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12/27

新新人類的反社會主義


所為的「歧視」指的是自我傲慢,無視他人以自我為中心,而貶抑善良守法守規矩生活的各種中下階層、殘障、或罕見疾病的人士們,而對於那一些離經叛道、到處製造他人困擾,沒有道德觀,甚至利用道德機會剝削他人的詐欺犯,他們的解讀就是干涉到他們犯罪、侵害、破壞、擾亂安寧、騷擾、吸毒、販毒、言行舉止沒有分寸,更不會發覺與自省的、他們都會認為這是所謂的「歧視」一班正常人會這樣嗎?當然不會,除非是原始人或者動物,以「自然律」的法則並遵循的動物才是如此。

牠們在安逸的環境中成長,凡是社會次文化正在批評的,就是他們,他們反而會認為這是在說別人,它們如果還有善性的,會遇到貴人後自己改正,但是運氣不好的,則是遇到表面是貴人,但是卻是慢慢引導他們,合理化更多殘存善性的矛盾,逐漸的消滅後,成為問題族群的一類,視破壞社會秩序規範法律為主觀本性為目標。

隨著時代進步,現在逞兇鬥狠的基本上不像過去年代,只找比較軟弱的,而是知道對手強大,因無法打贏對方,於是改由挑釁的方式,等對方攻擊自己後,再利用法律告其傷害,而守法守規矩的我們就只能忍耐這一些問題小鬼,改裝機車噪音與危險駕駛都共通點,也因為如此,也很容易警方找這一類盤查時,都有8成的機率會搜到毒品,人的大腦額葉主管邏輯、注意力、自制力、道德理解,若如果在加上毒品的損害,就會明顯的在行為舉止上看到奇怪的、離譜的舉動,往往交通違規方面最為明顯。

也因為大腦已經破壞,許許多多無論高矮胖瘦的問題族群,機乎都是手腳無力,可能最扯的連20公斤單手都拿不起來,照理說:會叫的大聲耍老大的這一些,應該,最差也該單手40KG的啞鈴舉個...30下吧!!但是,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卻跟一般其他沒運動的人一樣力氣,差別只在於一個是正常道德人格,正常生活的普通人,而另一個則是....新世代的問題族群,對他們而言,離經叛道才是正常社會,所以,對於「反社會人格」一詞,在他們的認知範圍內,屬於只要跟他們不一樣的,就是骯髒、與認知扭曲的,深不知,所未認知扭曲那指的是精神病人以及罪犯人格的道德觀。
舉個例子,一個成年人說自己從小被霸凌,所以常常進出少年法院,請問看出哪裡奇怪了嗎?通常會上到少年法院,那是已經很嚴重的情況,無非就是觸犯各種犯罪,這當然如果還是正常人,也知道有問題。

他們並沒有人類倫常觀念,有的只是為反而反或者是只會對也是離經叛道的同類才有倫理觀念,當這一個問題,已經蔓延到政治的正大光明的時候,也是台灣社會治安、道德已經瓦解的時日到來。
為什麼會有隨機擄人性侵、青少年集體輪流性侵殺害少女、高級旅館毒趴少女吸毒暴斃?

在2009年新竹南寮31歲一位余姓竹科員工,遭五名惡少以木棍圍毆重傷致死、台中市2010年5月12日離晨五點左右婦人56歲婦人黃惠卿訪友後騎單車返家,在經陝西路、文心路口時,被駕賓士載女友的25歲有毒品、妨害自由前科的彭偉明,撞飛約五十公尺,當場頭骨破裂,右小腿被撞斷、飛離身體約五公尺遠,之後還碾屍體找人威脅被害者家屬、2015年5月間,當時就讀國二的竹東邱姓少女,疑似在網咖與女子黃曉雲發生口角,黃曉雲找了男友林春雄及一群朋友將少女押走。

一夥人將少女押到附近的公園,對少女拳打腳踢最後輪姦並其殺害、以及,中和女國中生白骨案中間加害者還開記者會,控訴警察開槍,結果意外才發現案外案,這一些陰暴之徒,本身滿街都一堆問題秧苗,但是,卻不見政府真正解決問題,也不見民眾們有道德共識,每一個己乎都認為自己的孩子才是最乖的,你們孩子才是媽寶,所有負面的,無論再怎麼符合它們本身的特質,它們都會自動指鹿為馬、認知扭曲的認為白的是黑的,我們政客一直在提教育問題,可是這一些本身就不皆受文明的動物,你要怎麼教育他們?
送去馬戲團嗎?

而這一些問題,也還會連代到使其他正常生活的人,可能因此得精神疾病、堪憂不安、過度自制導致爆發出犯罪,牠們正在荼毒我們的國家,應該所有的媒體與政府積極的宣導,並公開街頭亂像,不然只會增多更多的反社會主義者。
這一些,反社會主義者,是無法感覺他人,所以,才會有犯案人侵害到他人時,可以不會猶豫的下毒手
這一種心性人格是病態的、對整個國家與社會文明有威脅的



沒有所謂的面試不成功而不雇用←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論新北肉圓家暴案,案發前中間幾年警局處理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