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06/05

民、刑法之正當防衛應正確落實

關於正當防衛,對於民事方面,首先要先對不法犯罪侵害他人之加害者及加害者家屬說一句
為什麼為非作歹,還有臉要求賠償?

所謂正當防為,是指情況急迫民眾不待國家公權力時,於以防衛自己權利之舉動,當中所謂的【適當反擊】是指將不法侵害之行為,與以阻止或消滅,而防衛過當者,也就是超出【對抗不法侵害】範圍之舉動,也就是說,當不法侵害的情況已經停止,因此藉為殺人傷人之藉口,就屬於不法之行為之防衛過當。

例如:某甲家中藏有不法之違禁品,某乙趁某甲外出,入屋內行竊,而某甲因忘記手機,所以返家因此遇上正在行竊的某乙,於是,某乙不敵某甲之氣力,被某甲打倒在地,但是,因為某乙看見某甲家中藏有大量一級毒品 海洛因,某甲怕事窗東發,於是就將某乙活活勒死,再將毒品藏好、洗掉監視畫面,再報警。

而某甲在法庭上,宣稱就是剛好當天忘記錄影,要返家錄影所以遇上某乙,此時,某甲之行為,就不屬於正當防衛,而是依正當防衛藉口殺人滅,這就屬於防衛過當。
又或者,某甲有戀屍癖,有擄人殺害之心理,家中藏有許多被害者屍體,於是~也一樣的情況殺害小偷,這也是一樣的情況。

又或者,遭人持槍、刀攻擊,你將對方打傷後,再將其殺害,或者奪槍與以反擊時,選擇致命部位,均屬 防衛過當,又或者,對方不法侵害以無可能性,但是你還是執意,要將奪來的武器與以攻擊,這時候,無論是造成死亡或傷害,縱使,刑事上可以免罰,民事上已經愈越必要程度,一樣必須要賠償。

正當防衛,只能合法對抗一方非法舉動,一方如已經無非法舉動時,此時合法的自己就記的正當防衛,就屬於非法手段,又或者,一群人被你反擊而退去,你追上去將其殺害或傷害,都屬於防衛過當,而相反的,如果是被一群人攻擊都不停止,也無打算退去之舉動時,此時的正當防衛,就應當符合為合法且適當性、適法性。

但是,在現實中,此為不可能實現的情況,因為,縱使你奪槍後,其他人還是舉槍與你對質,甚至於朝你開槍,在還沒對你開槍前的其他人,看見你已經奪槍、刀後,還是沒將武器丟棄,就代表有繼續攻擊之主觀意圖存在,此時~在這裡就是常見之爭議問題,被害人之後負民事責任問題,以因果關係來說,加害者是執意不法行為,而導致自身生命、身體健康權利受損,自不應當主張有所要求賠償之求償權。

可是,卻有法官給被害者判決賠償給加害者,這是法所不允許、也違反常理的判決,再論幾年前夜店殺警案件,薛姓員警真的要說到底,應該算是被法律給害死的,因為,如果面對一群小鬼,尤其是都市死小鬼們,這麼多人在攻擊時,就應該與以反擊無上限,也可以將其奪走生命權,就是因為這一些盲點的考量,導致被害者猶豫不決,錯失反擊防衛自身其生命權利,因此而喪命,許多其他的被害者也是一樣的情況,國家法律應當對於守法者,給與絕對的權力,在不法情況之侵害時,可以一切行為,包含奪其加害者生命權。

以因果關係而言,都是自己以不法行為所導致,民、刑法皆不得追究才是,政府讓被害人受二次傷害,那是法不信於民,也失去守法者之保障,今年桃園賣場型車場事件,加害人要求賠償,還真的給予判賠,而被害者,並未反擊,而是與以其推開加害者,而加害者因跌倒撞擊地面,造成腦部受損嗅覺喪失,而因此造成刑法第10條中之重傷害罪,可是~這是不該當重傷害,因為,是不法侵害所自己導致之結果,何須判賠?

再論時下世代問題族群,其品性極差程度,以達陰暴之徒程度,說實在的,留他們在社會只有更多破壞而已,多少人因他們的關係,變得生活必須多一項忍讓他們胡作非為,就算有工作也是改不了惡習,如又是權力慾望重的司法或警員,問題會出更多,請鬼拿藥而已。

唯一的功能就是當政客的選票,滿足政客們的權力與政治壽命利益而已,所以,政府應放寬民刑審核之正當防衛,讓民眾對法律有信心,能夠在不法侵害時,不會有猶豫的情況發生,因此導致自身健康、生命之受損或滅失,只要2人以上,持刀棍、槍,就能完全落實正當防衛,民、刑法皆不得追究,包含殺死幾個都一樣,而如果已經反擊,對方仍不肯罷手,就得以攻擊其致命部位。

而防衛過當的些許部分,也還是一樣的照舊,就是不法侵害停止後,【明顯繼續攻擊】就屬防衛過當,這一觀點本來就存在,應該更加落實才是,如果完全落實,且是在多年前,就不會有江子翠捷運殺人事件。

除非,他真的希望別人殺了他,才會去殺人,不然,其實暴力犯罪不會發生太多,甚至可能接近零發生率,而相對的,在當時後情況,已經是完全落實時,結局絕對不會是這一種多人受傷以及喪命的情況發生,死的可能是加害人。


而又因為台灣人心腐敗的關係,可能被害人、親友日後對加害人家屬、又或者是,加害者親友對被害者家屬,多方謀賴、剝削、要脅其利益無論是財還是性,都必須予以重罰,且列入公訴罪,這才算完全的落實法治正義。



桃園一警開槍壓制四嫌犯←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男子被心儀女孩拒絕後竟拿甩棍毆打:從小到大沒有我得不到的