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06/27

希望政府修法比照美國正當防衛的方式



台灣的民、刑法當中的正當防衛與緊急避難,應該放寬到跟美國一樣的程度才是,如果,政府想少執行死刑,不想當劊子手、又必須要讓這一些問題人渣消失的話。
最好的方式,就是放寬正當防衛與緊急避難,因為,大家都有所顧慮的關係,因此,而導致很多悲劇的發生,說穿了也是因為顧慮法律而死,政府才是最大的罪孽,應該要放寬到,該法條真正的【實意】所在才是,而不是傷害守法的人。

想想看,今天台灣社會,如果放寬之後,真的有人趕作壞事嗎?一定不敢的一堆,不然以目前的時局現象,大家都必須忍讓這一些問題人物,明明就很弱、都是手無縛雞之力的狡黠之徒,尤其時下問題族群,無論是哪一個年齡層的,都有這一個共同點,卻因為法律或者飯碗必須忍耐,最後後受害的都是守規矩的人,這公平嗎?

只要放寬跟美國一樣的程度,才是真正給人民的守法保障,但是,其它舊的考量規矩,還是必須要繼續存在,不然~可能有人藉此胡作非為。

我們目前的裁判被害者正當防衛是否過度的部分,太過於嚴苛,以及,法官過度經驗不足,違反常態因果關係的經驗常理,如果說,故意將人勒斃,不以綑綁知道警察會很晚到,這就是借正當防衛殺人,你可以勒昏他,只要頸部動脈缺血後幾秒內,就會失去意識,故意到10幾分鐘以上,那是故意殺人,不能算正當防衛。

只要是群眾、只要是2人以上持刀棍等武器,都能夠宰了這一些畜生,我們現在不仿時光倒流回想一下,如果,當時後夜店殺警的事件,已經可以放寬正當防衛的法律程度,宰了現場這一些小鬼,是不是很簡單!?

而且,北部多半都是弱到想不到程度,不信的話,可以要他們拿個20~30KG的啞鈴,單手彎舉個20下,且還不能一副滿臉便秘的表情,有幾個作得到?

從100個當中有90%都是辦不到的,最後10%是奇蹟與例外,每一個都是幸福快樂的人渣,父母寵的已經自以為是一堆,
所以,夜店殺警案的被害者,如果當時後的社會時局,已經完全放寬正當防衛,殺了在場所有小鬼,民刑庭都不用開的程度,結局百分百不一樣。

因為太簡單了,弱到你們想像不到,而之所以被害人會死,也是法律害的,以及過度刁難被害者的民事庭法官,你們也算是間接的殺人兇手,因為你的的關係,大家在緊急危難之時,才會因此不會保護自己的生命權益,所以,如果有因果,你們也應該要去償還,不是不判死刑就不用背因果,相信你們而死的罪孽的因果更大、更冤。而放觀正當防衛範圍,還必須包含無論任何身分,連總統就算是現行犯,都可以逮捕,那其它呢!?例如問題警員

只要是在行【犯罪】行為,任何人都馬上可以逮捕,且這種更應該馬上制服,不是因為穿甚麼就可以因此有特權,在你犯罪的那一秒開始,就算是攜帶武器的【重刑的現行犯】了,就不是警察,無論是誰,只要在胡作非為的、牴觸法律的,都是未審判之犯人。

這是對於年輕問題族群的預防與處理目前社會問題
而其他年齡層的一般問題族群,例如這一些傢伙的父母,基因遺傳的相當的,也是一樣,所以應該讓法律真正的落實,實踐它的真正的涵義,守護社會秩序就放寬,如果放寬之後,絕對百分百安寧,因為,很多人因此會釋放,開始找尋這些問題少年跟問題人物,等他們幹壞事,這時候,就不再是虎落平陽,而是猛虎出閘了。

這時候,還有誰敢拿刀隨機傷人、殺人?有的話,以及,就算無武器叫囂咒罵貶抑,還無具體攻擊行為的時候,都視為攻擊前之預備,當場抓來無論是折斷手或打碎他們的肋骨,都是合法,更能節省司法資源。

台灣真的已經,教育出太多敗類了,教育對半人半獸的匪徒習性的陰暴之徒而言,根本就是浪費,又再加上其他中老年的匪類,以及,政客為選票扭曲道德、社會規範、人性常理,更是無可救藥,他們已經似乎喪失道德理解的能力,無論他們將來如何的成就與否,都是一個淺在的社會隱憂,也就是說等同率獸食人而已。



神爪破西瓜GIF貼圖←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