家庭教養問題,遭受家暴的少女,或者,以自己父親本身屬陰暴之徒的匪類,也差不多年紀在我這一個年齡層,最多再加個10幾歲的5年級生,或者,因為校園霸凌為了防未自己的自卑、恐懼,因此的打扮成趨近於男性化,我曾經看過一個85年次的少女,在幾年前,身旁7年級30幾歲,且還是女性,當下並沒有開導這動作,反倒是嬉戲的舉動,看在眼裡似乎真的從2000年開始,台灣真的已經在瓦解社會秩序,又為什麼會有嬉戲的舉動?

那就代表,可能自身其實從青少年時期開始,並沒有改變過,有問題的價值觀,但是,多少還知道自身的年齡層族群,那一些是問題舉動,也會避開相同的方式,轉成壓抑自制,其實,他們並沒有倫常與道德兩者並俱的價值思考觀,所以,都是沒大沒小直乎年長者名諱,也因此可能沒有人可以予以勸善。他們只看得到年長的奸惡之人,看不到也分辨不出那一些是正面負面,可以說是根本就分辨不出哪一些是人、哪一些是鬼,也因為如此可能越陷越深,喪失人性的情況月為嚴重,強烈的物質欲望、崇拜機敏狡黠、無理狂暴的對像,都是內心最底層的顯現,而病態的邏輯也是一種反應,可以從許多網路討論區找到許多有問題跡象者。

又約幾年前,遇過家境很好的青少年,剛滿18歲但是結交到問題少女,所以,為了討女友歡心就時常會武裝自己較弱的一面,模仿的對像應該是一般酒精中毒者,時常會在酒醉時,常「蛤蛤....蛤...」這一種舉動,從家境來說沒有這一種對象,那只有可能是從少女的家庭成員中模仿而來,少女也因此以這一種舉動視為有男子氣慨,但是~也相對的反映初少女交友圈的問題,問題族群是沒有倫常道德觀念的,也容易大部分受負面的聲色、價值觀所引導行為,這一個不份重要性是( 反映 、投射背景 )的淺在問題。

沒有倫常道德觀念的問題族群,往往在成為家長後,有些會對家人過度嚴苛,無法分辨較遇與暴力發洩的分界線,因為無法判斷、也無邏輯性去分析,在嚴重一點的,可能為人長輩無長輩的賢智,未必是家長,還有可能是其他親戚問題長輩也會,甚至到性侵害導致人格假職觀的扭曲毀損,會有厭惡自己是女性的心理特質,非常奇特的強迫自殘傾向。這一些都是社會新聞近幾年常見的社會問題,我由當時看到這一群的青少年,連想了很多,問題是家境好還要為了女性去毀掉自己,甚至讓其傀儡,這是一種悲劇,心理如果正常還有救,你問他這樣會有比較好嗎?聽得懂、明白的了,也許會自省,如果,不會且是過度溺愛,非完整人格,則是不會只是覺得愚蠢而已。從2001年民國101年起,這一類就已經開始在醞釀,可能15歲開始又可更可能已從12歲就開始。

當前青少年問題,遇未來台灣社會風氣治安秩序,有很大的相關連,每一個執政者、執政的政黨應該要有這一部份的遠見,這影響的範圍非常的廣,可能在兩岸還沒有戰爭,台灣自己已經要垮台了,不需要戰爭內部就已經瓦解,再加上族群意識形態的對立,合理化了很多離譜的亂象,只有更糟的情況,不會進步,現在已經邁入新的紀元21世紀,過去20世紀醜陋的社會人性,應該被削減,而不是增多才是,每個人都以客觀、科學、理性,追求文武雙全的人生,這樣的多數,才能改變、蛻變成,完趨近於完美的台灣社會,國際上評價也能得到許多國家的認同,這才是該作的事情。​


投射與代償情況之一←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倒退的當前社會道德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